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化 >> 正文

传承汉宫花的年轻人

2019-03-11      撰文 本刊记者 周晨亮 摄影 本刊记者 秦斌

  • QINB5619.jpg

    汉宫花源自汉代女红,是以真丝织物为主,辅以 棉、麻、布,集染、剪、折、捏、塑、拼等手法综合一体的手工艺。汉宫花有丝绸的光泽,既有工笔画的细腻,又有国画的意境以及不可复制的唯一性,是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艺术品种。

  • QINB5538.jpg

    “80后”汉宫花传承人胡玲在展示汉宫花制作工艺。

  • QINB5415.jpg

    胡玲作品《秋晓》(局部)。

  • QINB5611.jpg

    汉宫花作品均为纯手工制成,为了更好地还原花瓣轻盈飘逸之美,必须用每米不超过几克重的薄真丝制作,细小到花蕊和花粉都需要用画笔一层层进行人工上色。

  • QINB5572.jpg

  • QINB5573.jpg

< >
    胡玲说:“汉宫花这门技艺从初创,到盛行,再到少有人问津,历经了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材料稀缺、工艺耗时,做的人越来越少。正是由于那些一直喜好这门手艺的老艺人们的坚守,才使得这门技艺得以流传至今。希望可以把这项中国传统技艺延续下去。” 
    一片片雪白的真丝小方布在灵巧的双手的捏折修剪下,化身成一朵朵美丽灵动的花朵……端坐于工作台前的年轻人,一身中式改良长衫,长发飘飘,手指纤长,大大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 指尖的手工花——活脱一位穿越而来的古代仕女。

  不一会儿,一朵栩栩如生的樱花制作完成。这就是汉宫花。”

  说话的人名叫胡玲,是目前国内汉宫花技法唯一的一位 80后”传承人。她一边制作着手中的汉宫花,一边将自己与汉宫花的故事娓娓道来。

   

  几近消失的传统手工艺

  1982年出生的胡玲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出身的她做过十多年的服装高级定制工作,有着丰富的绘图和立体裁剪经验。

  2015年,在一次“非遗手工课”上,胡玲偶然被一幅由真丝布料做成的《花卉图》吸引。“就觉得那花做得也太逼真了,当时还不知道这就是汉宫花。”后来,胡玲终于认识了这幅图的作者—林秀蓁。

  曾在北京工艺美术厂工作了20多年的林秀蓁如今年已近古稀。她擅长景泰蓝掐丝工艺和宫廷堆绣技术。20世纪90年代,林秀蓁在工作中无意间听人提起了汉宫花,并由此结识了当时国内唯一会制作汉宫花的王福龄老人。王福龄老人也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师传于一位曾是清廷宫女的美术老师,是最接近汉宫花古老传统技艺的继承人。

  王福龄在继承清折花工艺的基础上,还将绘画技法运用 到作品中,把不宜用丝绫表现的东西用笔画出,如江中的小船、戴斗笠的渔翁、远景的垂柳等,近物则仍用折花方法表现, 使作品有了国画的意境,这便是汉宫花折棉工艺画。她在用料上也有改革,除丝绫以外,辅以棉、麻、木、纸等材料。20世纪70年代,王福龄的作品被当时国家轻工业部工艺美术研究所专家鉴定为:“此工艺为已经失传的古老艺术,文史资料有此品种,但建国以后从未出现过。”

  20世纪90年代,全国工艺美术大师霍铁军曾将此工艺命名为“帛雕”,使用几年后又恢复它的历史本名—汉宫花。

  作为王福龄学生中唯一坚持没放弃的技艺传承人,林秀蓁在王福龄真传基础上,把自己擅长的景泰蓝和堆绣技法融入到汉宫花手艺中来,超越并丰富了此前的工艺,给古老的汉宫花手工艺赋予了大众审美的新鲜元素。

  胡玲是林秀蓁的五位学生中最年轻的一位。“通过观察生活,融入作品,静下心来,创作好作品,别让这门老手艺失传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汉宫花是中国的传统工艺。”正是因为林秀蓁的这句叮嘱,胡玲立志要把汉宫花这千年手工技法发扬光大。

   

  汉宫花的流传

  汉宫花源自汉代女红,是以真丝织物为主,辅以棉、麻、布,集染、剪、折、捏、塑、拼等手法综合一体的手工艺。因其材料高贵、做工复杂,历史上只在宫廷中传续,历经不断发展演变,终以画品的形式固定沿袭至明清。但万变不离其宗,独特的捏折技艺是其魅力所在。

  早在宋代,日本人就将此精巧技艺在江户时期大量推广,成为当时歌舞伎艺人的必备装饰物。

  据胡玲介绍,经常有购买者将汉宫花与细工花混淆,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用料和手工。汉宫花必须用每米不超过几克 重的薄真丝手工制作,这样才能更好地还原出花瓣轻盈飘逸 之美,而细工花则一般采用“流水线作业”,缺少一些灵韵之美。此外,不像细工花的花蕊大都由标准合金配件制成,汉宫花则全部纯手工制成,细小到花蕊和花粉也是由真丝制成并 用画笔把植物染料一层一层人工上色。“所以,汉宫花就和大自然中的花朵一样,没有两朵是完全一样的。”胡玲说。

