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内联升:老字号的传承与创新

2017-09-08      撰文 本刊记者 张劲文 摄影 本刊记者 万全

  • 内联升 副本.jpg

    位于北京前门大栅栏的内联升鞋店总店。

  • 20060928117065964792148851181_p.jpg

    上世纪80年代的内联升老店原址。 本刊资料

  • 20060426117007562864027060821_p.jpg

    验收布鞋的老师傅。 本刊资料

  • 1-4.jpg

    内联升千层底布鞋制作工艺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何凯英,他的一针一线皆有章法。

  • 1-12.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7.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8.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9.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10.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11.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2-1_副本.jpg

    顾客在内联升鞋店总店内选购手工布鞋。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总有顾客钟爱内联升布鞋的舒适和品质。

  • ANA_3278.jpg

    2013年,字号创立160年,内联升在恭王府举办了一场时尚发布秀,脸谱、民族、水墨、狂野等主题系列产品登上了T台。 内联升 供图

  • VCG11495209381.jpg

    2016年10月29日,在第十一届北京文化创意博览会上,内联升推出了愤怒的小鸟、大鱼海棠等主题新潮鞋品。 CFP 供图

< >

  “头顶马聚源,脚踩内联升。身穿八大祥,腰缠四大恒。”这曾是清末民初北京富豪们的风采。

  每一个老字号都有着一段历史,内联升也不例外。从定制朝靴到时尚潮鞋,内联升走过了164年的风雨历程,写下了中国商界一段传奇故事。


  中国最早的“高级定制”

  内联升的创始人赵廷是天津武清人,少时家境困顿,赵廷又是家中长子,十二三岁时便被父母送到北京东四牌楼一家鞋店做学徒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的赵廷很快有了做鞋的好手艺。跟着老师傅做活的时候,他还留意保持与老主顾们的联系。一位将军十分欣赏赵廷的制鞋手艺和经营头脑,于是便与赵廷合计在皇城根开一家制鞋铺。将军出资万两白银,赵廷出资千两白银,清咸丰三年(1853年),内联升鞋铺便在东交民巷创立了。

  当时的东交民巷是官宦衙门的集聚地——宗人府、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鸿胪寺、钦天监、太医院等都在这里。赵廷认为,要在东交民巷站稳脚跟,就得在“坐轿人”身上打主意。通过与官员的接触,赵廷得知官员们对现有制作朝靴的店铺颇有不满。于是,赵廷决定专做朝靴。

  “内联升”这三个字的含义也深受官场人士喜爱。“内”,指大内宫廷;“联升”,意为穿上本店制作的靴鞋,可以官运亨通,连升三级。内联升在短时间内名声大噪。

  当时,朝廷文武大员穿的是内联升做的朝靴,清朝末代皇帝登基坐殿,穿的也是内联升做的龙靴。如今,在内联升大栅栏总店三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厅中陈列了一双清代朝靴,鞋底厚达32层,但厚而不重,黑缎子做鞋面,缎面厚、色泽黑亮,久穿不起毛,如果沾了尘土,用大绒鞋擦轻轻刷打,一会儿便又干净又闪亮。这样的朝靴穿着舒适、轻巧,走路无声无息,看上去既稳重又气派。“脚踩内联升”,穿鞋人也享受到了手工制作的精致与舒适。

  随着口碑相传,来内联升选购或者定制朝靴的官员越来越多。有证可考的中国第一本“商业VIP客户档案”诞生了。为了提高内联升对达官贵人们的服务质量,赵廷将官员们的靴鞋尺寸、订做式样、籍贯、住址,甚至特殊爱好都一一整理登记在册,取名《履中备载》。此后,只要官员们需要靴鞋,只需派人到内联升通报一声,内联升自会做好送到府上。可以说,内联升与《履中备载》开启了中国商业高级定制的先河。

  对每一双鞋“较真”

  1911年的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也给了内联升致命一击,它引以为傲的朝靴没人穿了。为了转型,内联升推出了一款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产品——千层底手工布鞋,这也是内联升延续至今的特色产品。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2009年,内联升的千层底手工布鞋制作工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直到今天,这项技艺依然以师传徒、口传心授的方式来传承,学徒至少需三年半才能出师。内联升千层底布鞋的整个制作过程涉及90多道工序、近40个工具。其中,纳制鞋底是最为繁琐的一道工序。

  “您瞧这千层底,火柴盒大小的每平方寸都是81针,整整齐齐,横竖斜都成行,一丁点儿也不能乱。一双最普通的‘一字底’要纳2100针,‘十字底’就是4200针。”内联升千层底布鞋制作工艺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何凯英表示,内联升千层底布鞋的制作对工艺的要求很严格。每次绱鞋,何凯英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数小时,一针一线皆有章法。身为传承人,何凯英想到更多的是责任,他说:“绝不能让文化遗产在我们手上遗失。”

