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 正文

黄大年:以身许国的地球物理学家

2017-09-08      本刊记者 黄丽巍 综合报道

  • 272846881_8.jpg

    黄大年(前排中)与学生外出徒步(资料照片)。 对待自己的学生,黄大年如师如父,亦师亦友。 新华社 供图

  • 267839152_8.jpg

    黄大年在长春地质学院大门前的留影。 新华社 供图

  • 267839158_8.jpg

    黄大年在英国留学期间的留影。 新华社 供图

  • 272901251_8.jpg

    黄大年的学生周帅在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的无人机机库里留影。周帅今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他说要像老师一样,好好做人,好好做研究。 新华社 供图

  • 272901250_8.jpg

    黄大年的学生马国庆在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留影。马国庆打算等到自己目前正在做的项目结束后,就像恩师一样出国继续深造,然后带着先进技术回来为国效力。 新华社 供图

  • 267839149_8.jpg

    黄大年在英国时与家人合影。 新华社 供图

< >

  “多数人选择落叶归根,但是高科技人才,在果实累累的时候回来,更能发挥价值。现在正是国家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这批人应该带着经验、技术、想法和追求回来。”

  说这段话的是黄大年。这位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的教授,2009年作为第一位到东北的“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从海外回到母校,被选为国家“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项目”首席科学家。

  归国7年,黄大年带领团队夙兴夜寐,在航空地球物理领域取得一系列卓越成就,填补中国“巡天探地潜海”多项技术空白。

  201718日,黄大年不幸病逝于长春,享年58岁。


  知道黄大年的时候,他已经永远离去。

  资料片中,亲友、学生们的回忆中,他个子高高,敦厚而结实,总是背着双肩包脚步匆匆。他说他很着急。

  1978年,他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从西南边陲的广西来到东北长春,地质宫的阅览室,他几乎每天都泡在里面。他着急,想“把失去的光阴夺回来”。

  1993年,英国利兹大学,被公派出国的黄大年严苛地支配着自己的每分每秒。国外地球物理方面的研究日新月异,他着急。临行前,他对老师和同学们保证:“我一定会把国外的先进技术带回来!”

  2010年,已经回国的黄大年在一次业务会上因为有人迟到摔了手机。他坦言:“我有时很急躁,我无法忍受有人对研究进度随意拖拉。我担心这样搞下去,中国会赶不上!”

  从地质宫启程的梦想

  “作为中国人,无论你在国外取得多大成绩,而你所研究的领域在自己的祖国却有很大的差距甚至刚刚起步,那你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吉林大学地质宫是长春市的中心标志,这座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的宫殿式建筑,几乎无人不知。1951年,冲破重重阻力,从英国回到祖国的李四光在这里亲手创办了东北地质专科学校(后合并到吉林大学的长春地质学院的前身),这是新中国的第一所地质学校。

  地质宫是新中国地质学的里程碑,也是黄大年生命中重要的起点,他在这里不停地出发,再出发。

  1958年,黄大年出生于广西南宁,父母都是知识分子。高中毕业时,当地的地质队要招两名航空物探操作员。17岁的黄大年因为反应机敏、成绩优秀,从几百人中脱颖而出。这个工作让他有机会第一次接触到航空地球物理知识,并从此与这项事业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1977年恢复高考,黄大年白天工作,晚上在油灯下刻苦读书,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长春地质学院。硕士毕业后,他留校任教,后来破格晋升为副教授。

  1993年,作为当年全国30位公派留学生中唯一的地学专业人才,黄大年被选送往英国利兹大学深造。1996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利兹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学成之后,尽管导师极力挽留,黄大年仍返回了母校。

  然而回国后,校长孙运生听取了他的汇报,敏锐地预见到,培养人才机不可失,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决定让黄大年继续留英工作。背负着师长的殷殷期盼,38岁的黄大年又一次出国,继续从事研究工作,针对水下隐伏目标和深水油气的高精度探测,成为当时从事该高科技敏感技术研究的少数华人之一。

  这一去,就是13年。

  13年,黄大年已在英国剑桥ARKeX航空地球物理公司担任高级研究员和研发部主任,带领一支包括院士在内的300人团队,主持研发的许多成果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这使他成为了地球物理研究领域享誉世界的“被追赶者”,备受尊重。

  事业有成,生活安稳,但康河畔的黄大年心里始终有一团火在燃烧。“作为中国人,无论你在国外取得多大成绩,而你所研究的领域在自己的祖国却有很大的差距甚至刚刚起步,那你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2009年,母校发来了国家“千人计划(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计划)”的材料,黄大年仿佛听到了召唤,他第一时间表示,回国。

