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图片故事 >> 正文

无言战友——走进北京公安公交警犬工作大队

2017-08-05      撰文 本刊记者 杨云倩 摄影 本刊记者 陈建

  • 00CJ1865.jpg

    一头犬一般只能属于一位训导员。训导员要求口令一致,是为了保证警犬能在特殊情况下接受其他训导员的调配。

  • 00CJ2014.jpg

    副大队长王宁从事警犬训练工作已经十余年。在他看来,在地铁这样封闭的空间,警犬可以较少干扰地开展工作,保证人流的顺畅。

  • CHEN1003.jpg

    跳障碍是警犬的必修课,不仅能锻炼警犬的体力,也在锻炼着训导员的身体素质。

  • 00CJ2814.jpg

    扑咬训练中,警犬在听到“袭”的指令后近身跃起,咬中穿上特殊防护服的助练。

  • CHEN9671卫勇鑫lucky.jpg

    每次去地铁执勤,往往要工作8小时以上。

  • CHEN0214.jpg

    上岗执勤的标配—“警犬”标志。

  • CHEN0606.jpg

    每隔三五天,就有专人帮警犬做口腔清洁。

  • CHEN0254.jpg

    每头警犬都有专属档案和编号。

  • CHEN0167.jpg

    搜油犬“剪刀”是大队的第一头功勋犬。取得这样的成绩,训导员徐云龙功不可没。

  • CHEN0314.jpg

    训导员看书,警犬就在一边乖乖呆着。每间犬舍约10平方米,室内有暖气,室外有饮水池。

  • CHEN0448.jpg

    尽管有专人打扫犬舍,休息时间,训导员们还是愿意到犬舍来看看。

  • CHEN0049欧晨牛志敏.jpg

    犬类怕热不怕冷,夏天冲个凉水澡,既能防暑降温,也能增进感情。

  • CHEN9759.jpg

    亲和训练也是训练的重要部分。训导员们已经把亲和训练融入了日常生活中。

< >

  2006年大队成立开始,他们嘴里已经说出过无数次“好狗”。在伴着犬吠声入眠的日子里、在成千上万次的口令里,他们的生活已经和警犬密不可分。“人的一生会拥有许多美好,而警犬的一生,只有你。”训导员林泽宇说。

  夏日的炎热下午,在北京昌平的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系统警犬工作大队里,正在进行搜油犬训练。为了模拟出它们实际的工作环境,10余名民警扮成乘客背着包来往于一条单人通道,一旁的空气导流仪将气味吹至搜油犬面前。

  “搜!”训导员徐云龙发出指令,刚刚还在疯玩的搜油犬“剪刀”便马上从兴奋的状态中冷静下来,凑在铁栏杆外警惕地嗅来嗅去。突然,它的双耳竖起,脚步开始移动,马上跟踪上一位看似无异的“乘客”,跟着他走来走去直到他停住,最终悄悄地坐在他旁边。实际上,这位乘客身上带着一瓶大约20毫升的汽油。

  “好狗,好狗。”徐云龙夸奖着,抛给它一只红色小球,“剪刀”又兴奋地衔着小球开始了玩耍。

  搜油犬如何炼成

  公交总队警犬工作大队组建于2006年,现有130余名训导员、230多头犬,承担着北京公共交通的巡逻防控、防暴安检及突发事件处置等工作。大队起初是为保障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全,之后就成为了北京地铁的“安全卫士”。

  据大队长陈宝云介绍,大队里主要有比利时犬、马里努阿犬、杜伯文犬、史宾格犬、德国牧羊犬、拉布拉多犬等犬种,由训导员从昆明、成都、南京、沈阳公安部这四大指定基地挑选。

  2013年起,大队开展“城市公交环境警犬搜索特定气味训练与使用模式研究”的专项课题研究。副大队长王宁介绍,通俗地讲就是在流动的人群中,训练警犬迅速找到携带违禁汽油进入地铁的嫌疑人,其难点在于人群移动、气味移动。

