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摄影 >> 正文

[镜头中的新疆]:吾买尔·卡德尔的葡萄熟了

2016-12-28      撰文 本刊记者 王佳音摄影 本刊记者 秦斌

  • 葡萄园里,几名维吾尔族妇女用剪刀小心地将葡萄剪下。

    离别在即,加德纳(左)和香儿(中)、福仔依依不舍。三人在树下相约:“等战争结束,一定要重新相聚在这里!”可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一分别,就是一生。 摄影 王蕴聪

  • 葡萄晾晒房内,人们分工协作将葡萄放上晾架。

    葡萄晾晒房内,人们分工协作将葡萄放上晾架。

  • 新采摘下来的葡萄经过清洗后,挂到通风的室内晾架晾晒。

    新采摘下来的葡萄经过清洗后,挂到通风的室内晾架晾晒。

  • 晾房内,葡萄被整齐地挂在架子上等待被晾干出售。

    晾房内,葡萄被整齐地挂在架子上等待被晾干出售。

  • 吾买尔·卡德尔的妻子端上亲手做的拉条子,招待来帮工的人们。

    吾买尔·卡德尔的妻子端上亲手做的拉条子,招待来帮工的人们。

< >

 

提起吐鲁番,人们总会想到《西游记》里唐僧取经路上的火焰山,还有那曲耳熟能详的《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走进吐鲁番,随处可见高低错落的晾房,挂满一串串果实的葡萄架;扑鼻而来的,是葡萄熟了的酸酸甜甜的香气。

第一次见到吾买尔·卡德尔,是在他们家的葡萄晾房门口。看到我们,他健步迎了上来,伸出右手想握个手,接着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看我这手。不好意思了。”这是一双粗壮的手,上面留着葡萄汁干了的痕迹。说话的人声音洪亮,紫红的肤色,健硕的身姿,眉宇间流露的是坚毅、朴实和岁月的沧桑。

我们到达的时候,正好是吾买尔·卡德尔家晾晒葡萄的繁忙季节。他忙着把一筐筐摘好的葡萄搬进晾房,小儿子和另外两名帮工的妇女负责把一串串葡萄挂到搭好的架子上。他指着已经晒好的一串葡萄干笑着说:“你们随便吃。”

今年58岁的吾买尔·卡德尔有三个儿子。小儿子在乌鲁木齐的一家物流公司上班,恰逢古尔邦节,他就提前请了假回到家里帮忙。一说起儿子,吾买尔·卡德尔一脸幸福又骄傲的表情:“我有三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是大学生。他们没有像我一样只当农民,都出去见了世面。”

临近午饭时间,吾买尔·卡德尔宣布收工,邀请我们一起去他的家。他的家在吐鲁番市亚尔乡乡政府的对面,一进院门就能看到缀满葡萄的葡萄架,院子里放着一张约3米长、2米宽的大木板床。房子由四大间联排构成,最边上的一间是餐厅,金色印花的墙壁,实木的餐桌,环境毫不亚于高档餐厅。吾买尔·卡德尔介绍说,古尔邦节时一家人会在这里聚餐。

听说来了客人,正在准备午饭的妻子忙着冲茶递水,吾买尔·卡德尔拿出储藏的马奶葡萄,用自来水冲了冲递给我们。

吾买尔·卡德尔给我们讲述起自己的故事。他年轻时曾给别人开了十几年货车,后来用攒下来的钱开了一间小商店,却被一场大火烧得精光,损失了一百多万元。无奈之下,东拼西凑借钱做起了晾晒葡萄干的生意。他最自豪的事是,凭借卖葡萄干供三个孩子读完大学。关于其中的辛苦,他却不愿多提,只是说,自己最怕的事情是生病。“十几年间,我没去过一次医院,实在难受得不行,就在家里躺着休息一天,第二天继续干活。”

