中文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龙威:孔雀东南飞

发布时间 :2018-06-12      作者 :李霞      

摄影 王蕾/人民画报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是深圳市首家大学与地方政府合办的产学研资深度融合的新型研究机构。20多年来,研究院孵化企业1500多家,培养上市公司21家。清华校友有一个庞大的网络,谁的水平如何、项目是否有前景,研究院通过这个网络便可知悉。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的产业化公司——清能艾科能源(深圳)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清能艾科)团队主要成员龙威博士、昝成博士就是他们从美国“挖”回来的清华校友。

  采访深圳清华研究院和清能艾科是5月的一个下午,龙威博士递过来的两张名片是两个不同的头衔:“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智慧油气研发中心主任”和“清能艾科(深圳)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表明他既作科研,其成果也已产业化,有了商业应用。他笑言:“我们既是公司又是研究院,只有深圳才有这样的‘四不像’。”

  龙威1996年在清华大学环境工程专业就读本科,后来到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能源专业博士,毕业后到BP石油公司工作。他的研究领域是油气基因检测,通俗且简单地说就是通过对岩石扫描和仿真模拟,探察油气资源包括非常规的可燃冰等的储量、产量。另外,这项技术的应用也已从能源行业拓展到环保行业,可以探知土壤、大气PM10/PM2.5污染物的含量及其三维空间分布,评估环境对健康的影响,并建立数字土壤基因库,指导土壤精准修复方案的工程设计。

  这项技术的优势,用专业语言表述就是:攻克了在真实复杂微通道网络内精准模拟固/液界面作用的世界级难题。将模拟计算误差从超过100%降低到15%以内,达到工业实际应用标准。自主开发岩土基因数字化检测与大数据智能决策系统,帮助工程作业降本增效,已实现商业化应用。

  采用这一技术分析岩土更加经济,过去的石油勘探需要花费数千万元从海上获取数以吨计的大石头为样本,现在只用钻井时带上来的碎石头岩屑即可,分析样品量从数吨降为数千克,取样测试成本降低12个数量级。另外可快速建立岩土基因大数据库,将技术实施决策周期从数月降至数天,测试分析全流程实现数字化,并在其基础上实现智能化,实时帮助工程作业降本增效,并预防异常事故的发生。这和中国制造2025的规划一致,并符合海洋强国、能源安全和信息化的战略。

  全球油气行业有千亿元市场,这项技术在陆上和海上油气探采中的广泛应用,能够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显著提高钻井效率和预防异常,每年为南海油气探采节省数以亿元计的投资。清能艾科团队与中海油合作的南海智慧精准钻井重大示范工程,可以每年为中海油减少投入高达30亿元。这一技术还可以预警工程作业中的异常事故,避免重大灾难的发生。

  看中了这项技术的应用前景,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找到团队成员们,建议他们来深圳参加“孔雀计划”选拔。“孔雀计划”取“孔雀东南飞”之意,深圳市求贤若渴之心尽在其中。2015年,团队成员们参加了“孔雀计划”答辩,被选中。2016年底,团队核心成员龙威博士、昝成博士便辞去了工作,5位海归博士共同回到了深圳,为中国的能源、海洋和环保产业技术贡献自己的力量。

  第一次来深圳给团队成员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答辩时,评委关心他们与美国有没有知识产权纠纷,还问及若回国创业,在国内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将如何推进。之前,他们在其他省份参加人才引入答辩时,不曾有人关注过知识产权问题。对团队而言,对知识产权保护越重视,人们创新的动力就越强。

  除了孔雀计划,团队也获得了2017年广东省“珠江人才计划”创新创业团队的项目资助。深圳的人才资助计划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资金多在千万元以上。比如孔雀计划,对于引进的世界一流团队,深圳给与最高8000万元的专项资助,并在创业启动、项目研发、政策配套、成果转化等方面支持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纳入计划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可享受80万元至150万元的奖励补贴,并享受落户、子女求学、配偶就业、医疗保险等方面的配套政策。

  当然,深圳市政府很务实,创业团队必须能给城市带来效益,提升国内生产总值(GDP)。不仅搞研发,更要产业化。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之前没有能源安全和海洋方面的研究项目,龙威团队的到来,填补了空白。他说:“全球500强企业的前十名几乎都是石油公司。这是个暴利行业。这些国际石油公司每年研发投入高达近百亿美金,而我国的能源技术产业发展起步较晚。”不仅海上石油和可燃冰,传统陆上产油城市大庆油田、塔里木油田,以及海外的ROC石油公司、美国高校和矿业部门等都对这支团队的项目和技术感兴趣,并已开始了广泛的合作。

  “中国70%原油靠进口,要减少依赖,就要开发我们的油田。能源很重要,美国页岩气的开发技术不断推进改变了全球能源布局。我们也想通过努力,改变中国能源的话语权。”像许多海归一样,这支团队回国创业带着强烈的使命感。

  谈及发达国家的技术垄断,团队成员们的心态都很豁达且自信。他们表示:“目前中国的‘千人计划’和深圳引进人才的计划,对于中国未来的科技进步会起到很大作用。中国现在对知识产权保护越来越重视,就会有人想创新。美国在这方面做得不错,深圳也做得不错。”

  龙威在美国生活了近20年。来到深圳,他并没有感觉与美国有巨大的差异。在他看来深圳是一个创新的城市,开明开放,观念是国际化的。“我第一次到深圳来,市政府大楼叫市民中心,这让我印象很深。它是服务型政府。在深圳,我们要想请政府帮助,政府会尽心尽力想办法帮助企业。像大疆、比亚迪、招商、平安、腾讯、华为等众多民企都是深圳政府一手扶持的。”深圳有“三大委”:科创委(科技创新委员会)、发改委(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信委(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早期的研发阶段,科创委介入对团队进行扶持,可投资上几千万元。研究成熟能够产业化了,发改委继续给予资助扶持。当做出示范效应可扩大时,经信委给予投入。深圳不少高科技企业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办公室主任施镭说:“深圳为什么吸引人?因为它承载着希望。吸引这些人才的不是金钱,而是事业前景,是比在美国还多的机会,是更大的事业满足感。深圳搭建了一个平台,我们研究院也搭了一个平台,是个角儿就欢迎来施展身手。深圳正是因为聚集了一批这样的角儿,才能够发展成今天这样。深圳的科技转型非常成功,让我们有信心。带动实业发展还得靠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