  回国,真正的毅然回国。放弃了世界顶尖的研究环境和项目,放弃了悠闲的生活。从事中医诊治的妻子只得卖掉苦心经营的两家诊所,还在上学的独生女留在了英国。

  “康河留下了我的眷恋,而地质宫刻有我的梦想。”

  “拼命黄郎”开启中国“深地时代”

  地球深部还隐藏着多少秘密?这是人类孜孜以求的梦想,也是一个国家的战略需求。西方发达国家在20世纪7090年代已经完成一轮深部探测,牢牢占据了地质科学领域的制高点,而中国在21世纪初才刚刚起步。

  从踏上祖国土地的那一刻起,黄大年作为首席科学家,组织全国400多位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优秀科技人员,开展“高精度航空重力测量技术”和“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两个重大项目攻关研究。

  通俗地讲,前者就像在飞机、舰船、卫星等移动平台安装上“千里眼”,能看穿地下深埋的矿藏和潜伏的目标;后者就是自主研发给地球做CT和核磁共振的仪器装备,让地下两千米甚至更深都变得“透明”。

  曾在国外生活多年的黄大年深知相关装备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也深知国外是如何严控这些装备对华出口的。为了追赶,黄大年开始拼命。

  吉林大学地质宫507房间的灯光经常要亮到凌晨两三点,那是黄大年的办公室。为了工作,黄大年成了“空中飞人”,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出差。为了不影响白天工作,他总是乘坐最晚一班的飞机往返。

  于是,最熟悉黄大年作息和行程的,除了他的秘书,还有地质宫传达室的门卫和长期接送他的出租专车司机。那位守门人经常半夜给黄大年打开已经锁上的楼门,而司机则经常将还在为学生讲解着问题的黄大年硬塞进车内,以免他误机。

  为了提高效率,黄大年还搞了层层落实责任制,从国外引入一套在线管理系统,把技术任务分解到每月、每周甚至每天。每晚11点,他在电脑上检查。

  不少人质疑,科学家怎么能像机器人一样?但对黄大年来说,快些再快些才能追赶上欧美前沿的步伐。

  跳出专业所限,站在国家战略层面和国际前沿去思考问题,黄大年的格局和视野与众不同。

  在他的力推下,吉林大学成立了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在所有航空物探仪器中,最关键的是航空重力梯度仪,这种装备可以反映地下密度突变引起的重力异常中的变化,探测精度非常高,对资源探测和国土安全意义重大。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就是要以航空重力梯度仪为核心,建立立体的探测系统。黄大年关注的是未来几十年在航空地球物理领域要达到的目标。

  如今,中国自主研发的航空重力梯度仪已完成原理样机制备,“十三五”期间将搭载在飞机和船上进行测试。

  2016628日,北京青龙桥,中国地质科学院地球深部探测中心,黄大年作为首席科学家主持的“地球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项目”通过了评审验收。这表明,作为精确探测地球深处的高端技术装备,航空移动平台探测技术装备项目用5年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20多年的路程。

  中国进入“深地时代”。

  在他的感召下,王献昌、马芳武、崔军红等一大批在海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千人计划”专家纷纷加入。20169月,一个辐射地学部、医学部、物理学院、汽车学院、机械学院、计算机学院、国际政治系等的吉林大学交叉学部形成,黄大年担任了第一任学部长。

  这个战略设想涉及卫星通信、汽车设计、大数据交流、机器人研发等领域的科研,可在传统学科基础上衍生出新方向,有望带动上千亿元的产业项目。

  品格 担当 传承

  “一定要出去,出去一定要回来,回来一定要报国。”

  “纯粹、完美的知识分子”,熟识黄大年的很多人这样评价他。

  初中时,黄大年被送到广西罗城县的乡村“五七”中学寄读。当时,学校里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多数是“下放”到此的大知识分子。黄大年生前回忆说,他们让他懂得了,知识分子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发光。他们在求索知识的道路上刻苦、顽强和清贫的品格深深地影响着他。

  不知不觉中,他也成为这样的人——淡泊,坚毅,有家国情怀。

  身为中科院院士评审专家的黄大年自己并不是院士。同事和领导说,以他的能力和贡献早就可以申报院士了,也多次劝他抓紧申报。他却说:“时间有限,先把事情做好。”

