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曹文静:深圳“第二代移民”成长记

发布时间 :2018-06-12      作者 :李霞      

摄影 陈建/人民画报

  曹文静说自己是典型的深圳第二代移民。

  2000年,文静跟随父母来到深圳。这之前,她的父母在湖北黄石担任公职,但深圳的机会诱惑着这两位年近40岁的人。

  文静在滨河中学初一年级作了插班生。全校的人都说广东话,只有她一个人说普通话。下课时大家围着她问你是哪来的呀?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同学们好奇又友善。”

  初夏的午后,文静坐在她位于深圳大鹏新区较场尾的“岩屿”民宿客厅中,讲述着儿时经历。

  深圳对文静最大的影响是眼界开阔,信息海量,且多数来自香港。她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风靡年轻人的香港时尚周刊《YES !!》(创刊于1990年,2014年停刊),所有的小女孩儿人手一本。当时还随刊赠送谢霆锋、容祖儿等香港明星的闪卡。

  因为深圳和黄石教材差异大,第一次考英语,文静只得了 50分,在黄石她曾考过120分。从此自暴自弃,“我就成了个学渣。”

  文静高考考上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学习工业分析与检验。毕业后去了深圳市水务集团,在水质监测站作化验员。父母对她这份工作很是满意,觉得专业对口,又没有太多社会交往,对女孩子很安全。

  十年的光景,她离开时已经是办公室主任。

  曹文静觉得,她父母年近40岁从体制内脱离出来,是一件很“牛”的事情。

  虽然已经做到办公室主任,但文静认为已然看不到未来的自己,不如寻找一个未知。“创业是最不可知的,你并不知道明天是吃粥还是吃饭,就出来试试看吧。”

  离职的事受到父母的影响。“他们也是觉得如果在老家一辈子就这样了。我父母都是1960年出生的,他们来深圳的时候,差不多40岁,双职工直接走,能够下这么大的决心,这个事情很牛啊。我觉得他们选择深圳很明智,因为深圳的机会太多了。影响我父母的大多是潮汕人,他们的那种创业精神、吃苦精神,都很惊人。”

  文静的父母有一位最要好的大哥,是潮汕人,她称作陈伯伯。这位陈伯伯16岁的时候背着锅碗瓢盆来到深圳闯荡。“基本上你能想到的事他都做过。”后来他自己开酒店做餐饮,最终做房地产。“这种榜样在深圳比比皆是,大家都是那种吃苦耐劳型的,什么机会都不放过。”

  走出体制,文静并没有想好做什么。做民宿纯属机缘巧合。当时房子的主人在寻找合作伙伴,跟文静聊了以后,觉得这件事交给一个喜欢花花草草、猫猫狗狗的女孩儿应该靠谱,事情就这么定下来。

  “岩屿”所在的较场尾已有近400家民宿,竞争不小。文静承受着很大的经营压力,要把房东的投资赚回来至少得六七年。她目前期望能做到自负盈亏。

  “岩屿”有400多平方米,10间客房,黑白调子的装饰,现代感极强。在一片斑斓的异域风情或陈旧古风装潢的民宿中显得自然、雅致、宜人。客人多为三四十岁拖家带口或五十岁以上的职业人士。

  “在深圳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就是作为一个服务行业的创业者,我是被尊重的。”客人跟她聊天,彬彬有礼。带来的酒水没喝完,尽管是很贵的红酒也会留给她。遇到这些充满善意的住客,文静总是感叹,“我是哪里来的福气哦。”

  曹文静看好较场尾民宿的前景。“为什么不看好这里呢?这里整个湾全是民宿。”

  接受我们采访的那天下午,深圳市一位副市长到此地调研,文静的“岩屿”是其中之一。后来她告我们,副市长看了“岩屿”后觉得她们做得挺好,但更希望当地商家多关注大的生态圈,对大环境有建设性的改良。诸如大鹏新区旅游生态圈如何打造、环大鹏半岛水陆两条线如何游览之类。

