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 正文

李浩:换羽高飞

2017-06-05      本刊记者 万全

  • 微信图片_20170525221332.JPG

    2014年李浩操控攻击-1型无人机在某次大型演习中,第一时间搜索发现、跟踪监视目标并首发命中,实现了“侦察-打击-评估”一体。 摄影 杨军

  • 0人民画报万全送审-05000-_1WQ9371-20170518.JPG

    攻击-1型无人机在执行战备训练任务。 摄影 万全/人民画报

  • 0人民画报万全送审-05000-_1WQ9584-20170518.JPG

    执行飞行任务前,机务战士完成对无人机的检查。 摄影 万全/人民画报

  • 4-6892.JPG

    李浩与副司令员研究飞行计划。 摄影 杨军

  • 04500-_1wq0456.JPG

    执行任务后,李浩时常和机务交流飞行体会,研究无人机装备。 摄影 万全/人民画报

< >

  从军37载,飞过6种有人机机型,48岁“高龄”主动改装成为空军首批无人机飞行员。几年时间4次转隶,身随令动,从繁华都市转战东南沿海,如今又扎根大漠戈壁。

………………………………………………………………

  “改装”是现役军人转换所从事工作的专用术语。2017年,正是李浩从有人机飞行员改装“察打一体”无人机飞行员的第7个年头。

  因为我想继续飞

  李浩为什么要改装?

  2011年,作为空军“王牌师”尖子飞行员的李浩已安全飞行3000多小时,而马上年满48岁的他即将到达战斗机飞行员飞行年龄的最高限制。飞行30年,李浩从驾驶初教机、高教机,再到驾驶战斗机。从普通单位到王牌部队,艰辛与荣誉,他都经历、拥有。此时的李浩面对着几种选择——退休、转业、接受企业高薪聘请……

  就在这一年的2月,空军为推进战斗力建设,全面开展从部队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得知这个消息,李浩十分兴奋。“新组建无人机部队肯定需要人,我的飞行经验正好派上用场。我想继续飞!”

  20133月,李浩奉命进入空军某新型无人机部队;20143月,他又随部队整建制转隶;同年7月,为完善无人机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建设、加快推进军队战略转型,李浩所在部队转隶西北某地。

  转型重塑

  从“有人机”到“无人机”,一字之差,但却是思维方式、知识结构、能力素质等多方面的变化。从空中转到地面、从座舱转到方舱、从舵杆转到键盘,无不挑战这位年近五旬的“老飞”的极限。

  李浩原以为凭有人机经验可以轻松上手,哪想这恰恰成了“拦路虎”。他需要彻底打破固有的“一人一机”思维模式,从零开始建构“多人一机”系统思维。

  转型关键在于换脑。无人机与有人机飞行操控最大区别是需要通过数据来感知飞行姿态。在有人驾驶飞机上,飞行员可以通过全身所有的感观去感知控制飞机的飞行姿态,瞬间作出判断。而对于无人机飞行员而言,则只能通过对面前显示屏幕上不停变动的几百个数据来迅速解析。这就要求飞行员对无人机每一个数据,甚至是整个系统的飞控逻辑有非常准确、深刻的理解。

  无人机作战是系统作战,要想达到“人机合一”的境界,必须全面掌握多个领域的十几门专业知识、工作原理。边接装、边改装、边训练……就这样,李浩用了两年的时间在未知领域摸索出一条改装的好方法,更成为了空军精准控制某型无人机的第一人。

  李浩说:“有人机和无人机其实只隔着一层‘窗户纸’。只有‘捅破’以往的有人机飞行经验、战法和技法才能有效用于无人机作战领域。”李浩的心得如同“捷径”,更是将无人机人才培养带上了快车道。现在,在教练员李浩的悉心带教下,第二批该型无人机飞行员仅用了3个多月时间就改装完成,大大缩短了人才成长周期。

  不辱使命

  大家都喜欢称呼李浩为“李老师”。“每次听到别人这样喊我,心里都会一热。”李浩知道,这一句“老师”,是尊重,更是责任。

  201728日,无人机飞行员队伍又迎来了两名选拔自空军三代机部队的新飞行员,其中还有空军“金头盔”获得者。“新型无人战力量和新型有人机技战术的黄金结合,意味着无人作战力量实战化水平会在更高的起点‘开飞’。”李浩高兴地说道。

  在担任无人机飞行员的几年里,李浩完成了多次重要飞行任务:2012年空军“红剑”演习,作为首席飞行员操纵无人机圆满完成侦察目标、高空拍照、实传图像等任务后顺利返航,标志着察打一体无人机首次融入作战体系;2014年,操纵攻击-1型无人机首次参加全军演习,并首次实弹攻击命中目标;20147月“和平使命”联合反恐军演,代表中国空军无人机作战力量首次亮相国际;20157月,操纵中国空军新型无人机完成在海拔3700多米、昼夜温差20多摄氏度的高原试验;20165月,所在训练试飞站首次携实装外出驻训,探索了无人机作战运用新模式……

  为提高无人机作战能力,李浩带领团队广泛开展无人机作战理论技术研究,针对不同区域的特点,完成了60余项课题,研练创新了4种作战样式和战法,提升了中国空军无人机实战化作战水平。此外,他还编写了《无人机训练条令》等多部教程供部队使用。

  无人机飞行员陈永超是李浩带教的第一个徒弟,最近一年来,陈永超发现李老师走路越来越急,说话越来越快,甚至发现自己的老师已经学完了新机型的全部理论知识。李浩说:“我心里着急啊,我想赶在退休前再飞一种新机型!”