  “之前,老犬可搜索静止目标中的可疑物,但对快速移动的人群无解。”王宁回忆,申请课题之初,许多同行都不相信可以完成。训练组在国内外寻找视频、资料,但所获甚少。

  “开始的时候,因为动物的本能,犬连地铁都不敢下。”王宁说,这就需要训导员不断诱导、奖励,反复练习,犬才能逐渐适应地铁的噪音、灯光、空气。同时,这项训练还需要天性爱动的警犬端坐不动、集中注意力。

  因为犬天生对人有畏惧心理,训练初期,它们即使搜出了可疑物,也不敢上前跟随示警。“我们让助训员用沾着汽油的小球作为奖励玩具,消除犬的恐惧感,并且不断更换助训员,久而久之,警犬开始试着主动上前跟随示意。”王宁介绍。

  有一段时间,训导员偶尔会将喝完的矿泉水瓶给自己带的犬玩。但几次之后他们发现,警犬可能会对地铁里携带矿泉水瓶的普通乘客发出示警反应,于是很快停止了这种行为。“警犬其实没有思考能力,它们非常依赖人类对他们的训练。”王宁说。

  这种适应于人流密集空间的搜查形式不会影响地铁运行秩序。如今,大队每天三班倒,从凌晨地铁首班车开始执勤,用快速筛查的方式加快旅客进站安检速度。工作一直持续到地铁末班车才结束。

  2014APEC会议及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搜油犬“剪刀”在自己的岗位上查获了危险物品并受到表彰,后被公安部沈阳片区警犬基地授予“功勋犬”殊荣。

  由于训练方法的突破和创新,2016年课题组通过公安部科技创新重点项目专家评审,得到的评语为:“开拓了警犬使用新领域,在国内绝无仅有,在国际遥遥领先。”

  技能的延伸

  “剪刀”是大队成立以来第一头功勋犬。训导员徐云龙认为,这是整个大队的荣誉。

  1988年出生的徐云龙、赵云龙和林泽宇,2011年一同从中国刑警学院警犬技术专业毕业后来到大队。

  新犬都要由训导员进行封闭训练,三个月时间里,从早5点到晚8点,一天三训。之后转入专业训练阶段,利用犬的衔取欲、占有欲、食欲,靠不断刺激犬的脑细胞获得重复记忆。从简单的坐、卧、立,到之后的专项训练、适应环境,至少要经过半年的训练。

  “刚开始训练成绩不好,着急。”徐云龙回忆,他甚至急得打过犬,结果是导致成绩更差,连基本的唤回都做不到。一位从事幼教的朋友告诉他,要真心对犬好,它才会死心塌地。“确实,带犬这四五年,你有多爱它,它就有多爱你。”如今,在看似枯燥的训练工作中,徐云龙自得其乐。队里260多头犬的名字、特征、样貌、所属训导员,他都能做到如数家珍。

  兴奋性强、衔取欲高、注意力集中等都是一只警犬受训前应具备的基本素质,但有时也可能会“矫枉过正”。林泽宇的“八戒”就是一头神经类型有点过于兴奋的犬。他用毛巾卷对“八戒”进行奖励时,许多次都因为“八戒”蹦太高而咬在了他的衣服、手臂、袖口上,动作之快让他避之不及,留下了一道道咬痕。“有时候着急了也想打,但一想,它能懂什么呢?它不过就是想玩而已。”因而,林泽宇在正常训练时间外,还花费大量时间矫正“八戒”的行为,以防在实际工作中出现差错。

  “训练的时候该用多大声,玩耍的时候该用多大劲,人会琢磨。犬也会想,人这么大声是不是生气了?这样是什么意思?这些都需要人和犬来慢慢培养,试探到契合度非常好了,在训练和实战时就会效果很好。”副大队长刘潇潇介绍。

