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 正文

【时代楷模】朱有勇:“农民院士”的科技扶贫路

2020-01-17      本刊综合报道

  • 朱有勇.jpg

    朱有勇,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中国著名的植物病理学专家。他是一位从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卡房镇走出去的院士。

  • 微信图片_20191126161112.jpg

    2017年11月7日,朱有勇在澜沧县竹塘乡蒿枝坝村与村民一同劳动除草,准备种植冬季马铃薯。

  • 朱友勇指导弥勒农户防治葡萄病害.jpg

    朱有勇在云南高原葡萄主要产区弥勒县指导农户防治葡萄病害。

  • 朱院士澜沧县蒿枝坝村冬闲田马铃薯 (1).jpg

    2019年11月23日,朱有勇在澜沧县蒿枝坝村冬闲田马铃薯播种现场,手把手指导村民种植技术。

  • 微信图片_20191126161210.jpg

    2017年10月13日,朱有勇在澜沧县竹塘乡大塘子村林下三七学员地实地指导第一期“中国工程院院士专家科技扶贫培训班”学员。

  • 科技扶贫示范推广会.jpg

    2018年4月14日,云南省科技扶贫示范推广现场会在澜沧县举行。朱有勇现场给专家和企业代表介绍马铃薯收获销售的流程和标准。

  • 朱有勇与团队成员一起观察小区实验.jpg

    2009年12月,朱有勇在云南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温室指导团队成员研究小麦和蚕豆多样性种植促生和控病的机理。

  • 微信图片_20191126161207.jpg

    2019年4月,朱有勇及团队在澜沧县竹塘乡蒿枝坝村冬季马铃薯种植地观察冬季马铃薯长势。

< >

  他曾在全国两会上为土豆代言;他曾在松毛地里养三七;他曾培养了1000多名科技致富带头人……多年来,他主动来到深度贫困的“民族直过区”(“直过民族”特指1949年后,未经民主改革,直接由原始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而他们所居区域被划定为“民族直过区”),深入村村寨寨,跑遍田间地头,与少数民族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云南省科协主席、著名植物病理学专家朱有勇。

  2019122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授予朱有勇“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20183月,北京人民大会堂,全国两会的“代表通道”中,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举着一枚两公斤重的土豆,向现场的媒体记者进行展示。

  这是一颗来自于云南省澜沧县蒿枝坝村的土豆。两公斤的个头,对于城市居民来说有些罕见,但在这颗土豆的家乡,两公斤只能算是“七八十分”。“这个季节北京吃到的土豆,大部分来自云南。”朱有勇说。

  2015年,中国工程院确定云南省澜沧县作为院士专家科技扶贫点,朱有勇院士主动请缨来到澜沧县蒿枝坝村扶贫。澜沧县地处西南边疆,与缅甸一线之隔。2013年,这里的国家级贫困村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多元。

  扶贫比发SCI论文难多了

  中国工程院确定澜沧作为科技扶贫点的2015年,朱有勇已经60岁。这在普通人看来,已经到了退休和颐养天年的年纪,但在工程院院士的队伍里,还算得上是“年轻人”。“定点扶贫,就得有人去。既然是扶贫,当然要到最穷的地方去,我就选择了澜沧县。”朱有勇说。

  第一次进村考察,朱有勇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当时是真的穷。”朱有勇到农户家里走访,发现很多农户全部家当只有几袋苞谷、几只鸡,以及一间四处漏风的篱笆房。

  “我们是人民培养出来的科技工作者,却没有让这里的老百姓享受到我们的科研成果,这是我们的亏欠。”第一次考察之后,朱有勇做了决定,不走了。

  澜沧地处中国西南边陲,是全国唯一的拉祜族自治县,更是全国592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云南省88个贫困县之一。许多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大山里,不会说汉语,处于深度贫困状态。朱有勇明白,院士做扶贫,得先把自己变成农民,还要变成拉祜族的农民。

  朱有勇带队多次深入澜沧县各村寨进行调研。他发现,澜沧的气候和土壤非常适合冬早蔬菜产业发展,如冬季马铃薯,完全有十一二月间播种、次年三四月收获的可能,于是决定就拿技术已经成熟的冬季马铃薯做示范。“我们希望把这里的冬季农业盘活。”朱有勇说,“种植冬早蔬菜的收入大约是夏季种粮收入的3倍,这里的冬季农业可以打时间差,农民就能多挣钱。”