  胡玲至今还记得林秀蓁老师在给她们上课时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汉宫花历经数千年的演变,折花的技艺永远不变。”中国丝绸特有的光泽、柔软,加之独具特色的制作方法,形成汉宫花制作出的花卉生动活泼、禽鸟细腻逼真的画面,如同一幅浮雕式的丝质工笔画,带给人们全新的艺术享受。

   

  以梦为马不负芳华

  2015年正式学习汉宫花至今,胡玲在这项技艺的研究上也加入了自己的突破与创新。

  通过大量的阅读与研究,胡玲发现在汉宫花作品中,传统花卉题材大多寓意吉祥,如莲花表示纯洁、牡丹表示富贵、松鹤延年表示长寿……“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是当时装饰图 案的主流,反映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流传至今,说明了这些作品具有极强的艺术生命力。于是,胡玲专门买来一只大公鸡,放在家里的阳台每天观察。通过观察,她发现公鸡的羽毛也有着丝绸织物的光泽感和轻盈性,以汉宫花的方式创作一幅禽鸟题材的作品应该不是问题。于是,经过7个多月的创意创作,她带着汉宫花作品《秋晓》第一次走出家门,参加了2018年“工美杯”北京传统工艺美术大赛。

  胡玲回忆道:“当时自己心里也没底,真的就是抱着学习交流的目的准备‘一日游’的。”

  《秋晓》这幅作品以鸡为主题设计创作,构图采用了秋天盛开的小菊花(北京市市花之一),雄鸡高昂鸣叫,象征着忠诚与真挚,母鸡神态祥和,象征着体贴与慈爱,几只小鸡活泼可爱,整体构成一副吉祥和谐的温馨画面。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胡玲获悉自己的作品居然获奖 了,虽然只是优秀奖,但她觉得这对汉宫花这门工艺来说,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

   “我们坚持重现这门快被人们遗忘的技艺,把它独特的美展示在当代世人面前,如今还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肯定,这让我觉得守护和弘扬这门古老技艺的意义重大。”

  说到未来的打算,胡玲说:“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可能就是能看着汉宫花申遗成功吧,目前老师和我们几个学生一直在收集整理这方面的各种资料。希望能多做一些精品出来,争取 两年内能办个汉宫花精品展,扩大汉宫花的影响力。”   

上一页

下一页

传承汉宫花的年轻人

2019-03-11      撰文 本刊记者 周晨亮 摄影 本刊记者 秦斌

    胡玲说:“汉宫花这门技艺从初创,到盛行,再到少有人问津,历经了不同的历史时期。由于材料稀缺、工艺耗时,做的人越来越少。正是由于那些一直喜好这门手艺的老艺人们的坚守,才使得这门技艺得以流传至今。希望可以把这项中国传统技艺延续下去。” 
    一片片雪白的真丝小方布在灵巧的双手的捏折修剪下,化身成一朵朵美丽灵动的花朵……端坐于工作台前的年轻人,一身中式改良长衫,长发飘飘,手指纤长,大大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 指尖的手工花——活脱一位穿越而来的古代仕女。

  不一会儿,一朵栩栩如生的樱花制作完成。这就是汉宫花。”

  说话的人名叫胡玲,是目前国内汉宫花技法唯一的一位 80后”传承人。她一边制作着手中的汉宫花,一边将自己与汉宫花的故事娓娓道来。

   

  几近消失的传统手工艺

  1982年出生的胡玲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出身的她做过十多年的服装高级定制工作,有着丰富的绘图和立体裁剪经验。

  2015年,在一次“非遗手工课”上,胡玲偶然被一幅由真丝布料做成的《花卉图》吸引。“就觉得那花做得也太逼真了,当时还不知道这就是汉宫花。”后来,胡玲终于认识了这幅图的作者—林秀蓁。

  曾在北京工艺美术厂工作了20多年的林秀蓁如今年已近古稀。她擅长景泰蓝掐丝工艺和宫廷堆绣技术。20世纪90年代,林秀蓁在工作中无意间听人提起了汉宫花,并由此结识了当时国内唯一会制作汉宫花的王福龄老人。王福龄老人也是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师传于一位曾是清廷宫女的美术老师,是最接近汉宫花古老传统技艺的继承人。

  王福龄在继承清折花工艺的基础上,还将绘画技法运用 到作品中,把不宜用丝绫表现的东西用笔画出,如江中的小船、戴斗笠的渔翁、远景的垂柳等,近物则仍用折花方法表现, 使作品有了国画的意境,这便是汉宫花折棉工艺画。她在用料上也有改革,除丝绫以外,辅以棉、麻、木、纸等材料。20世纪70年代,王福龄的作品被当时国家轻工业部工艺美术研究所专家鉴定为:“此工艺为已经失传的古老艺术,文史资料有此品种,但建国以后从未出现过。”