  在训导员赵云龙看来,警犬训练其实门槛不高,经过三个月封闭训练以后,几乎人人都能上手。但这份工作又“道行很深”,要了解犬的生理、心理,涉及到训练、饲养、繁育、卫生防疫等各学科知识,需要不断学习理论知识并运用在实践中。“这是一门与时俱进的学科。越做越觉得自己还欠缺太多。”赵云龙上大学之前,家里就养犬。直到现在,他仍觉得犬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开发出来。

  在刘潇潇看来,警犬嗅觉灵敏、行动灵活、精力旺盛,能达到人所不能达到的,因而人犬之间最好的状态是“技能的延伸”。“工作之外,犬是最好的朋友;到了工作状态,犬就是人的工具。”一位训导员可以训练两三头犬,但一头犬只能属于一位训导员。犬“随”训导员也体现得很明显,赵云龙为人严谨,犬则是稳重规矩,每天出犬舍以后先排便,然后蹲在赵云龙身边。徐云龙比较自由,犬也是喜欢自己疯玩,很少和其他犬玩耍。林泽宇聪明,犬也悟性极高。

  具备上岗执勤的能力,可能只需要几个月,而要真正训出一头好用的犬,大概要两三年时间。“最高境界就是‘人犬合一’。”王宁认为,平时训练中,人和犬的状态会相互影响,出勤的时候,人更需要保持高度紧张,不断观察犬的反应。

  “警犬训练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神奇,都是通过上百次甚至上千次的训练和反复训练形成的记忆。”王宁说,央视某节目组曾找到大队,但沟通之后大队放弃了。“综艺节目可能更多是想营造一种戏剧性效果,但我们做的就是很普通的工作。警犬工作要保证不漏搜、不误报,这就是最佳状态了。”比如搜爆犬不仅要能够搜出爆炸物,还要对黑火药的制造原料镁粉、木炭、硝氨、铜丝等都做出示警反应。

  曾经在派出所工作过的王宁认为,警犬还是拉近警民关系的小助手。“有时候带着警犬去天安门区域或者地铁站执勤,能很明显感受到群众把对犬的喜爱带到了训导员民警身上,能感觉到距离拉近了。”

  现在北京有300多座地铁站,即便训导员三班倒、每天70多头犬执勤,依然无法满足“站站有犬”的标准。根据长远目标,公交总队警犬基地还会扩容,警犬数量将争取达到3000头的规模。

  与警犬相伴的日子

  跟着训导员张丽云走进犬舍,犬吠声立即此起彼伏。走到一头名叫“畅畅”的马犬(马里努阿犬)面前,看到它从犬舍栏杆中拼命探出脑袋、摇着尾巴,嘴里不停发出“呜呜”声,不眨眼地看着张丽云。“畅畅”是一头母犬,也是她三头犬中最黏人的一头。走进小屋后,“畅畅”围着张丽云兴奋地来回转悠。

  “坐”“卧”“趴”,每当完成指令,张丽云就会鼓励性地拍拍它的前胸,摸摸脑袋,直夸“好狗”。一个红色小球,马上让“畅畅”欢快地玩了起来。

  张丽云目前带着3头犬,除了有时感觉体力稍差一些,拉不住自己的扑咬犬,她感觉在大队里男女训导员没太大差别。“大家都是一样爱犬,有时女生甚至会更细心。”大队有专人负责清理犬舍和喂食,但在休息时间,张丽云也会自己来清扫犬舍,有时还给它们带些鸡蛋火腿肠来加餐。

  初夏的北京冷热交替,犬舍的60多头犬集体感冒,“畅畅”就不幸中招。张丽云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就自己在宿舍煮粥带过来喂它喝。“人感冒了想喝粥,我就煮点粥希望它快好起来。”

  张丽云最爱看的电视剧是去年播出的《警花与警犬》。“很少有电视剧能够谈到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想要动物听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曾经怕狗、对狗有阴影的人来说尤其如此。林泽宇说自己从小因为逗狗被吓到过,在阴差阳错进入警犬技术专业后,还一度郁郁寡欢。大四时候带上自己的第一条警犬,他才慢慢发现,犬并没有小时候“阴影”里的那么凶。