  可说服大家来种冬季马铃薯并不容易。许多人不相信,因为以前村里从未种过。蒿枝坝村村民刘金宝就是反对者之一。2016年冬天,村主任和科技扶贫团队的毛如志博士就曾多次与刘金宝沟通。他表面上答应,结果第二天就去地里撒上了油菜种子。

  2017年冬天,在村主任的软磨硬泡之后,刘金宝终于拿出了角落里的两亩地试试看。结果,当年就获得了大丰收,收获的马铃薯卖了1万块钱。2018年冬天,没等村主任和毛如志博士上门,刘金宝早早地就把十亩地全部种上了马铃薯。

  朱有勇用沉甸甸的马铃薯赢得了村民的信赖。“扶贫要一步步来,有配合的,也有不配合的,要反复做工作。”朱有勇说,“这比发S CI 论文(被《科学引文索引》收录的期刊所刊登的论文)可要难多了。”

  让中药回归森林

  冬季马铃薯只是第一个成功的尝试。对朱有勇来说,如果能把自己实验室里最新的成果和当地实际结合起来,当地农民的“脱贫”速度才会更快。

  朱有勇想到了三七。三七是山林中的珍贵中药材,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大,像农作物一样的大田种植逐渐成了主流。

  但大田种植三七有致命的难题—“连作障碍”。一片土地一旦种了一次三七,1015年内都不能再次种植三七。与此同时,为了防治病虫害和促进植株快速成长,农药和肥料也必不可少,这既造成了地力的损失,三七的品质也大大降低。

  能不能不打农药、不施化肥,让三七回归森林、自然成长呢?这一道题,正是朱有勇的导师段永嘉留给他的。

  20世纪80年代,朱有勇硕士研究生面试,后来担任他导师的段永嘉问了他一道令他一生难忘的问题:“追溯世界农业历史,依靠化学农药控制病虫害不过百年,在几千年的传统农业生产中,是利用什么控制病虫害的呢?”

  彼时年轻的朱有勇回答不上来,但这个问题却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底。

  20年后,朱有勇一篇关于控制水稻稻瘟病的文章发表在了权威杂志《自然》上。朱有勇通过连续10年近千次试验,最终证明了作物的多样性空间优化配置可以有效控制病虫害,该技术能将稻瘟病发病率控制在5%以下,减少农药使用量60%以上。

  “物种是相生相克的。”朱有勇说,三七也一样。他调研发现,澜沧大面积的云南松、思茅松松针的化合物,对三七的病原体有着明显的抑制作用。

  2016年,朱有勇先是在澜沧种了5亩试验田。试验很快得到了正向反馈:不用打农药、不用化肥,也不会破坏耕地。运用这种技术体系产出的天然有机三七每公斤干品价格能卖到6000元以上,比市面上的普通三七贵出不少,且不与粮和菜争地,探索出了产业发展的新路径,实现了“林下三七”的大规模种植。

  扶贫,扶志,也扶智

  技能培训班,是朱有勇扶贫计划中的重要一步。

  他在全国首创中国工程院科技扶贫技能实训班,院士专家直接为农户授课,用群众听得懂的语言讲理论、教生产,手把手地在田间地头指导农户种植,直至学懂学会。

  他坚持要求上课的学员必须参加军训,全程穿上迷彩服和胶鞋,克服因长期贫困滋生的萎靡气息。朱有勇自己也穿上迷彩服,和学员们吃住在一起,一块儿犁地、播种、收获。

  除了林下三七、冬季马铃薯,朱有勇和团队还开设了冬早蔬菜、茶叶种植、林业、猪牛养殖等前后共计24个技能班,培养了1000多名科技致富带头人。

  这些学员回乡后又发挥带头作用,变成一颗颗脱贫致富的“种子”洒遍澜沧大地。

  201911月,朱有勇又和电商平台一起联合打造了农村电子商务班,把农产品卖出去,让利益留在农村。

  院士扶贫5年,变化一直在发生。整齐的房屋、干净的街道、花香的院落……在朱有勇的引导下,村民还做起了小生意。小小的村落里,农家乐开起了6家,早餐店也有了两家,这都是过去只知道种地的农民们想不到的“新鲜事儿”。

  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2020年,中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面摘帽。“澜沧有望提前实现这个目标。”朱有勇说。

  “扶贫是一个阶段,但脱贫不脱钩。”朱有勇说,“我要帮助这里的产业持续做下去。”

(本报道图片由云南农业大学提供)