  在学生们眼中,李老师给人的印象是迫切地把自己全部所学倾囊相授。李浩说:“我飞不了几年了,就是想努力能让他们早点单飞。”

上一页

下一页

李浩:换羽高飞

2017-06-05      本刊记者 万全

  • 微信图片_20170525221332.JPG

    2014年李浩操控攻击-1型无人机在某次大型演习中,第一时间搜索发现、跟踪监视目标并首发命中,实现了“侦察-打击-评估”一体。 摄影 杨军

  • 0人民画报万全送审-05000-_1WQ9371-20170518.JPG

    攻击-1型无人机在执行战备训练任务。 摄影 万全/人民画报

  • 0人民画报万全送审-05000-_1WQ9584-20170518.JPG

    执行飞行任务前,机务战士完成对无人机的检查。 摄影 万全/人民画报

  • 4-6892.JPG

    李浩与副司令员研究飞行计划。 摄影 杨军

  • 04500-_1wq0456.JPG

    执行任务后,李浩时常和机务交流飞行体会,研究无人机装备。 摄影 万全/人民画报

  从军37载,飞过6种有人机机型,48岁“高龄”主动改装成为空军首批无人机飞行员。几年时间4次转隶,身随令动,从繁华都市转战东南沿海,如今又扎根大漠戈壁。

………………………………………………………………

  “改装”是现役军人转换所从事工作的专用术语。2017年,正是李浩从有人机飞行员改装“察打一体”无人机飞行员的第7个年头。

  因为我想继续飞

  李浩为什么要改装?

  2011年,作为空军“王牌师”尖子飞行员的李浩已安全飞行3000多小时,而马上年满48岁的他即将到达战斗机飞行员飞行年龄的最高限制。飞行30年,李浩从驾驶初教机、高教机,再到驾驶战斗机。从普通单位到王牌部队,艰辛与荣誉,他都经历、拥有。此时的李浩面对着几种选择——退休、转业、接受企业高薪聘请……

  就在这一年的2月,空军为推进战斗力建设,全面开展从部队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得知这个消息,李浩十分兴奋。“新组建无人机部队肯定需要人,我的飞行经验正好派上用场。我想继续飞!”

  20133月,李浩奉命进入空军某新型无人机部队;20143月,他又随部队整建制转隶;同年7月,为完善无人机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建设、加快推进军队战略转型,李浩所在部队转隶西北某地。

  转型重塑

  从“有人机”到“无人机”,一字之差,但却是思维方式、知识结构、能力素质等多方面的变化。从空中转到地面、从座舱转到方舱、从舵杆转到键盘,无不挑战这位年近五旬的“老飞”的极限。

  李浩原以为凭有人机经验可以轻松上手,哪想这恰恰成了“拦路虎”。他需要彻底打破固有的“一人一机”思维模式,从零开始建构“多人一机”系统思维。

  转型关键在于换脑。无人机与有人机飞行操控最大区别是需要通过数据来感知飞行姿态。在有人驾驶飞机上,飞行员可以通过全身所有的感观去感知控制飞机的飞行姿态,瞬间作出判断。而对于无人机飞行员而言,则只能通过对面前显示屏幕上不停变动的几百个数据来迅速解析。这就要求飞行员对无人机每一个数据,甚至是整个系统的飞控逻辑有非常准确、深刻的理解。

  无人机作战是系统作战,要想达到“人机合一”的境界,必须全面掌握多个领域的十几门专业知识、工作原理。边接装、边改装、边训练……就这样,李浩用了两年的时间在未知领域摸索出一条改装的好方法,更成为了空军精准控制某型无人机的第一人。

  李浩说:“有人机和无人机其实只隔着一层‘窗户纸’。只有‘捅破’以往的有人机飞行经验、战法和技法才能有效用于无人机作战领域。”李浩的心得如同“捷径”,更是将无人机人才培养带上了快车道。现在,在教练员李浩的悉心带教下,第二批该型无人机飞行员仅用了3个多月时间就改装完成,大大缩短了人才成长周期。

  不辱使命

  大家都喜欢称呼李浩为“李老师”。“每次听到别人这样喊我,心里都会一热。”李浩知道,这一句“老师”,是尊重,更是责任。

  201728日,无人机飞行员队伍又迎来了两名选拔自空军三代机部队的新飞行员,其中还有空军“金头盔”获得者。“新型无人战力量和新型有人机技战术的黄金结合,意味着无人作战力量实战化水平会在更高的起点‘开飞’。”李浩高兴地说道。

  在担任无人机飞行员的几年里,李浩完成了多次重要飞行任务:2012年空军“红剑”演习,作为首席飞行员操纵无人机圆满完成侦察目标、高空拍照、实传图像等任务后顺利返航,标志着察打一体无人机首次融入作战体系;2014年,操纵攻击-1型无人机首次参加全军演习,并首次实弹攻击命中目标;20147月“和平使命”联合反恐军演,代表中国空军无人机作战力量首次亮相国际;20157月,操纵中国空军新型无人机完成在海拔3700多米、昼夜温差20多摄氏度的高原试验;20165月,所在训练试飞站首次携实装外出驻训,探索了无人机作战运用新模式……

  为提高无人机作战能力,李浩带领团队广泛开展无人机作战理论技术研究,针对不同区域的特点,完成了60余项课题,研练创新了4种作战样式和战法,提升了中国空军无人机实战化作战水平。此外,他还编写了《无人机训练条令》等多部教程供部队使用。

  无人机飞行员陈永超是李浩带教的第一个徒弟,最近一年来,陈永超发现李老师走路越来越急,说话越来越快,甚至发现自己的老师已经学完了新机型的全部理论知识。李浩说:“我心里着急啊,我想赶在退休前再飞一种新机型!”

  在学生们眼中,李老师给人的印象是迫切地把自己全部所学倾囊相授。李浩说:“我飞不了几年了,就是想努力能让他们早点单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