  林泽宇现在带的“八戒”,最初接触时也是一头汪汪叫的小凶犬。“连续几天都不让我进犬舍,后来慢慢做亲和训练,打扫犬舍、陪着玩,直到第四天才让我进去,彼此慢慢认识。”跟犬相处了几年,林泽宇已经从怕变成了爱,甚至能从几十头犬的狂吠中一下子分辨出“八戒”的声音。

  有一次林泽宇休了一个星期假,进入犬舍发现,“八戒”的鼻梁两侧有两道划伤,伤口外侧还有已经发黑的血渍。仔细检查后,发现犬舍的铁栅栏上也有血渍,他一下子明白了。“‘八戒’是一直在等我,等我带它玩、带它训练,等的时间长了,就开始顶门……”难过之后,回报“八戒”的只能是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除了功勋犬“剪刀”,徐云龙还有一头搜爆犬“王子”。一次执勤回来,他一不留神,兴奋下车的“王子”被路过的车撞倒,从此便对上车有了恐惧,每次上勤都得抱着上车,有时只能穿着便装哄上车了以后再换执勤服装。“有一次,‘王子’怎么也不肯上车,反而跑到我们平时训练的障碍梯,一遍一遍地跳障碍,边跳边看我。以前每次完成跳障碍我都会很高兴,它是在用我最高兴的方式取悦我,不想出去上勤。”说到这里,徐云龙的眼睛有些红了。

  徐云龙觉得,警犬的生活其实很单一,玩具也很少。所以不训练的时候,他就让他的“剪刀”、“王子”到处去玩,不加约束。接触了警犬这么多年,徐云龙觉得警犬对训导员是真的有感情的。有一次,他穿上护具为训练扑咬当助练,“王子”本来是拴着的,在远处看到后突然挣脱开,从不打架的犬冲过来要护主。“感觉没白养,它还是能懂人的一些感觉。很多人觉得犬通人性,但其实都是日积月累的感情。”  


上一页

下一页

无言战友——走进北京公安公交警犬工作大队

2017-08-05      撰文 本刊记者 杨云倩 摄影 本刊记者 陈建

  • 00CJ1865.jpg

    一头犬一般只能属于一位训导员。训导员要求口令一致,是为了保证警犬能在特殊情况下接受其他训导员的调配。

  • 00CJ2014.jpg

    副大队长王宁从事警犬训练工作已经十余年。在他看来,在地铁这样封闭的空间,警犬可以较少干扰地开展工作,保证人流的顺畅。

  • CHEN1003.jpg

    跳障碍是警犬的必修课,不仅能锻炼警犬的体力,也在锻炼着训导员的身体素质。

  • 00CJ2814.jpg

    扑咬训练中,警犬在听到“袭”的指令后近身跃起,咬中穿上特殊防护服的助练。

  • CHEN9671卫勇鑫lucky.jpg

    每次去地铁执勤,往往要工作8小时以上。

  • CHEN0214.jpg

    上岗执勤的标配—“警犬”标志。

  • CHEN0606.jpg

    每隔三五天,就有专人帮警犬做口腔清洁。

  • CHEN0254.jpg

    每头警犬都有专属档案和编号。

  • CHEN0167.jpg

    搜油犬“剪刀”是大队的第一头功勋犬。取得这样的成绩,训导员徐云龙功不可没。

  • CHEN0314.jpg

    训导员看书,警犬就在一边乖乖呆着。每间犬舍约10平方米,室内有暖气,室外有饮水池。

  • CHEN0448.jpg

    尽管有专人打扫犬舍,休息时间,训导员们还是愿意到犬舍来看看。

  • CHEN0049欧晨牛志敏.jpg

    犬类怕热不怕冷,夏天冲个凉水澡,既能防暑降温,也能增进感情。

  • CHEN9759.jpg

    亲和训练也是训练的重要部分。训导员们已经把亲和训练融入了日常生活中。

  2006年大队成立开始,他们嘴里已经说出过无数次“好狗”。在伴着犬吠声入眠的日子里、在成千上万次的口令里,他们的生活已经和警犬密不可分。“人的一生会拥有许多美好,而警犬的一生,只有你。”训导员林泽宇说。