上一页

下一页

【时代楷模】朱有勇:“农民院士”的科技扶贫路

2020-01-17      本刊综合报道

  他曾在全国两会上为土豆代言;他曾在松毛地里养三七;他曾培养了1000多名科技致富带头人……多年来,他主动来到深度贫困的“民族直过区”(“直过民族”特指1949年后,未经民主改革,直接由原始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而他们所居区域被划定为“民族直过区”),深入村村寨寨,跑遍田间地头,与少数民族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云南省科协主席、著名植物病理学专家朱有勇。

  2019122日,中共中央宣传部授予朱有勇“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20183月,北京人民大会堂,全国两会的“代表通道”中,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朱有勇举着一枚两公斤重的土豆,向现场的媒体记者进行展示。

  这是一颗来自于云南省澜沧县蒿枝坝村的土豆。两公斤的个头,对于城市居民来说有些罕见,但在这颗土豆的家乡,两公斤只能算是“七八十分”。“这个季节北京吃到的土豆,大部分来自云南。”朱有勇说。

  2015年,中国工程院确定云南省澜沧县作为院士专家科技扶贫点,朱有勇院士主动请缨来到澜沧县蒿枝坝村扶贫。澜沧县地处西南边疆,与缅甸一线之隔。2013年,这里的国家级贫困村人均年收入只有1000多元。

  扶贫比发SCI论文难多了

  中国工程院确定澜沧作为科技扶贫点的2015年,朱有勇已经60岁。这在普通人看来,已经到了退休和颐养天年的年纪,但在工程院院士的队伍里,还算得上是“年轻人”。“定点扶贫,就得有人去。既然是扶贫,当然要到最穷的地方去,我就选择了澜沧县。”朱有勇说。

  第一次进村考察,朱有勇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当时是真的穷。”朱有勇到农户家里走访,发现很多农户全部家当只有几袋苞谷、几只鸡,以及一间四处漏风的篱笆房。

  “我们是人民培养出来的科技工作者,却没有让这里的老百姓享受到我们的科研成果,这是我们的亏欠。”第一次考察之后,朱有勇做了决定,不走了。

  澜沧地处中国西南边陲,是全国唯一的拉祜族自治县,更是全国592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云南省88个贫困县之一。许多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大山里,不会说汉语,处于深度贫困状态。朱有勇明白,院士做扶贫,得先把自己变成农民,还要变成拉祜族的农民。

  朱有勇带队多次深入澜沧县各村寨进行调研。他发现,澜沧的气候和土壤非常适合冬早蔬菜产业发展,如冬季马铃薯,完全有十一二月间播种、次年三四月收获的可能,于是决定就拿技术已经成熟的冬季马铃薯做示范。“我们希望把这里的冬季农业盘活。”朱有勇说,“种植冬早蔬菜的收入大约是夏季种粮收入的3倍,这里的冬季农业可以打时间差,农民就能多挣钱。”

  可说服大家来种冬季马铃薯并不容易。许多人不相信,因为以前村里从未种过。蒿枝坝村村民刘金宝就是反对者之一。2016年冬天,村主任和科技扶贫团队的毛如志博士就曾多次与刘金宝沟通。他表面上答应,结果第二天就去地里撒上了油菜种子。

  2017年冬天,在村主任的软磨硬泡之后,刘金宝终于拿出了角落里的两亩地试试看。结果,当年就获得了大丰收,收获的马铃薯卖了1万块钱。2018年冬天,没等村主任和毛如志博士上门,刘金宝早早地就把十亩地全部种上了马铃薯。

  朱有勇用沉甸甸的马铃薯赢得了村民的信赖。“扶贫要一步步来,有配合的,也有不配合的,要反复做工作。”朱有勇说,“这比发S CI 论文(被《科学引文索引》收录的期刊所刊登的论文)可要难多了。”

  让中药回归森林

  冬季马铃薯只是第一个成功的尝试。对朱有勇来说,如果能把自己实验室里最新的成果和当地实际结合起来,当地农民的“脱贫”速度才会更快。

  朱有勇想到了三七。三七是山林中的珍贵中药材,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大,像农作物一样的大田种植逐渐成了主流。

  但大田种植三七有致命的难题—“连作障碍”。一片土地一旦种了一次三七,1015年内都不能再次种植三七。与此同时,为了防治病虫害和促进植株快速成长,农药和肥料也必不可少,这既造成了地力的损失,三七的品质也大大降低。

  能不能不打农药、不施化肥,让三七回归森林、自然成长呢?这一道题,正是朱有勇的导师段永嘉留给他的。

  20世纪80年代,朱有勇硕士研究生面试,后来担任他导师的段永嘉问了他一道令他一生难忘的问题:“追溯世界农业历史,依靠化学农药控制病虫害不过百年,在几千年的传统农业生产中,是利用什么控制病虫害的呢?”