  担任“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的首席专家,掌管着数额庞大的科研经费,但黄大年没有把眼光仅仅盯着自己的学校,而是放眼全国,寻找最合适的科研单位。他会直接飞到院所的实验室和车间,摸清对方的资质水平。一旦选到合适的科研单位,他就直接给对方的负责人打电话,要给对方项目。这种主动送钱上门的行为,甚至被人怀疑是骗子。自认和他关系不错的专家找来,想替某些单位争取一些经费,他直接拒绝。后来对方发现,“连吉林大学也没有多拿一分钱”。

  20161214日,黄大年接受手术。手术前两天晚上12点多,黄大年的博士生周文月收到了他的短信。短信里说,已经为她写好了去剑桥大学交流的推荐信。

  “一定要出去,出去一定要回来,回来一定要报国。”这是黄大年的信念,也是他经常对学生说的话。这些年,黄大年资助过26名学生出国交流和参加学术会议。

  黄大年在读本科时,正是后来成为中科院院士的滕吉文教授的一次讲座给了他国际视野,并让他终身受益。他说,也要像自己的恩师一样,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和追求卓越的精神。

  这是一种传承。

  19782月下旬,黄大年来到冰天雪地的吉林长春求学。辅导员在车站扛过他的行李,一路送进宿舍。生长在南方的黄大年,带的衣物完全无法抵御东北的严寒,老师亲手为他缝制棉裤。多年后,黄大年经常动情地提及往事。他也将这份师生情继续传递。

  他对学生是出了名的好——自掏腰包给全班学生买电脑、给学生交学费、学生母亲生病帮助筹款……在学生眼中,黄大年很完美。节假日聚会,黄大年会带着相机给学生拍照;出国时会带着两个空箱子专门给学生买礼物;接学术电话时直接开免提让学生一起听。

  他觉得培养人才是第一位的事。在黄大年眼中,每个学生都是一块璞玉,他都要精心雕琢。

  博士研究生周帅此前一连发表了5SCI论文。黄大年帮他逐字逐句地审改,还帮他收集国际学术资料。周帅想把老师的名字署上,黄大年再三拒绝了。他说:“这都无所谓,你们将来出息就行。但要记住,做科研绝不是写写文章就行。要耐得住寂寞。”

  2017526日,完成毕业论文答辩的周帅再次来到已是人去屋空的老师办公室,把一束鲜花恭敬地放在了办公桌上,轻声说:“老师,我已顺利留校任教,以后一定会沿着您的道路,好好做人,做研究。”   

上一页

下一页

黄大年:以身许国的地球物理学家

2017-09-08      本刊记者 黄丽巍 综合报道

  • 272846881_8.jpg

    黄大年(前排中)与学生外出徒步(资料照片)。 对待自己的学生,黄大年如师如父,亦师亦友。 新华社 供图

  • 267839152_8.jpg

    黄大年在长春地质学院大门前的留影。 新华社 供图

  • 267839158_8.jpg

    黄大年在英国留学期间的留影。 新华社 供图

  • 272901251_8.jpg

    黄大年的学生周帅在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的无人机机库里留影。周帅今年毕业后留校任教,他说要像老师一样,好好做人,好好做研究。 新华社 供图

  • 272901250_8.jpg

    黄大年的学生马国庆在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留影。马国庆打算等到自己目前正在做的项目结束后,就像恩师一样出国继续深造,然后带着先进技术回来为国效力。 新华社 供图

  • 267839149_8.jpg

    黄大年在英国时与家人合影。 新华社 供图

  “多数人选择落叶归根,但是高科技人才,在果实累累的时候回来,更能发挥价值。现在正是国家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这批人应该带着经验、技术、想法和追求回来。”

  说这段话的是黄大年。这位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的教授,2009年作为第一位到东北的“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从海外回到母校,被选为国家“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项目”首席科学家。

  归国7年,黄大年带领团队夙兴夜寐,在航空地球物理领域取得一系列卓越成就,填补中国“巡天探地潜海”多项技术空白。

  201718日,黄大年不幸病逝于长春,享年58岁。


  知道黄大年的时候,他已经永远离去。

  资料片中,亲友、学生们的回忆中,他个子高高,敦厚而结实,总是背着双肩包脚步匆匆。他说他很着急。

  1978年,他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从西南边陲的广西来到东北长春,地质宫的阅览室,他几乎每天都泡在里面。他着急,想“把失去的光阴夺回来”。

  1993年,英国利兹大学,被公派出国的黄大年严苛地支配着自己的每分每秒。国外地球物理方面的研究日新月异,他着急。临行前,他对老师和同学们保证:“我一定会把国外的先进技术带回来!”

  2010年,已经回国的黄大年在一次业务会上因为有人迟到摔了手机。他坦言:“我有时很急躁,我无法忍受有人对研究进度随意拖拉。我担心这样搞下去,中国会赶不上!”