当吾买尔·卡德尔和我们聊天时,妻子在另一边把揉好的面熟练地拉成一根根面条,把豇豆、羊肉、西红柿、青椒切好,准备下锅翻炒。

吾买尔·卡德尔一时兴起,还拿起心爱的艾捷克演奏起来,那股子高兴劲儿溢于言表。   

上一页

下一页

[镜头中的新疆]:吾买尔·卡德尔的葡萄熟了

2016-12-28      撰文 本刊记者 王佳音摄影 本刊记者 秦斌

  • 葡萄园里,几名维吾尔族妇女用剪刀小心地将葡萄剪下。

    离别在即,加德纳(左)和香儿(中)、福仔依依不舍。三人在树下相约:“等战争结束,一定要重新相聚在这里!”可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一分别,就是一生。 摄影 王蕴聪

  • 葡萄晾晒房内,人们分工协作将葡萄放上晾架。

    葡萄晾晒房内,人们分工协作将葡萄放上晾架。

  • 新采摘下来的葡萄经过清洗后,挂到通风的室内晾架晾晒。

    新采摘下来的葡萄经过清洗后,挂到通风的室内晾架晾晒。

  • 晾房内,葡萄被整齐地挂在架子上等待被晾干出售。

    晾房内,葡萄被整齐地挂在架子上等待被晾干出售。

  • 吾买尔·卡德尔的妻子端上亲手做的拉条子,招待来帮工的人们。

    吾买尔·卡德尔的妻子端上亲手做的拉条子,招待来帮工的人们。

 

提起吐鲁番,人们总会想到《西游记》里唐僧取经路上的火焰山,还有那曲耳熟能详的《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走进吐鲁番,随处可见高低错落的晾房,挂满一串串果实的葡萄架;扑鼻而来的,是葡萄熟了的酸酸甜甜的香气。

第一次见到吾买尔·卡德尔,是在他们家的葡萄晾房门口。看到我们,他健步迎了上来,伸出右手想握个手,接着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看我这手。不好意思了。”这是一双粗壮的手,上面留着葡萄汁干了的痕迹。说话的人声音洪亮,紫红的肤色,健硕的身姿,眉宇间流露的是坚毅、朴实和岁月的沧桑。

我们到达的时候,正好是吾买尔·卡德尔家晾晒葡萄的繁忙季节。他忙着把一筐筐摘好的葡萄搬进晾房,小儿子和另外两名帮工的妇女负责把一串串葡萄挂到搭好的架子上。他指着已经晒好的一串葡萄干笑着说:“你们随便吃。”

今年58岁的吾买尔·卡德尔有三个儿子。小儿子在乌鲁木齐的一家物流公司上班,恰逢古尔邦节,他就提前请了假回到家里帮忙。一说起儿子,吾买尔·卡德尔一脸幸福又骄傲的表情:“我有三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是大学生。他们没有像我一样只当农民,都出去见了世面。”

临近午饭时间,吾买尔·卡德尔宣布收工,邀请我们一起去他的家。他的家在吐鲁番市亚尔乡乡政府的对面,一进院门就能看到缀满葡萄的葡萄架,院子里放着一张约3米长、2米宽的大木板床。房子由四大间联排构成,最边上的一间是餐厅,金色印花的墙壁,实木的餐桌,环境毫不亚于高档餐厅。吾买尔·卡德尔介绍说,古尔邦节时一家人会在这里聚餐。

听说来了客人,正在准备午饭的妻子忙着冲茶递水,吾买尔·卡德尔拿出储藏的马奶葡萄,用自来水冲了冲递给我们。

吾买尔·卡德尔给我们讲述起自己的故事。他年轻时曾给别人开了十几年货车,后来用攒下来的钱开了一间小商店,却被一场大火烧得精光,损失了一百多万元。无奈之下,东拼西凑借钱做起了晾晒葡萄干的生意。他最自豪的事是,凭借卖葡萄干供三个孩子读完大学。关于其中的辛苦,他却不愿多提,只是说,自己最怕的事情是生病。“十几年间,我没去过一次医院,实在难受得不行,就在家里躺着休息一天,第二天继续干活。”

当吾买尔·卡德尔和我们聊天时,妻子在另一边把揉好的面熟练地拉成一根根面条,把豇豆、羊肉、西红柿、青椒切好,准备下锅翻炒。

吾买尔·卡德尔一时兴起,还拿起心爱的艾捷克演奏起来,那股子高兴劲儿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