  北京内联升鞋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旭也有同样的感悟。内联升的千层底布鞋制作工艺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后,他喜忧参半。“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是一种荣誉,说明我们的技术有独创性,历史久远,但这同时也说明了我们的技艺面临着失传的可能性。”在程旭看来,保护传统技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真正活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将它日常化、大众化。“我们既要保护传统的技艺,同时从产品设计开发的角度来说,也要研发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

  就在2013年,字号创立160年的时候,内联升在恭王府举办了一场时尚发布秀,脸谱、民族、水墨、狂野等主题系列产品登上了T台。这场发布秀的近百款新品,与庄重的建筑背景相辉映,向观众呈现了传统工艺与时尚艺术相结合的视觉盛宴。“内联升与恭王府有着深厚的渊源。《履中备载》中记录的第一位‘VIP客户’,就是当时恭王府的主人恭亲王奕。”程旭说。

  平衡传承与创新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东风唤醒了中国经济的活力,也给内联升带来了新一轮挑战——在与皮鞋、运动鞋等主流产品的竞争中,手工布鞋逐渐被边缘化成小众产品,被视为“工艺品”。

  “以前,每家老人都会做鞋。但改革开放后,机械化生产效率高、成本低,民间手工做鞋就显得有些落伍,而且布鞋相对于皮鞋、胶鞋来说不耐穿、怕水。”程旭分析说。

  为了赶上市场大潮,内联升也曾尝试过生产运动鞋、皮鞋,但是做出的产品既没特色,也没有效率。在十多年的磕磕绊绊与市场低迷后,2000年初,进行了国企改制之后的内联升终于明确了自己的经营方向——回归到以手工布鞋为主打产品的经营模式上来。“我们面向的仍然是中高端市场,为公务员、公职人员、学者,以及演艺界人士生产布鞋,在工艺上做出特色。”

  改制后,内联升的另一个重大决定是推进企业信息化建设。从2003年开始,内联升逐步引入信息化管理系统,在2009年建成了企业整体的信息化系统。信息化建设不仅让内联升的经营与管理更规范,也为其发展电子商务提供了条件。“2008年,内联升在升级网站时,我们注意到大量经销商客户开始做网店,于是慢慢开始留意梳理这些做电商的经销商信息。”程旭介绍说,在进行网店情况调研后,内联升制定了一些规范电商活动的制度,包括经销价格统一制、网店授权制、保证金制度等。2010年,内联升在官网上开辟出了单独的购物商城门户网站——尚履商城。

  实体店的客流、消费者结构、偏好相对固定,线上则多为给自己和长辈购买的年轻人,因而实体店产品以经典款为主,网店产品结构在经典的基础上,以潮流、时尚的款式为主打。“现在我们的网上商城一年的销售额大概是100多万元,但维护费用很少,大概只有一两万元。”程旭说。

  同时,内联升的官网和线下会员系统已经打通,天猫旗舰店也已开通。顾客只要在内联升定制鞋,就可以直接成为VIP会员,其相关信息也会被记录在“现代版《履中备载》”中。再次购买时,就无需提供自己的鞋码,直接从中提取。目前内联升的“现代版《履中备载》”已收录近万名会员,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数据营销模式。

  2011年开始,内联升相继在京东商城等几大电商平台上陆续开设了旗舰店,这成为了它开拓市场的又一“利器”。

  内联升还越来越时尚,先后推出80多款文创主题系列商品。无论是与故宫合作推出的探花系列鞋,与上海迪士尼乐园合作推出的迪士尼主题时尚布鞋,与国家博物馆联手推出的生命之树、飞鸟春秋等多款布鞋,或是与芬兰的罗威欧公司合作推出的愤怒的小鸟主题手工布鞋,都广受好评。

  最让程旭难忘的,还是《大鱼海棠》系列。“在20167月动画电影《大鱼海棠》首映时,我们跟相关企业进行了IP授权合作,在天猫上推出了《大鱼海棠》系列布鞋。仅在众筹阶段,我们就实现40万元的销售额,在当时《大鱼海棠》衍生品中排第一位。”程旭苦笑说,“后来还是被超越了,内联升是手工生产,生产能力有限,没法再接更多订单。在内容创新上取得了好成绩,但一针一线的手工活如何满足消费者量的需求,是我们面临的又一课题。”  