  文静很看好大鹏区未来的发展,因为大鹏新区管委会成立,华侨城也进驻了,整个民宿所在的较场尾将会被打造成5A级景区。“我们这种靠着大树的地方,自然会被福荫到。”

  民间组织是深圳的特色,较场尾成立了民宿协会。这让文静感觉不再是单枪匹马打拼,作为同业,能交到不同店的老板作朋友。“我开业的时候,其他店的老板来帮我摆桌椅、拆包装,真是撸着袖子帮你干活。后来有两个‘90后’小姑娘新开了一家店,两个人跑过来姐姐长姐姐短,然后又是一个轮回——别人帮我,我帮别人,人们都很友善。现在年轻人好多都是从国外回来,概念多,想法多,和她们聊天,我也有很多长进。”

  提起深圳,曹文静说:“很少听说在深圳长大的小孩儿要离开深圳,去外面创业。如果创业,他们还是会选择在深圳。”

  深圳有创业需要的一切东西。只要有想法,就能把它付诸实践。“比如说我现在开了这样一家店,如果我要开第二个分店,就会有人给我投资。因为人家看到了这个店,知道你能够做成。”

  在文静看来,深圳有诸般的好:没有地域歧视,“来了都是深圳人”,包容极强;文明程度高,司机开车礼让行人,遵守交通规则,市民坐公交车自觉排队。

  “在深圳,制定的规则,大家是会去遵守的。我觉得这很珍贵,因为规则这个东西,是人为制定的,你想遵守它,那你就去遵守它,不遵守,就当是空气视而不见。还有一些是共识,你看不见,也不需要去说明,大家都会去做。比如妈妈带着小学生等着过马路,看到推垃圾车的师傅掉了东西,小学生会冲上去帮忙捡起来,这不是网上说的什么好人好事,这是日常可见的事情,我真心觉得很骄傲。深圳就是这么可爱。”

  “我胜在能干点活,能吃点小苦。我真的没什么文化,这是我内心的一个硬伤。”

  “岩屿”客厅中的书架上摆着些黑白摄影作品,还有《三体》《古船》《跟着马克·吕布拍中国》《中国建筑史》《视觉》之类很“文化”的书。文静说,那都是她看的书。

  文静朋友圈很广。十年前,跟着年龄比她大十几二十岁的朋友玩摄影,深受这些大朋友的影响。“在我心目当中,他们很神,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情——摄影。现在他们50多岁了,住在溪涌的农家院里,冲胶片、抽烟斗、养猫狗,自己给自己建立了一个乌托邦。我是有一点理想主义的,一定要有向往美的冲动,所以我就跟他们在一起。”

  还有她父母的朋友陈伯伯,在文静心目中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存在。“陈伯伯60岁的时候,把生意全部分给他的兄弟们,自己拿了一些钱去了西双版纳,包了几座山头,完成了他这一辈子的梦想,种茶叶,做出最好的老班章。他喝一杯茶,就能知道这个炒茶师傅的性格是什么。因为心急的人炒出来的茶是另外一种口味。”文静很崇拜他。

  文化程度也许跟学历有关,但文化的涵养却有多种方式和路径。这一点,在文静身上很是明显。32岁的她谈吐得体但不世故,性格开朗但不轻飘,善解人意却不造作。仅凭读大学得不来这般接人待物既脱俗又切近的气质。

  像许多父母创业成功的深圳第二代移民一样,文静更能感受到深圳的富足和文明,遵奉规则,自尊包容。父母和长辈虽艰难但终获成功的创业经历,使他们敢于选择,务实上进。与不同来路、不同年龄但功成名就的朋友交往,使他们懂得放弃,随遇而安。对文静这样的深圳第二代移民来说,懂得感恩、与人为善、珍惜生活,既是美德,更是本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