  夏日的炎热下午,在北京昌平的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系统警犬工作大队里,正在进行搜油犬训练。为了模拟出它们实际的工作环境,10余名民警扮成乘客背着包来往于一条单人通道,一旁的空气导流仪将气味吹至搜油犬面前。

  “搜!”训导员徐云龙发出指令,刚刚还在疯玩的搜油犬“剪刀”便马上从兴奋的状态中冷静下来,凑在铁栏杆外警惕地嗅来嗅去。突然,它的双耳竖起,脚步开始移动,马上跟踪上一位看似无异的“乘客”,跟着他走来走去直到他停住,最终悄悄地坐在他旁边。实际上,这位乘客身上带着一瓶大约20毫升的汽油。

  “好狗,好狗。”徐云龙夸奖着,抛给它一只红色小球,“剪刀”又兴奋地衔着小球开始了玩耍。

  搜油犬如何炼成

  公交总队警犬工作大队组建于2006年,现有130余名训导员、230多头犬,承担着北京公共交通的巡逻防控、防暴安检及突发事件处置等工作。大队起初是为保障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全,之后就成为了北京地铁的“安全卫士”。

  据大队长陈宝云介绍,大队里主要有比利时犬、马里努阿犬、杜伯文犬、史宾格犬、德国牧羊犬、拉布拉多犬等犬种,由训导员从昆明、成都、南京、沈阳公安部这四大指定基地挑选。

  2013年起,大队开展“城市公交环境警犬搜索特定气味训练与使用模式研究”的专项课题研究。副大队长王宁介绍,通俗地讲就是在流动的人群中,训练警犬迅速找到携带违禁汽油进入地铁的嫌疑人,其难点在于人群移动、气味移动。

  “之前,老犬可搜索静止目标中的可疑物,但对快速移动的人群无解。”王宁回忆,申请课题之初,许多同行都不相信可以完成。训练组在国内外寻找视频、资料,但所获甚少。

  “开始的时候,因为动物的本能,犬连地铁都不敢下。”王宁说,这就需要训导员不断诱导、奖励,反复练习,犬才能逐渐适应地铁的噪音、灯光、空气。同时,这项训练还需要天性爱动的警犬端坐不动、集中注意力。

  因为犬天生对人有畏惧心理,训练初期,它们即使搜出了可疑物,也不敢上前跟随示警。“我们让助训员用沾着汽油的小球作为奖励玩具,消除犬的恐惧感,并且不断更换助训员,久而久之,警犬开始试着主动上前跟随示意。”王宁介绍。

  有一段时间,训导员偶尔会将喝完的矿泉水瓶给自己带的犬玩。但几次之后他们发现,警犬可能会对地铁里携带矿泉水瓶的普通乘客发出示警反应,于是很快停止了这种行为。“警犬其实没有思考能力,它们非常依赖人类对他们的训练。”王宁说。

  这种适应于人流密集空间的搜查形式不会影响地铁运行秩序。如今,大队每天三班倒,从凌晨地铁首班车开始执勤,用快速筛查的方式加快旅客进站安检速度。工作一直持续到地铁末班车才结束。

  2014APEC会议及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搜油犬“剪刀”在自己的岗位上查获了危险物品并受到表彰,后被公安部沈阳片区警犬基地授予“功勋犬”殊荣。

  由于训练方法的突破和创新,2016年课题组通过公安部科技创新重点项目专家评审,得到的评语为:“开拓了警犬使用新领域,在国内绝无仅有,在国际遥遥领先。”

