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摄影 >> 正文

蒙古马 草原人的热爱

2018-03-09      撰文 顾佴彬;摄影 阿拉腾宝音

  • _35Z3771.jpg

  • BA9Y6464.jpg

< >

  蒙古马,产于蒙古高原,是一种十分古老的马种。它们曾作为成吉思汗大军的征战坐骑,创下无数赫赫战功。蒙古马吃苦耐劳,对恶劣气候有极强的适应性。久而久之,它们被赋予了坚忍不拔、一往无前的精神意义,成为草原上的图腾。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生活方式的改变,草原上曾一度出现蒙古马淡出牧民生活的趋势,这一现象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担忧——作为蒙古族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蒙古马的工作迫在眉睫,阿拉腾宝音就是积极推动者之一。

  阿拉腾宝音有着蒙古族汉子的高大身材,虽已入花甲之年,仍气度非凡。他出生于锡林郭勒大草原,年轻时经历牧区知青岁月,后在苏木(乡)、旗(县)和盟里工作,对草原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对草原,阿拉腾宝音情感深厚,更用摄影的方式去展现草原魅力,其中最爱的,就是草原精神的象征——蒙古马。

  阿拉腾宝音是内蒙古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还担任内蒙古马业协会副会长。近年来,他将很大的精力投入到促进锡林郭勒盟民族赛马、马术运动的发展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有“中国马都”之称,盟内乌珠穆沁白马和阿巴嘎黑马历史悠久,声名远扬。这两种马更是阿拉腾宝音镜头中的主角。

  阿拉腾宝音的父亲曾是解放军内蒙古某骑兵连连长,这使他从小骑马、爱马,对马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曾与爱马人士一起呼吁给予养马户补贴。“一个是骆驼、一个是马,必须要重视。一段时间,草牧场包产到户,马吃草的范围缩小了。而且摩托车、汽车和现代化农机的广泛使用,使得对马、骆驼的取代很严重。” 阿拉腾宝音说。

  但是,随着牧民精神生活需求的大幅度提高,一种让阿拉腾宝音高兴的转变出现了——草原上的大型活动如那达慕、祭敖包,小型聚会如老人过寿、朋友相聚,都越来越多地以赛马、马术等作为重要娱乐项目,而越来越多的爱马人开始抚养和培育蒙古马。

  同时,体育产业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这为民族赛马、马术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马文化的挖掘更是方兴未艾。而民族赛马、马术自古就在中国、蒙古、韩国以及中亚、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盛行,当代赛马、马术的国际、国内赛事越来越多,国际交流也愈发频繁。锡林郭勒盟十分重视马文化的国际推广,阿拉腾宝音就曾经代表锡林郭勒盟赴土库曼斯坦、土耳其等国家进行交流。

  阿拉腾宝音说:“我们自己的蒙古马是独特的,保护好蒙古马品种十分重要。根据我的经验判断,我们锡林郭勒盟有蒙古马30多万匹,而且这几年一直是一个增加的趋势。白马是西乌旗的骄傲,阿巴嘎旗的黑马是草原的历史传承,东乌旗的黄骠马名震四方……蒙古族人从骨子里爱马。而且不仅是我们蒙古族,汉族兄弟现在爱马、为蒙古马做贡献的人也大有人在!”

  阿拉腾宝音镜头中的蒙古马洒脱刚烈,正是草原人对蒙古马热爱和赞美的直接体现。


上一页

下一页

蒙古马 草原人的热爱

2018-03-09      撰文 顾佴彬;摄影 阿拉腾宝音

  • _35Z3771.jpg

  • BA9Y6464.jpg

  蒙古马,产于蒙古高原,是一种十分古老的马种。它们曾作为成吉思汗大军的征战坐骑,创下无数赫赫战功。蒙古马吃苦耐劳,对恶劣气候有极强的适应性。久而久之,它们被赋予了坚忍不拔、一往无前的精神意义,成为草原上的图腾。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生活方式的改变,草原上曾一度出现蒙古马淡出牧民生活的趋势,这一现象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担忧——作为蒙古族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蒙古马的工作迫在眉睫,阿拉腾宝音就是积极推动者之一。

  阿拉腾宝音有着蒙古族汉子的高大身材,虽已入花甲之年,仍气度非凡。他出生于锡林郭勒大草原,年轻时经历牧区知青岁月,后在苏木(乡)、旗(县)和盟里工作,对草原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对草原,阿拉腾宝音情感深厚,更用摄影的方式去展现草原魅力,其中最爱的,就是草原精神的象征——蒙古马。

  阿拉腾宝音是内蒙古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还担任内蒙古马业协会副会长。近年来,他将很大的精力投入到促进锡林郭勒盟民族赛马、马术运动的发展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有“中国马都”之称,盟内乌珠穆沁白马和阿巴嘎黑马历史悠久,声名远扬。这两种马更是阿拉腾宝音镜头中的主角。

  阿拉腾宝音的父亲曾是解放军内蒙古某骑兵连连长,这使他从小骑马、爱马,对马有着深厚的感情。他曾与爱马人士一起呼吁给予养马户补贴。“一个是骆驼、一个是马,必须要重视。一段时间,草牧场包产到户,马吃草的范围缩小了。而且摩托车、汽车和现代化农机的广泛使用,使得对马、骆驼的取代很严重。” 阿拉腾宝音说。

  但是,随着牧民精神生活需求的大幅度提高,一种让阿拉腾宝音高兴的转变出现了——草原上的大型活动如那达慕、祭敖包,小型聚会如老人过寿、朋友相聚,都越来越多地以赛马、马术等作为重要娱乐项目,而越来越多的爱马人开始抚养和培育蒙古马。

  同时,体育产业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这为民族赛马、马术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对马文化的挖掘更是方兴未艾。而民族赛马、马术自古就在中国、蒙古、韩国以及中亚、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盛行,当代赛马、马术的国际、国内赛事越来越多,国际交流也愈发频繁。锡林郭勒盟十分重视马文化的国际推广,阿拉腾宝音就曾经代表锡林郭勒盟赴土库曼斯坦、土耳其等国家进行交流。

  阿拉腾宝音说:“我们自己的蒙古马是独特的,保护好蒙古马品种十分重要。根据我的经验判断,我们锡林郭勒盟有蒙古马30多万匹,而且这几年一直是一个增加的趋势。白马是西乌旗的骄傲,阿巴嘎旗的黑马是草原的历史传承,东乌旗的黄骠马名震四方……蒙古族人从骨子里爱马。而且不仅是我们蒙古族,汉族兄弟现在爱马、为蒙古马做贡献的人也大有人在!”

  阿拉腾宝音镜头中的蒙古马洒脱刚烈,正是草原人对蒙古马热爱和赞美的直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