  彼时年轻的朱有勇回答不上来,但这个问题却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底。

  20年后,朱有勇一篇关于控制水稻稻瘟病的文章发表在了权威杂志《自然》上。朱有勇通过连续10年近千次试验,最终证明了作物的多样性空间优化配置可以有效控制病虫害,该技术能将稻瘟病发病率控制在5%以下,减少农药使用量60%以上。

  “物种是相生相克的。”朱有勇说,三七也一样。他调研发现,澜沧大面积的云南松、思茅松松针的化合物,对三七的病原体有着明显的抑制作用。

  2016年,朱有勇先是在澜沧种了5亩试验田。试验很快得到了正向反馈:不用打农药、不用化肥,也不会破坏耕地。运用这种技术体系产出的天然有机三七每公斤干品价格能卖到6000元以上,比市面上的普通三七贵出不少,且不与粮和菜争地,探索出了产业发展的新路径,实现了“林下三七”的大规模种植。

  扶贫,扶志,也扶智

  技能培训班,是朱有勇扶贫计划中的重要一步。

  他在全国首创中国工程院科技扶贫技能实训班,院士专家直接为农户授课,用群众听得懂的语言讲理论、教生产,手把手地在田间地头指导农户种植,直至学懂学会。

  他坚持要求上课的学员必须参加军训,全程穿上迷彩服和胶鞋,克服因长期贫困滋生的萎靡气息。朱有勇自己也穿上迷彩服,和学员们吃住在一起,一块儿犁地、播种、收获。

  除了林下三七、冬季马铃薯,朱有勇和团队还开设了冬早蔬菜、茶叶种植、林业、猪牛养殖等前后共计24个技能班,培养了1000多名科技致富带头人。

  这些学员回乡后又发挥带头作用,变成一颗颗脱贫致富的“种子”洒遍澜沧大地。

  201911月,朱有勇又和电商平台一起联合打造了农村电子商务班,把农产品卖出去,让利益留在农村。

  院士扶贫5年,变化一直在发生。整齐的房屋、干净的街道、花香的院落……在朱有勇的引导下,村民还做起了小生意。小小的村落里,农家乐开起了6家,早餐店也有了两家,这都是过去只知道种地的农民们想不到的“新鲜事儿”。

  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2020年,中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面摘帽。“澜沧有望提前实现这个目标。”朱有勇说。

  “扶贫是一个阶段,但脱贫不脱钩。”朱有勇说,“我要帮助这里的产业持续做下去。”

(本报道图片由云南农业大学提供)

  • 朱有勇.jpg

    朱有勇,中国工程院院士、云南农业大学名誉校长、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中国著名的植物病理学专家。他是一位从云南省红河州个旧市卡房镇走出去的院士。

  • 微信图片_20191126161112.jpg

    2017年11月7日,朱有勇在澜沧县竹塘乡蒿枝坝村与村民一同劳动除草,准备种植冬季马铃薯。

  • 朱友勇指导弥勒农户防治葡萄病害.jpg

    朱有勇在云南高原葡萄主要产区弥勒县指导农户防治葡萄病害。

  • 朱院士澜沧县蒿枝坝村冬闲田马铃薯 (1).jpg

    2019年11月23日,朱有勇在澜沧县蒿枝坝村冬闲田马铃薯播种现场,手把手指导村民种植技术。

  • 微信图片_20191126161210.jpg

    2017年10月13日,朱有勇在澜沧县竹塘乡大塘子村林下三七学员地实地指导第一期“中国工程院院士专家科技扶贫培训班”学员。

  • 科技扶贫示范推广会.jpg

    2018年4月14日,云南省科技扶贫示范推广现场会在澜沧县举行。朱有勇现场给专家和企业代表介绍马铃薯收获销售的流程和标准。

  • 朱有勇与团队成员一起观察小区实验.jpg

    2009年12月,朱有勇在云南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温室指导团队成员研究小麦和蚕豆多样性种植促生和控病的机理。

  • 微信图片_20191126161207.jpg

    2019年4月,朱有勇及团队在澜沧县竹塘乡蒿枝坝村冬季马铃薯种植地观察冬季马铃薯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