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摄影 >> 正文

[影像力]:十年 • 心象

2016-12-24      董芳

  • 刷僧房的四位小僧人(2006年拍摄于云南)

    刷僧房的四位小僧人(2006年拍摄于云南)

  • 风雪中等待法会的藏族信众(2007年拍摄于甘肃)

    风雪中等待法会的藏族信众(2007年拍摄于甘肃)

  • 练习跳法舞的小僧侣(2006年拍摄于四川)

    练习跳法舞的小僧侣(2006年拍摄于四川)

  • 背木板的妇女们(2005年拍摄于四川)

    背木板的妇女们(2005年拍摄于四川)

< >

2014年开始,《心象·杨延康藏地摄影原作展》从拉萨出发,先后来到台北、西宁、郑州、北京、深圳、昆明、大连等地。展览没有特定的场次和地点安排,只要有朋友邀请,杨延康就带着他的作品去分享交流。展出作品由80幅黑白影像组成,生动呈现了藏地信仰与藏地生活——这是杨延康历时十余年行走藏地的心力之作。

十年磨一剑,用这句话来形容杨延康的这组作品非常合适。

1992年到2001年的近十年间,杨延康深入中国西北地区,用镜头记录了当地人对天主教的信仰,其创作的《乡村天主教》系列作品在摄影界引发了不小的震动。2004年,《乡村天主教》在平遥国际摄影节展出;2005年,该系列作品获得德国亨利·南恩传媒大奖

2003年,杨延康再次背起相机踏上征途,开始了对藏传佛教题材的拍摄。在2003年至2014年期间,他行走于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藏族群众居住区,与藏族兄弟同吃住,与僧侣交朋友,关注藏族群众生活与信仰的点点滴滴。十余年间他共用掉了两千多卷胶卷,拍摄了7.5万余幅作品,并从中选出80幅自己最满意的作品进行巡展。

在很多人心中,藏地世界显得奇异、神圣而又陌生;在杨延康的镜头里,那里的一切却显得活泼、亲切而又有趣。杨延康不是一个外来的窥视者,而是生活在当地人中间,是耐心而坚定的记录者。有评论认为,正因为如此,观者才有幸看到了在僧舍伸出手臂接雨的喇嘛对甘霖普洒的欣喜;看到了刷洗僧房的四位僧人在苍穹之下休憩的安适与自在;看到了喂山鸡的僧人与动物平等一如、友善相处的和睦;看到了感恩马的妇女真挚的情怀……

杨延康朴素、精致而又不事张扬的影像,把观者与那片神秘的世界一下子拉近了。亲切、感人、透明的画面诠释着人性的温淳、宽厚、慈善与虔敬。

“‘心象即灵魂的影子。杨延康表示,十年的藏地拍摄,自己用磕长头般的信念去忠诚于影像艺术,希望不去表面地解读藏地,而是在发展变化中的当下,用信仰之绳去平静地系上一个心结,真正领悟摄影的价值和意义。

著名批评家顾铮评价,杨延康的《心象》系列是当代西藏摄影中无可置疑的优秀作品。他说:我们从他的这些照片发现,纪实摄影并不只是再现,同时也在超越具体的现实性而达成某种精神性。

20152月,杨延康又开始了他的第三部宗教题材作品的拍摄:中国西北部的伊斯兰教。

又一个十年,杨延康继续不断行走,感受温暖和充实,参悟信仰带给人的感恩和敬畏。杨延康表示:生命的旅程中,我用摄影来救赎自己。

上一页

下一页

[影像力]:十年 • 心象

2016-12-24      董芳

  • 刷僧房的四位小僧人(2006年拍摄于云南)

    刷僧房的四位小僧人(2006年拍摄于云南)

  • 风雪中等待法会的藏族信众(2007年拍摄于甘肃)

    风雪中等待法会的藏族信众(2007年拍摄于甘肃)

  • 练习跳法舞的小僧侣(2006年拍摄于四川)

    练习跳法舞的小僧侣(2006年拍摄于四川)

  • 背木板的妇女们(2005年拍摄于四川)

    背木板的妇女们(2005年拍摄于四川)


2014年开始,《心象·杨延康藏地摄影原作展》从拉萨出发,先后来到台北、西宁、郑州、北京、深圳、昆明、大连等地。展览没有特定的场次和地点安排,只要有朋友邀请,杨延康就带着他的作品去分享交流。展出作品由80幅黑白影像组成,生动呈现了藏地信仰与藏地生活——这是杨延康历时十余年行走藏地的心力之作。

十年磨一剑,用这句话来形容杨延康的这组作品非常合适。

1992年到2001年的近十年间,杨延康深入中国西北地区,用镜头记录了当地人对天主教的信仰,其创作的《乡村天主教》系列作品在摄影界引发了不小的震动。2004年,《乡村天主教》在平遥国际摄影节展出;2005年,该系列作品获得德国亨利·南恩传媒大奖

2003年,杨延康再次背起相机踏上征途,开始了对藏传佛教题材的拍摄。在2003年至2014年期间,他行走于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藏族群众居住区,与藏族兄弟同吃住,与僧侣交朋友,关注藏族群众生活与信仰的点点滴滴。十余年间他共用掉了两千多卷胶卷,拍摄了7.5万余幅作品,并从中选出80幅自己最满意的作品进行巡展。

在很多人心中,藏地世界显得奇异、神圣而又陌生;在杨延康的镜头里,那里的一切却显得活泼、亲切而又有趣。杨延康不是一个外来的窥视者,而是生活在当地人中间,是耐心而坚定的记录者。有评论认为,正因为如此,观者才有幸看到了在僧舍伸出手臂接雨的喇嘛对甘霖普洒的欣喜;看到了刷洗僧房的四位僧人在苍穹之下休憩的安适与自在;看到了喂山鸡的僧人与动物平等一如、友善相处的和睦;看到了感恩马的妇女真挚的情怀……

杨延康朴素、精致而又不事张扬的影像,把观者与那片神秘的世界一下子拉近了。亲切、感人、透明的画面诠释着人性的温淳、宽厚、慈善与虔敬。

“‘心象即灵魂的影子。杨延康表示,十年的藏地拍摄,自己用磕长头般的信念去忠诚于影像艺术,希望不去表面地解读藏地,而是在发展变化中的当下,用信仰之绳去平静地系上一个心结,真正领悟摄影的价值和意义。

著名批评家顾铮评价,杨延康的《心象》系列是当代西藏摄影中无可置疑的优秀作品。他说:我们从他的这些照片发现,纪实摄影并不只是再现,同时也在超越具体的现实性而达成某种精神性。

20152月,杨延康又开始了他的第三部宗教题材作品的拍摄:中国西北部的伊斯兰教。

又一个十年,杨延康继续不断行走,感受温暖和充实,参悟信仰带给人的感恩和敬畏。杨延康表示:生命的旅程中,我用摄影来救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