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摄影 >> 正文

[影像力]:一切像皆为心像——李剑的《我的多斯达尼》

2016-12-25      

  • 2014年12月28日,北京牛街礼拜寺的薛天利大阿訇。

  • 2015年7月3日,北京前门清真寺,一位在斋月里独自礼拜的年轻人。

  • 2014年10月3日,吉林省吉林市,一位在独自礼拜的老人。

  • 2015年6月13日,北京牛街礼拜寺望月楼

  • 2015年7月13日,北京南下坡清真寺,读《古兰经》的女孩。

< >

  

著名的“区域曝光法”的创始人安塞尔·亚当斯曾经说过:“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和爱过的人。”

由于历史和宗教原因,中国伊斯兰教经堂语中有很多源自波斯语音译的名词或称谓,“多斯达尼”就是其中之一。这个词原意为“朋友”,在中国演化为“教友”“有共同信仰的人”。“多斯达尼”是复数称谓,单数称谓为“多斯弟”(朵斯提)。

中国穆斯林之间多以此语互称,以表示穆斯林身份和团结友爱之情。

李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穆斯林家庭,从十岁起玩起了照相机。从小对摄影的熟识让他有了独特的记日记方式——“图片日记”。20131120日,李剑开始了“手机摄影365”的拍摄计划。用手机摄影记录日常生活,李剑更是得心应手。

作为穆斯林,李剑每周五会到清真寺参加主麻日(阿拉伯语音译,聚礼的意思)的礼拜。由于手机拍摄的便利性,李剑实现了单反相机无法达到的角度,记录了主麻时的场景和人们的举止。他在出差时也会去所在城市的清真寺拍摄建筑或礼拜的场景。于是《我的多斯达尼》主题摄影作品便逐渐诞生了。

随着时间的延展,中国穆斯林的生活成为了李剑每周必拍摄的题材之一。拍摄的内容不仅仅局限于每周的主麻日,也涵盖了斋月、开斋节、古尔邦节、圣纪、盖德尔夜、阿舒拉日以及穆斯林婚礼、葬礼等穆斯林独有的节日和风俗场景。

近四年的时间里,李剑先后拍摄了北京、河南、河北、宁夏、甘肃、吉林、辽宁、山西、湖北、澳门等地近百座清真寺的建筑和超过3千幅中外穆斯林参加宗教仪式和生活的场景。

因为了解穆斯林,所以李剑明白礼拜过程中每个细节和动作的意义,例如礼拜中站着和跪着的人们的区别,又例如三个不同形状帽子并排放在一起的含义。他通过拍摄这些具象来表达自己的心像。李剑说,在《我的多斯达尼》系列中,他最爱拍摄老人和孩子,老人代表传承,孩子代表希望。

在采访中,李剑说:“中国的清真寺超过3万座,穆斯林主要有10个少数民族、人口2000余万。作为生活在中国的穆斯林,源于对伊斯兰文化的认知和民族自豪感,《我的多斯达尼》这个主题摄影应该说才刚刚开始。客观记录中国穆斯林在历史长河中一个节点的真实生活,是我坚持拍摄下去的动力和目标。”  

 

上一页

下一页

[影像力]:一切像皆为心像——李剑的《我的多斯达尼》

2016-12-25      

  • 2014年12月28日,北京牛街礼拜寺的薛天利大阿訇。

  • 2015年7月3日,北京前门清真寺,一位在斋月里独自礼拜的年轻人。

  • 2014年10月3日,吉林省吉林市,一位在独自礼拜的老人。

  • 2015年6月13日,北京牛街礼拜寺望月楼

  • 2015年7月13日,北京南下坡清真寺,读《古兰经》的女孩。

  

著名的“区域曝光法”的创始人安塞尔·亚当斯曾经说过:“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和爱过的人。”

由于历史和宗教原因,中国伊斯兰教经堂语中有很多源自波斯语音译的名词或称谓,“多斯达尼”就是其中之一。这个词原意为“朋友”,在中国演化为“教友”“有共同信仰的人”。“多斯达尼”是复数称谓,单数称谓为“多斯弟”(朵斯提)。

中国穆斯林之间多以此语互称,以表示穆斯林身份和团结友爱之情。

李剑出生在一个传统的穆斯林家庭,从十岁起玩起了照相机。从小对摄影的熟识让他有了独特的记日记方式——“图片日记”。20131120日,李剑开始了“手机摄影365”的拍摄计划。用手机摄影记录日常生活,李剑更是得心应手。

作为穆斯林,李剑每周五会到清真寺参加主麻日(阿拉伯语音译,聚礼的意思)的礼拜。由于手机拍摄的便利性,李剑实现了单反相机无法达到的角度,记录了主麻时的场景和人们的举止。他在出差时也会去所在城市的清真寺拍摄建筑或礼拜的场景。于是《我的多斯达尼》主题摄影作品便逐渐诞生了。

随着时间的延展,中国穆斯林的生活成为了李剑每周必拍摄的题材之一。拍摄的内容不仅仅局限于每周的主麻日,也涵盖了斋月、开斋节、古尔邦节、圣纪、盖德尔夜、阿舒拉日以及穆斯林婚礼、葬礼等穆斯林独有的节日和风俗场景。

近四年的时间里,李剑先后拍摄了北京、河南、河北、宁夏、甘肃、吉林、辽宁、山西、湖北、澳门等地近百座清真寺的建筑和超过3千幅中外穆斯林参加宗教仪式和生活的场景。

因为了解穆斯林,所以李剑明白礼拜过程中每个细节和动作的意义,例如礼拜中站着和跪着的人们的区别,又例如三个不同形状帽子并排放在一起的含义。他通过拍摄这些具象来表达自己的心像。李剑说,在《我的多斯达尼》系列中,他最爱拍摄老人和孩子,老人代表传承,孩子代表希望。

在采访中,李剑说:“中国的清真寺超过3万座,穆斯林主要有10个少数民族、人口2000余万。作为生活在中国的穆斯林,源于对伊斯兰文化的认知和民族自豪感,《我的多斯达尼》这个主题摄影应该说才刚刚开始。客观记录中国穆斯林在历史长河中一个节点的真实生活,是我坚持拍摄下去的动力和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