  技能的延伸

  “剪刀”是大队成立以来第一头功勋犬。训导员徐云龙认为,这是整个大队的荣誉。

  1988年出生的徐云龙、赵云龙和林泽宇,2011年一同从中国刑警学院警犬技术专业毕业后来到大队。

  新犬都要由训导员进行封闭训练,三个月时间里,从早5点到晚8点,一天三训。之后转入专业训练阶段,利用犬的衔取欲、占有欲、食欲,靠不断刺激犬的脑细胞获得重复记忆。从简单的坐、卧、立,到之后的专项训练、适应环境,至少要经过半年的训练。

  “刚开始训练成绩不好,着急。”徐云龙回忆,他甚至急得打过犬,结果是导致成绩更差,连基本的唤回都做不到。一位从事幼教的朋友告诉他,要真心对犬好,它才会死心塌地。“确实,带犬这四五年,你有多爱它,它就有多爱你。”如今,在看似枯燥的训练工作中,徐云龙自得其乐。队里260多头犬的名字、特征、样貌、所属训导员,他都能做到如数家珍。

  兴奋性强、衔取欲高、注意力集中等都是一只警犬受训前应具备的基本素质,但有时也可能会“矫枉过正”。林泽宇的“八戒”就是一头神经类型有点过于兴奋的犬。他用毛巾卷对“八戒”进行奖励时,许多次都因为“八戒”蹦太高而咬在了他的衣服、手臂、袖口上,动作之快让他避之不及,留下了一道道咬痕。“有时候着急了也想打,但一想,它能懂什么呢?它不过就是想玩而已。”因而,林泽宇在正常训练时间外,还花费大量时间矫正“八戒”的行为,以防在实际工作中出现差错。

  “训练的时候该用多大声,玩耍的时候该用多大劲,人会琢磨。犬也会想,人这么大声是不是生气了?这样是什么意思?这些都需要人和犬来慢慢培养,试探到契合度非常好了,在训练和实战时就会效果很好。”副大队长刘潇潇介绍。

  在训导员赵云龙看来,警犬训练其实门槛不高,经过三个月封闭训练以后,几乎人人都能上手。但这份工作又“道行很深”,要了解犬的生理、心理,涉及到训练、饲养、繁育、卫生防疫等各学科知识,需要不断学习理论知识并运用在实践中。“这是一门与时俱进的学科。越做越觉得自己还欠缺太多。”赵云龙上大学之前,家里就养犬。直到现在,他仍觉得犬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开发出来。

  在刘潇潇看来,警犬嗅觉灵敏、行动灵活、精力旺盛,能达到人所不能达到的,因而人犬之间最好的状态是“技能的延伸”。“工作之外,犬是最好的朋友;到了工作状态,犬就是人的工具。”一位训导员可以训练两三头犬,但一头犬只能属于一位训导员。犬“随”训导员也体现得很明显,赵云龙为人严谨,犬则是稳重规矩,每天出犬舍以后先排便,然后蹲在赵云龙身边。徐云龙比较自由,犬也是喜欢自己疯玩,很少和其他犬玩耍。林泽宇聪明,犬也悟性极高。

  具备上岗执勤的能力,可能只需要几个月,而要真正训出一头好用的犬,大概要两三年时间。“最高境界就是‘人犬合一’。”王宁认为,平时训练中,人和犬的状态会相互影响,出勤的时候,人更需要保持高度紧张,不断观察犬的反应。

  “警犬训练不像人们想象中那么神奇,都是通过上百次甚至上千次的训练和反复训练形成的记忆。”王宁说,央视某节目组曾找到大队,但沟通之后大队放弃了。“综艺节目可能更多是想营造一种戏剧性效果,但我们做的就是很普通的工作。警犬工作要保证不漏搜、不误报,这就是最佳状态了。”比如搜爆犬不仅要能够搜出爆炸物,还要对黑火药的制造原料镁粉、木炭、硝氨、铜丝等都做出示警反应。

  曾经在派出所工作过的王宁认为,警犬还是拉近警民关系的小助手。“有时候带着警犬去天安门区域或者地铁站执勤,能很明显感受到群众把对犬的喜爱带到了训导员民警身上,能感觉到距离拉近了。”

