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图片故事 >> 正文

应时而生的中欧班列

2017-05-02      本刊综合报道

  • 01.jpg

    2016年12月6日,首趟西安至莫斯科中欧班列在西安新筑车站准备发车。这趟班列共载有41个集装箱,货品包括机械电子设备、服装等。该班列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到达莫斯科,全程7423公里,计划开行11天左右,相比海运节省约30天。 新华社 供图

  • 260288365_8.JPG

    2016年11月5日,首趟“义乌-里加”货运班列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中央火车站后,举行了接车仪式。这趟中欧班列是于2016年10月20日从中国义乌铁路西站出发的。 摄影 汪亚雄/新华社

  • 258329718_8.JPG

    2016年9月2日,重庆海关工作人员在平行进口汽车集装箱外做检验工作。当日,进口汽车通过“中欧·渝新欧”国际贸易大通道抵达重庆西部物流园整车进口口岸。 摄影 唐奕/新华社

  • 257829923_8.JPG

    2016年8月18日,从西安至波兰华沙中欧班列在西安国际港务区正式开行。 摄影 李一博/新华社

  • 261725293_8.JPG

    2016年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成都馆展出的中欧班列模型。 摄影 刘坤/新华社

  • 253678801_8.JPG

    2016年4月21日,在法国里昂的韦尼雪货运站,负责班列运营的武汉汉欧国际公司总经理武光明(右一)、中国驻里昂总领事王菊(右三)和里昂大都市议会副主席加利亚诺(右二)等在抵达的中欧班列前合影。 摄影 郑斌/新华社

< >

  作为带动中国内陆地区开放的纽带,中欧班列自2011年运行以来,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共享的重要贸易通道,为中欧之间进出口货物提供了全新的物流模式。

………………………………………………………………

  2016614日上午,波兰华沙,一场名为“美丽中国 美丽波兰”的图片展开幕式上,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郭卫民陪同波兰前参议长帕斯图夏克观看展览,他们走到一幅中欧班列的图片前,当郭卫民介绍这趟列车的终点是波兰罗兹时,帕斯图夏克说:“罗兹就是我的家乡……”

  在波兰罗兹附近一家中企工厂,忙碌的流水线上,来自中国广东惠州的零部件正被组装成电视机。工厂副总经理托马什·厄伦德说,过去一直采用货船来运输这些零部件,直到2016年1月,工厂开始尝试通过“蓉欧快铁”运货。运输全程仅14天,比传统海运时间少了一半。中欧班列开通之前,这种物流和商业模式似乎不可想象。

  火车版的“丝绸之路”

  中铁集装箱公司副总经理钟成介绍说:“中欧班列在运输时间上只有海运的三分之一、在价格上只有空运的五分之一,而且班列定时开行,为客户提供了良好的物流体验。”

  20117月,首列由重庆发往德国杜伊斯堡的“渝新欧”国际货运集装箱班列开通,使沉寂多年的亚欧大陆桥重新成为中欧间物流通道。此后,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国国内各地陆续开通了去往欧洲和中亚的国际货运班列,形成了“渝新欧”“郑欧班列”“汉新欧”“蓉欧快铁”和“长安号”为主体的五大班列运输系统,统称“中欧班列”。

  6年来,中欧班列从连接重庆、成都和少数欧洲城市的寥寥几条铁路线,已发展到包含51条运行线,联通28座境外城市,累计开行3557列,形成东中西多线路出境格局。西线从阿拉山口出境,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至德国;东线从满洲里出境,经俄罗斯等国至欧洲;中线从二连浩特出境,经蒙古国、俄罗斯等国到欧洲。截至201611月,中欧班列运送货物22万标箱,实现进出口贸易总额205亿美元。中国的外贸格局随着这些“钢铁丝路”的出现而发生着改变。

  从运输货物品类来看,中欧班列也已从开行初期的手机、电脑等IT产品逐步扩大到目前的衣服鞋帽、汽车及配件、粮食等品类,极大满足了中欧之间日益旺盛的商贸需求,中欧班列“快捷准时、安全稳定、绿色环保”的品牌效应逐步显现。

  中欧班列连通中国和欧洲的同时,还带动了沿线国家,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201610月,《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对外发布,《规划》提出要统筹兼顾中国与沿线国家利益的关系,并在发展理念中强调“协调”“开放”“共享”。

  美国畅销书作者、《福布斯》杂志撰稿人韦德·谢波德持续报道“一带一路”,他表示,中欧班列正在沿途停留的站点催生出新的物流、工业、商业中心。他认为,中欧班列的发展有助于提升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政治合作关系。