  从地质宫启程的梦想

  “作为中国人,无论你在国外取得多大成绩,而你所研究的领域在自己的祖国却有很大的差距甚至刚刚起步,那你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吉林大学地质宫是长春市的中心标志,这座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的宫殿式建筑,几乎无人不知。1951年,冲破重重阻力,从英国回到祖国的李四光在这里亲手创办了东北地质专科学校(后合并到吉林大学的长春地质学院的前身),这是新中国的第一所地质学校。

  地质宫是新中国地质学的里程碑,也是黄大年生命中重要的起点,他在这里不停地出发,再出发。

  1958年,黄大年出生于广西南宁,父母都是知识分子。高中毕业时,当地的地质队要招两名航空物探操作员。17岁的黄大年因为反应机敏、成绩优秀,从几百人中脱颖而出。这个工作让他有机会第一次接触到航空地球物理知识,并从此与这项事业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1977年恢复高考,黄大年白天工作,晚上在油灯下刻苦读书,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长春地质学院。硕士毕业后,他留校任教,后来破格晋升为副教授。

  1993年,作为当年全国30位公派留学生中唯一的地学专业人才,黄大年被选送往英国利兹大学深造。1996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利兹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学成之后,尽管导师极力挽留,黄大年仍返回了母校。

  然而回国后,校长孙运生听取了他的汇报,敏锐地预见到,培养人才机不可失,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决定让黄大年继续留英工作。背负着师长的殷殷期盼,38岁的黄大年又一次出国,继续从事研究工作,针对水下隐伏目标和深水油气的高精度探测,成为当时从事该高科技敏感技术研究的少数华人之一。

  这一去,就是13年。

  13年,黄大年已在英国剑桥ARKeX航空地球物理公司担任高级研究员和研发部主任,带领一支包括院士在内的300人团队,主持研发的许多成果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这使他成为了地球物理研究领域享誉世界的“被追赶者”,备受尊重。

  事业有成,生活安稳,但康河畔的黄大年心里始终有一团火在燃烧。“作为中国人,无论你在国外取得多大成绩,而你所研究的领域在自己的祖国却有很大的差距甚至刚刚起步,那你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2009年,母校发来了国家“千人计划(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计划)”的材料,黄大年仿佛听到了召唤,他第一时间表示,回国。

  回国,真正的毅然回国。放弃了世界顶尖的研究环境和项目,放弃了悠闲的生活。从事中医诊治的妻子只得卖掉苦心经营的两家诊所,还在上学的独生女留在了英国。

  “康河留下了我的眷恋,而地质宫刻有我的梦想。”

  “拼命黄郎”开启中国“深地时代”

  地球深部还隐藏着多少秘密?这是人类孜孜以求的梦想,也是一个国家的战略需求。西方发达国家在20世纪7090年代已经完成一轮深部探测,牢牢占据了地质科学领域的制高点,而中国在21世纪初才刚刚起步。

  从踏上祖国土地的那一刻起,黄大年作为首席科学家,组织全国400多位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优秀科技人员,开展“高精度航空重力测量技术”和“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两个重大项目攻关研究。

  通俗地讲,前者就像在飞机、舰船、卫星等移动平台安装上“千里眼”,能看穿地下深埋的矿藏和潜伏的目标;后者就是自主研发给地球做CT和核磁共振的仪器装备,让地下两千米甚至更深都变得“透明”。

  曾在国外生活多年的黄大年深知相关装备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也深知国外是如何严控这些装备对华出口的。为了追赶,黄大年开始拼命。

  吉林大学地质宫507房间的灯光经常要亮到凌晨两三点,那是黄大年的办公室。为了工作,黄大年成了“空中飞人”,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出差。为了不影响白天工作,他总是乘坐最晚一班的飞机往返。

  于是,最熟悉黄大年作息和行程的,除了他的秘书,还有地质宫传达室的门卫和长期接送他的出租专车司机。那位守门人经常半夜给黄大年打开已经锁上的楼门,而司机则经常将还在为学生讲解着问题的黄大年硬塞进车内,以免他误机。

  为了提高效率,黄大年还搞了层层落实责任制,从国外引入一套在线管理系统,把技术任务分解到每月、每周甚至每天。每晚11点,他在电脑上检查。

  不少人质疑,科学家怎么能像机器人一样?但对黄大年来说,快些再快些才能追赶上欧美前沿的步伐。

  跳出专业所限,站在国家战略层面和国际前沿去思考问题,黄大年的格局和视野与众不同。

  在他的力推下,吉林大学成立了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在所有航空物探仪器中,最关键的是航空重力梯度仪,这种装备可以反映地下密度突变引起的重力异常中的变化,探测精度非常高,对资源探测和国土安全意义重大。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中心就是要以航空重力梯度仪为核心,建立立体的探测系统。黄大年关注的是未来几十年在航空地球物理领域要达到的目标。