  20世纪90年代,全国工艺美术大师霍铁军曾将此工艺命名为“帛雕”,使用几年后又恢复它的历史本名—汉宫花。

  作为王福龄学生中唯一坚持没放弃的技艺传承人,林秀蓁在王福龄真传基础上,把自己擅长的景泰蓝和堆绣技法融入到汉宫花手艺中来,超越并丰富了此前的工艺,给古老的汉宫花手工艺赋予了大众审美的新鲜元素。

  胡玲是林秀蓁的五位学生中最年轻的一位。“通过观察生活,融入作品,静下心来,创作好作品,别让这门老手艺失传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汉宫花是中国的传统工艺。”正是因为林秀蓁的这句叮嘱,胡玲立志要把汉宫花这千年手工技法发扬光大。

   

  汉宫花的流传

  汉宫花源自汉代女红,是以真丝织物为主,辅以棉、麻、布,集染、剪、折、捏、塑、拼等手法综合一体的手工艺。因其材料高贵、做工复杂,历史上只在宫廷中传续,历经不断发展演变,终以画品的形式固定沿袭至明清。但万变不离其宗,独特的捏折技艺是其魅力所在。

  早在宋代,日本人就将此精巧技艺在江户时期大量推广,成为当时歌舞伎艺人的必备装饰物。

  据胡玲介绍,经常有购买者将汉宫花与细工花混淆,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用料和手工。汉宫花必须用每米不超过几克 重的薄真丝手工制作,这样才能更好地还原出花瓣轻盈飘逸 之美,而细工花则一般采用“流水线作业”,缺少一些灵韵之美。此外,不像细工花的花蕊大都由标准合金配件制成,汉宫花则全部纯手工制成,细小到花蕊和花粉也是由真丝制成并 用画笔把植物染料一层一层人工上色。“所以,汉宫花就和大自然中的花朵一样,没有两朵是完全一样的。”胡玲说。

  胡玲至今还记得林秀蓁老师在给她们上课时反复强调的一句话:“汉宫花历经数千年的演变,折花的技艺永远不变。”中国丝绸特有的光泽、柔软,加之独具特色的制作方法,形成汉宫花制作出的花卉生动活泼、禽鸟细腻逼真的画面,如同一幅浮雕式的丝质工笔画,带给人们全新的艺术享受。

   

  以梦为马不负芳华

  2015年正式学习汉宫花至今,胡玲在这项技艺的研究上也加入了自己的突破与创新。

  通过大量的阅读与研究,胡玲发现在汉宫花作品中,传统花卉题材大多寓意吉祥,如莲花表示纯洁、牡丹表示富贵、松鹤延年表示长寿……“图必有意,意必吉祥”是当时装饰图 案的主流,反映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流传至今,说明了这些作品具有极强的艺术生命力。于是,胡玲专门买来一只大公鸡,放在家里的阳台每天观察。通过观察,她发现公鸡的羽毛也有着丝绸织物的光泽感和轻盈性,以汉宫花的方式创作一幅禽鸟题材的作品应该不是问题。于是,经过7个多月的创意创作,她带着汉宫花作品《秋晓》第一次走出家门,参加了2018年“工美杯”北京传统工艺美术大赛。

  胡玲回忆道:“当时自己心里也没底,真的就是抱着学习交流的目的准备‘一日游’的。”

  《秋晓》这幅作品以鸡为主题设计创作,构图采用了秋天盛开的小菊花(北京市市花之一),雄鸡高昂鸣叫,象征着忠诚与真挚,母鸡神态祥和,象征着体贴与慈爱,几只小鸡活泼可爱,整体构成一副吉祥和谐的温馨画面。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胡玲获悉自己的作品居然获奖 了,虽然只是优秀奖,但她觉得这对汉宫花这门工艺来说,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情。

   “我们坚持重现这门快被人们遗忘的技艺,把它独特的美展示在当代世人面前,如今还得到了专业人士的肯定,这让我觉得守护和弘扬这门古老技艺的意义重大。”

  说到未来的打算,胡玲说:“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可能就是能看着汉宫花申遗成功吧,目前老师和我们几个学生一直在收集整理这方面的各种资料。希望能多做一些精品出来,争取 两年内能办个汉宫花精品展,扩大汉宫花的影响力。”   

  • QINB5619.jpg

    汉宫花源自汉代女红,是以真丝织物为主,辅以 棉、麻、布,集染、剪、折、捏、塑、拼等手法综合一体的手工艺。汉宫花有丝绸的光泽,既有工笔画的细腻,又有国画的意境以及不可复制的唯一性,是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艺术品种。

  • QINB5538.jpg

    “80后”汉宫花传承人胡玲在展示汉宫花制作工艺。

  • QINB5415.jpg

    胡玲作品《秋晓》(局部)。

  • QINB5611.jpg

    汉宫花作品均为纯手工制成,为了更好地还原花瓣轻盈飘逸之美,必须用每米不超过几克重的薄真丝制作,细小到花蕊和花粉都需要用画笔一层层进行人工上色。

  • QINB5572.jpg

  • QINB557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