  新丝路 新协作

  中欧班列出了中国,就要由所在国的铁路公司承运。“沿途各国都有机会参与,从中获利,才能长久。” 俄罗斯远东路桥公司派驻德国杜伊斯堡的业务经理单靖说。

  早在中欧班列2011年开行以前,单靖所在的俄罗斯远东路桥公司就已经在中欧之间通过铁路运输货物。然而,当时货量不足,运输体系尚不成熟,单程有时长达40天。中欧班列开行以后,随着使用率的增加,沿线各国加强合作,提升运行、检验、通关速度,如今中欧班列运输时间缩短到14天左右。

  中国和欧洲大部分国家铁路的钢轨内距是1435毫米,而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的轨距是1520毫米,因此中欧班列在驶出国门和进入欧盟时都需要“换轨”。在位于中哈边境的阿拉山口陆港,高大的行车将集装箱从中方列车上卸下,正面吊(集装箱正面起重机)再将箱子换上哈萨克斯坦的列车,一趟班列41个集装箱总重约600吨,全部吊装换轨只用了40分钟。

  中欧班列不只是贸易通道,也在增强沿线各国的相互了解和文化交流。韦德·谢波德注意到,欧洲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新丝路物流公司的谢斯·库伊肯也表示:“最大原因是通往西方的火车开始行驶了。”

  中欧班列的巨大潜力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目光。德国邮政下属的敦豪货运公司多式联运运营总监托马斯·科维茨基说,中欧之间的铁路运输线路为敦豪扩展了发展空间,“在亚太地区给敦豪带来新的商机。”他说,自班列开行以来,中欧铁路货运量稳步上升。预计至2030年,中欧之间铁路运输货量将超过100万个标准集装箱。

  中国同济大学教授孙章也表示,中欧班列已经进入提速发展阶段,应当着力加强沿途技术改造、货运技术创新,以更快的速度运输更多类别的货物,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7420日中国、白俄罗斯、德国、哈萨克斯坦、蒙古、波兰、俄罗斯七国铁路部门签署了《关于深化中欧班列合作协议》 。这是中国铁路部门第一次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铁路部门签署有关中欧班列开行方面的合作协议。

  中欧班列从提出至今,规模日益扩大,知名度逐渐提高,成为国际物流中陆路运输的主要方式。协议的签署,意味着中欧班列政策对接、资源整合、标准统一等相关工作进入了快车道。

上一页

下一页

应时而生的中欧班列

2017-05-02      本刊综合报道

  • 01.jpg

    2016年12月6日,首趟西安至莫斯科中欧班列在西安新筑车站准备发车。这趟班列共载有41个集装箱,货品包括机械电子设备、服装等。该班列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到达莫斯科,全程7423公里,计划开行11天左右,相比海运节省约30天。 新华社 供图

  • 260288365_8.JPG

    2016年11月5日,首趟“义乌-里加”货运班列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中央火车站后,举行了接车仪式。这趟中欧班列是于2016年10月20日从中国义乌铁路西站出发的。 摄影 汪亚雄/新华社

  • 258329718_8.JPG

    2016年9月2日,重庆海关工作人员在平行进口汽车集装箱外做检验工作。当日,进口汽车通过“中欧·渝新欧”国际贸易大通道抵达重庆西部物流园整车进口口岸。 摄影 唐奕/新华社

  • 257829923_8.JPG

    2016年8月18日,从西安至波兰华沙中欧班列在西安国际港务区正式开行。 摄影 李一博/新华社

  • 261725293_8.JPG

    2016年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成都馆展出的中欧班列模型。 摄影 刘坤/新华社

  • 253678801_8.JPG

    2016年4月21日,在法国里昂的韦尼雪货运站,负责班列运营的武汉汉欧国际公司总经理武光明(右一)、中国驻里昂总领事王菊(右三)和里昂大都市议会副主席加利亚诺(右二)等在抵达的中欧班列前合影。 摄影 郑斌/新华社

  作为带动中国内陆地区开放的纽带,中欧班列自2011年运行以来,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共享的重要贸易通道,为中欧之间进出口货物提供了全新的物流模式。

………………………………………………………………

  2016614日上午,波兰华沙,一场名为“美丽中国 美丽波兰”的图片展开幕式上,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郭卫民陪同波兰前参议长帕斯图夏克观看展览,他们走到一幅中欧班列的图片前,当郭卫民介绍这趟列车的终点是波兰罗兹时,帕斯图夏克说:“罗兹就是我的家乡……”

  在波兰罗兹附近一家中企工厂,忙碌的流水线上,来自中国广东惠州的零部件正被组装成电视机。工厂副总经理托马什·厄伦德说,过去一直采用货船来运输这些零部件,直到2016年1月,工厂开始尝试通过“蓉欧快铁”运货。运输全程仅14天,比传统海运时间少了一半。中欧班列开通之前,这种物流和商业模式似乎不可想象。