  现在北京有300多座地铁站,即便训导员三班倒、每天70多头犬执勤,依然无法满足“站站有犬”的标准。根据长远目标,公交总队警犬基地还会扩容,警犬数量将争取达到3000头的规模。

  与警犬相伴的日子

  跟着训导员张丽云走进犬舍,犬吠声立即此起彼伏。走到一头名叫“畅畅”的马犬(马里努阿犬)面前,看到它从犬舍栏杆中拼命探出脑袋、摇着尾巴,嘴里不停发出“呜呜”声,不眨眼地看着张丽云。“畅畅”是一头母犬,也是她三头犬中最黏人的一头。走进小屋后,“畅畅”围着张丽云兴奋地来回转悠。

  “坐”“卧”“趴”,每当完成指令,张丽云就会鼓励性地拍拍它的前胸,摸摸脑袋,直夸“好狗”。一个红色小球,马上让“畅畅”欢快地玩了起来。

  张丽云目前带着3头犬,除了有时感觉体力稍差一些,拉不住自己的扑咬犬,她感觉在大队里男女训导员没太大差别。“大家都是一样爱犬,有时女生甚至会更细心。”大队有专人负责清理犬舍和喂食,但在休息时间,张丽云也会自己来清扫犬舍,有时还给它们带些鸡蛋火腿肠来加餐。

  初夏的北京冷热交替,犬舍的60多头犬集体感冒,“畅畅”就不幸中招。张丽云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就自己在宿舍煮粥带过来喂它喝。“人感冒了想喝粥,我就煮点粥希望它快好起来。”

  张丽云最爱看的电视剧是去年播出的《警花与警犬》。“很少有电视剧能够谈到我们的工作和生活。”

  想要动物听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曾经怕狗、对狗有阴影的人来说尤其如此。林泽宇说自己从小因为逗狗被吓到过,在阴差阳错进入警犬技术专业后,还一度郁郁寡欢。大四时候带上自己的第一条警犬,他才慢慢发现,犬并没有小时候“阴影”里的那么凶。

  林泽宇现在带的“八戒”,最初接触时也是一头汪汪叫的小凶犬。“连续几天都不让我进犬舍,后来慢慢做亲和训练,打扫犬舍、陪着玩,直到第四天才让我进去,彼此慢慢认识。”跟犬相处了几年,林泽宇已经从怕变成了爱,甚至能从几十头犬的狂吠中一下子分辨出“八戒”的声音。

  有一次林泽宇休了一个星期假,进入犬舍发现,“八戒”的鼻梁两侧有两道划伤,伤口外侧还有已经发黑的血渍。仔细检查后,发现犬舍的铁栅栏上也有血渍,他一下子明白了。“‘八戒’是一直在等我,等我带它玩、带它训练,等的时间长了,就开始顶门……”难过之后,回报“八戒”的只能是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

  除了功勋犬“剪刀”,徐云龙还有一头搜爆犬“王子”。一次执勤回来,他一不留神,兴奋下车的“王子”被路过的车撞倒,从此便对上车有了恐惧,每次上勤都得抱着上车,有时只能穿着便装哄上车了以后再换执勤服装。“有一次,‘王子’怎么也不肯上车,反而跑到我们平时训练的障碍梯,一遍一遍地跳障碍,边跳边看我。以前每次完成跳障碍我都会很高兴,它是在用我最高兴的方式取悦我,不想出去上勤。”说到这里,徐云龙的眼睛有些红了。

  徐云龙觉得,警犬的生活其实很单一,玩具也很少。所以不训练的时候,他就让他的“剪刀”、“王子”到处去玩,不加约束。接触了警犬这么多年,徐云龙觉得警犬对训导员是真的有感情的。有一次,他穿上护具为训练扑咬当助练,“王子”本来是拴着的,在远处看到后突然挣脱开,从不打架的犬冲过来要护主。“感觉没白养,它还是能懂人的一些感觉。很多人觉得犬通人性,但其实都是日积月累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