  如今,中国自主研发的航空重力梯度仪已完成原理样机制备,“十三五”期间将搭载在飞机和船上进行测试。

  2016628日,北京青龙桥,中国地质科学院地球深部探测中心,黄大年作为首席科学家主持的“地球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项目”通过了评审验收。这表明,作为精确探测地球深处的高端技术装备,航空移动平台探测技术装备项目用5年时间,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20多年的路程。

  中国进入“深地时代”。

  在他的感召下,王献昌、马芳武、崔军红等一大批在海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千人计划”专家纷纷加入。20169月,一个辐射地学部、医学部、物理学院、汽车学院、机械学院、计算机学院、国际政治系等的吉林大学交叉学部形成,黄大年担任了第一任学部长。

  这个战略设想涉及卫星通信、汽车设计、大数据交流、机器人研发等领域的科研,可在传统学科基础上衍生出新方向,有望带动上千亿元的产业项目。

  品格 担当 传承

  “一定要出去,出去一定要回来,回来一定要报国。”

  “纯粹、完美的知识分子”,熟识黄大年的很多人这样评价他。

  初中时,黄大年被送到广西罗城县的乡村“五七”中学寄读。当时,学校里有很多优秀的老师,多数是“下放”到此的大知识分子。黄大年生前回忆说,他们让他懂得了,知识分子无论放在哪里都会发光。他们在求索知识的道路上刻苦、顽强和清贫的品格深深地影响着他。

  不知不觉中,他也成为这样的人——淡泊,坚毅,有家国情怀。

  身为中科院院士评审专家的黄大年自己并不是院士。同事和领导说,以他的能力和贡献早就可以申报院士了,也多次劝他抓紧申报。他却说:“时间有限,先把事情做好。”

  担任“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的首席专家,掌管着数额庞大的科研经费,但黄大年没有把眼光仅仅盯着自己的学校,而是放眼全国,寻找最合适的科研单位。他会直接飞到院所的实验室和车间,摸清对方的资质水平。一旦选到合适的科研单位,他就直接给对方的负责人打电话,要给对方项目。这种主动送钱上门的行为,甚至被人怀疑是骗子。自认和他关系不错的专家找来,想替某些单位争取一些经费,他直接拒绝。后来对方发现,“连吉林大学也没有多拿一分钱”。

  20161214日,黄大年接受手术。手术前两天晚上12点多,黄大年的博士生周文月收到了他的短信。短信里说,已经为她写好了去剑桥大学交流的推荐信。

  “一定要出去,出去一定要回来,回来一定要报国。”这是黄大年的信念,也是他经常对学生说的话。这些年,黄大年资助过26名学生出国交流和参加学术会议。

  黄大年在读本科时,正是后来成为中科院院士的滕吉文教授的一次讲座给了他国际视野,并让他终身受益。他说,也要像自己的恩师一样,培养学生的国际视野和追求卓越的精神。

  这是一种传承。

  19782月下旬,黄大年来到冰天雪地的吉林长春求学。辅导员在车站扛过他的行李,一路送进宿舍。生长在南方的黄大年,带的衣物完全无法抵御东北的严寒,老师亲手为他缝制棉裤。多年后,黄大年经常动情地提及往事。他也将这份师生情继续传递。

  他对学生是出了名的好——自掏腰包给全班学生买电脑、给学生交学费、学生母亲生病帮助筹款……在学生眼中,黄大年很完美。节假日聚会,黄大年会带着相机给学生拍照;出国时会带着两个空箱子专门给学生买礼物;接学术电话时直接开免提让学生一起听。

  他觉得培养人才是第一位的事。在黄大年眼中,每个学生都是一块璞玉,他都要精心雕琢。

  博士研究生周帅此前一连发表了5SCI论文。黄大年帮他逐字逐句地审改,还帮他收集国际学术资料。周帅想把老师的名字署上,黄大年再三拒绝了。他说:“这都无所谓,你们将来出息就行。但要记住,做科研绝不是写写文章就行。要耐得住寂寞。”

  2017526日,完成毕业论文答辩的周帅再次来到已是人去屋空的老师办公室,把一束鲜花恭敬地放在了办公桌上,轻声说:“老师,我已顺利留校任教,以后一定会沿着您的道路,好好做人,做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