上一页

下一页

内联升:老字号的传承与创新

2017-09-08      撰文 本刊记者 张劲文 摄影 本刊记者 万全

  • 内联升 副本.jpg

    位于北京前门大栅栏的内联升鞋店总店。

  • 20060928117065964792148851181_p.jpg

    上世纪80年代的内联升老店原址。 本刊资料

  • 20060426117007562864027060821_p.jpg

    验收布鞋的老师傅。 本刊资料

  • 1-4.jpg

    内联升千层底布鞋制作工艺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何凯英,他的一针一线皆有章法。

  • 1-12.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7.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8.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9.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10.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1-11.jpg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

  • 2-1_副本.jpg

    顾客在内联升鞋店总店内选购手工布鞋。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总有顾客钟爱内联升布鞋的舒适和品质。

  • ANA_3278.jpg

    2013年,字号创立160年,内联升在恭王府举办了一场时尚发布秀,脸谱、民族、水墨、狂野等主题系列产品登上了T台。 内联升 供图

  • VCG11495209381.jpg

    2016年10月29日,在第十一届北京文化创意博览会上,内联升推出了愤怒的小鸟、大鱼海棠等主题新潮鞋品。 CFP 供图

  “头顶马聚源,脚踩内联升。身穿八大祥,腰缠四大恒。”这曾是清末民初北京富豪们的风采。

  每一个老字号都有着一段历史,内联升也不例外。从定制朝靴到时尚潮鞋,内联升走过了164年的风雨历程,写下了中国商界一段传奇故事。


  中国最早的“高级定制”

  内联升的创始人赵廷是天津武清人,少时家境困顿,赵廷又是家中长子,十二三岁时便被父母送到北京东四牌楼一家鞋店做学徒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天资聪颖又勤奋好学的赵廷很快有了做鞋的好手艺。跟着老师傅做活的时候,他还留意保持与老主顾们的联系。一位将军十分欣赏赵廷的制鞋手艺和经营头脑,于是便与赵廷合计在皇城根开一家制鞋铺。将军出资万两白银,赵廷出资千两白银,清咸丰三年(1853年),内联升鞋铺便在东交民巷创立了。

  当时的东交民巷是官宦衙门的集聚地——宗人府、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鸿胪寺、钦天监、太医院等都在这里。赵廷认为,要在东交民巷站稳脚跟,就得在“坐轿人”身上打主意。通过与官员的接触,赵廷得知官员们对现有制作朝靴的店铺颇有不满。于是,赵廷决定专做朝靴。

  “内联升”这三个字的含义也深受官场人士喜爱。“内”,指大内宫廷;“联升”,意为穿上本店制作的靴鞋,可以官运亨通,连升三级。内联升在短时间内名声大噪。

  当时,朝廷文武大员穿的是内联升做的朝靴,清朝末代皇帝登基坐殿,穿的也是内联升做的龙靴。如今,在内联升大栅栏总店三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厅中陈列了一双清代朝靴,鞋底厚达32层,但厚而不重,黑缎子做鞋面,缎面厚、色泽黑亮,久穿不起毛,如果沾了尘土,用大绒鞋擦轻轻刷打,一会儿便又干净又闪亮。这样的朝靴穿着舒适、轻巧,走路无声无息,看上去既稳重又气派。“脚踩内联升”,穿鞋人也享受到了手工制作的精致与舒适。

  随着口碑相传,来内联升选购或者定制朝靴的官员越来越多。有证可考的中国第一本“商业VIP客户档案”诞生了。为了提高内联升对达官贵人们的服务质量,赵廷将官员们的靴鞋尺寸、订做式样、籍贯、住址,甚至特殊爱好都一一整理登记在册,取名《履中备载》。此后,只要官员们需要靴鞋,只需派人到内联升通报一声,内联升自会做好送到府上。可以说,内联升与《履中备载》开启了中国商业高级定制的先河。

  对每一双鞋“较真”

  1911年的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也给了内联升致命一击,它引以为傲的朝靴没人穿了。为了转型,内联升推出了一款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产品——千层底手工布鞋,这也是内联升延续至今的特色产品。

  内联升千层底的传统手工艺有“一高四多”的特点——工艺要求高、多达上百道的制作工序、纳底的花样多、绱鞋的绱法和样式多。2009年,内联升的千层底手工布鞋制作工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直到今天,这项技艺依然以师传徒、口传心授的方式来传承,学徒至少需三年半才能出师。内联升千层底布鞋的整个制作过程涉及90多道工序、近40个工具。其中,纳制鞋底是最为繁琐的一道工序。