  火车版的“丝绸之路”

  中铁集装箱公司副总经理钟成介绍说:“中欧班列在运输时间上只有海运的三分之一、在价格上只有空运的五分之一,而且班列定时开行,为客户提供了良好的物流体验。”

  20117月,首列由重庆发往德国杜伊斯堡的“渝新欧”国际货运集装箱班列开通,使沉寂多年的亚欧大陆桥重新成为中欧间物流通道。此后,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国国内各地陆续开通了去往欧洲和中亚的国际货运班列,形成了“渝新欧”“郑欧班列”“汉新欧”“蓉欧快铁”和“长安号”为主体的五大班列运输系统,统称“中欧班列”。

  6年来,中欧班列从连接重庆、成都和少数欧洲城市的寥寥几条铁路线,已发展到包含51条运行线,联通28座境外城市,累计开行3557列,形成东中西多线路出境格局。西线从阿拉山口出境,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至德国;东线从满洲里出境,经俄罗斯等国至欧洲;中线从二连浩特出境,经蒙古国、俄罗斯等国到欧洲。截至201611月,中欧班列运送货物22万标箱,实现进出口贸易总额205亿美元。中国的外贸格局随着这些“钢铁丝路”的出现而发生着改变。

  从运输货物品类来看,中欧班列也已从开行初期的手机、电脑等IT产品逐步扩大到目前的衣服鞋帽、汽车及配件、粮食等品类,极大满足了中欧之间日益旺盛的商贸需求,中欧班列“快捷准时、安全稳定、绿色环保”的品牌效应逐步显现。

  中欧班列连通中国和欧洲的同时,还带动了沿线国家,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201610月,《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对外发布,《规划》提出要统筹兼顾中国与沿线国家利益的关系,并在发展理念中强调“协调”“开放”“共享”。

  美国畅销书作者、《福布斯》杂志撰稿人韦德·谢波德持续报道“一带一路”,他表示,中欧班列正在沿途停留的站点催生出新的物流、工业、商业中心。他认为,中欧班列的发展有助于提升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政治合作关系。

  新丝路 新协作

  中欧班列出了中国,就要由所在国的铁路公司承运。“沿途各国都有机会参与,从中获利,才能长久。” 俄罗斯远东路桥公司派驻德国杜伊斯堡的业务经理单靖说。

  早在中欧班列2011年开行以前,单靖所在的俄罗斯远东路桥公司就已经在中欧之间通过铁路运输货物。然而,当时货量不足,运输体系尚不成熟,单程有时长达40天。中欧班列开行以后,随着使用率的增加,沿线各国加强合作,提升运行、检验、通关速度,如今中欧班列运输时间缩短到14天左右。

  中国和欧洲大部分国家铁路的钢轨内距是1435毫米,而哈萨克斯坦等国家的轨距是1520毫米,因此中欧班列在驶出国门和进入欧盟时都需要“换轨”。在位于中哈边境的阿拉山口陆港,高大的行车将集装箱从中方列车上卸下,正面吊(集装箱正面起重机)再将箱子换上哈萨克斯坦的列车,一趟班列41个集装箱总重约600吨,全部吊装换轨只用了40分钟。

  中欧班列不只是贸易通道,也在增强沿线各国的相互了解和文化交流。韦德·谢波德注意到,欧洲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已经发生变化。新丝路物流公司的谢斯·库伊肯也表示:“最大原因是通往西方的火车开始行驶了。”

  中欧班列的巨大潜力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目光。德国邮政下属的敦豪货运公司多式联运运营总监托马斯·科维茨基说,中欧之间的铁路运输线路为敦豪扩展了发展空间,“在亚太地区给敦豪带来新的商机。”他说,自班列开行以来,中欧铁路货运量稳步上升。预计至2030年,中欧之间铁路运输货量将超过100万个标准集装箱。

  中国同济大学教授孙章也表示,中欧班列已经进入提速发展阶段,应当着力加强沿途技术改造、货运技术创新,以更快的速度运输更多类别的货物,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7420日中国、白俄罗斯、德国、哈萨克斯坦、蒙古、波兰、俄罗斯七国铁路部门签署了《关于深化中欧班列合作协议》 。这是中国铁路部门第一次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铁路部门签署有关中欧班列开行方面的合作协议。

  中欧班列从提出至今,规模日益扩大,知名度逐渐提高,成为国际物流中陆路运输的主要方式。协议的签署,意味着中欧班列政策对接、资源整合、标准统一等相关工作进入了快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