  “您瞧这千层底,火柴盒大小的每平方寸都是81针,整整齐齐,横竖斜都成行,一丁点儿也不能乱。一双最普通的‘一字底’要纳2100针,‘十字底’就是4200针。”内联升千层底布鞋制作工艺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何凯英表示,内联升千层底布鞋的制作对工艺的要求很严格。每次绱鞋,何凯英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数小时,一针一线皆有章法。身为传承人,何凯英想到更多的是责任,他说:“绝不能让文化遗产在我们手上遗失。”

  北京内联升鞋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程旭也有同样的感悟。内联升的千层底布鞋制作工艺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后,他喜忧参半。“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是一种荣誉,说明我们的技术有独创性,历史久远,但这同时也说明了我们的技艺面临着失传的可能性。”在程旭看来,保护传统技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真正活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将它日常化、大众化。“我们既要保护传统的技艺,同时从产品设计开发的角度来说,也要研发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

  就在2013年,字号创立160年的时候,内联升在恭王府举办了一场时尚发布秀,脸谱、民族、水墨、狂野等主题系列产品登上了T台。这场发布秀的近百款新品,与庄重的建筑背景相辉映,向观众呈现了传统工艺与时尚艺术相结合的视觉盛宴。“内联升与恭王府有着深厚的渊源。《履中备载》中记录的第一位‘VIP客户’,就是当时恭王府的主人恭亲王奕。”程旭说。

  平衡传承与创新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东风唤醒了中国经济的活力,也给内联升带来了新一轮挑战——在与皮鞋、运动鞋等主流产品的竞争中,手工布鞋逐渐被边缘化成小众产品,被视为“工艺品”。

  “以前,每家老人都会做鞋。但改革开放后,机械化生产效率高、成本低,民间手工做鞋就显得有些落伍,而且布鞋相对于皮鞋、胶鞋来说不耐穿、怕水。”程旭分析说。

  为了赶上市场大潮,内联升也曾尝试过生产运动鞋、皮鞋,但是做出的产品既没特色,也没有效率。在十多年的磕磕绊绊与市场低迷后,2000年初,进行了国企改制之后的内联升终于明确了自己的经营方向——回归到以手工布鞋为主打产品的经营模式上来。“我们面向的仍然是中高端市场,为公务员、公职人员、学者,以及演艺界人士生产布鞋,在工艺上做出特色。”

  改制后,内联升的另一个重大决定是推进企业信息化建设。从2003年开始,内联升逐步引入信息化管理系统,在2009年建成了企业整体的信息化系统。信息化建设不仅让内联升的经营与管理更规范,也为其发展电子商务提供了条件。“2008年,内联升在升级网站时,我们注意到大量经销商客户开始做网店,于是慢慢开始留意梳理这些做电商的经销商信息。”程旭介绍说,在进行网店情况调研后,内联升制定了一些规范电商活动的制度,包括经销价格统一制、网店授权制、保证金制度等。2010年,内联升在官网上开辟出了单独的购物商城门户网站——尚履商城。

  实体店的客流、消费者结构、偏好相对固定,线上则多为给自己和长辈购买的年轻人,因而实体店产品以经典款为主,网店产品结构在经典的基础上,以潮流、时尚的款式为主打。“现在我们的网上商城一年的销售额大概是100多万元,但维护费用很少,大概只有一两万元。”程旭说。

  同时,内联升的官网和线下会员系统已经打通,天猫旗舰店也已开通。顾客只要在内联升定制鞋,就可以直接成为VIP会员,其相关信息也会被记录在“现代版《履中备载》”中。再次购买时,就无需提供自己的鞋码,直接从中提取。目前内联升的“现代版《履中备载》”已收录近万名会员,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数据营销模式。

  2011年开始,内联升相继在京东商城等几大电商平台上陆续开设了旗舰店,这成为了它开拓市场的又一“利器”。

  内联升还越来越时尚,先后推出80多款文创主题系列商品。无论是与故宫合作推出的探花系列鞋,与上海迪士尼乐园合作推出的迪士尼主题时尚布鞋,与国家博物馆联手推出的生命之树、飞鸟春秋等多款布鞋,或是与芬兰的罗威欧公司合作推出的愤怒的小鸟主题手工布鞋,都广受好评。

  最让程旭难忘的,还是《大鱼海棠》系列。“在20167月动画电影《大鱼海棠》首映时,我们跟相关企业进行了IP授权合作,在天猫上推出了《大鱼海棠》系列布鞋。仅在众筹阶段,我们就实现40万元的销售额,在当时《大鱼海棠》衍生品中排第一位。”程旭苦笑说,“后来还是被超越了,内联升是手工生产,生产能力有限,没法再接更多订单。在内容创新上取得了好成绩,但一针一线的手工活如何满足消费者量的需求,是我们面临的又一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