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图片故事 >> 正文

贵州“三变”的扶贫思路

2017-10-16      撰文 本刊记者 李卓希 摄影 本刊记者 董芳

  • 0DF_3541.jpg

    贵州盘州娘娘山温泉度假小镇。几年前还是边远贫困区的娘娘山区,随着温泉度假小镇、天鹅湖湿地公园等的相继建成,正逐步发展成为“三变”+特色农业+山地旅游+特色城镇的热门旅游目的地。

  • 0DF_2971.jpg

    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对长沙”合作社的董冬仙(左)和董天英。董冬仙家是典型的“因学、因病”致贫。在“菜单式”扶贫政策的帮助下,董冬仙家不仅有种菜的收入,土地还在合作社入了股,每年年底都能得到分红。

  • 0DF_2878.jpg

    安顺市西秀区精准扶贫云,对接西秀区“菜单式”精准扶贫的大数据扶贫。

  • 0DF_3057.jpg

    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的异地搬迁安置点内,37岁的刘欣在自己家一楼的服装加工厂工作,既有可观的经济收入,也能方便地照顾家人。

  • 0DF_2995.jpg

    安顺市西秀区的易地搬迁房,一楼为商铺,楼上是住宅。随着安顺市蔡官镇区域内易地扶贫搬迁的启动,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山区的贫困群众搬出大山,走向城镇、工业园区,开始新的生活。

  • 0DF_2825.jpg

    安顺市平坝区塘约村,55岁的邓阿姨和她3岁的孙女。邓阿姨的丈夫、儿子和儿媳妇都在村里做建筑工作,一天下来每人能有200元的收入,高于之前在外打工的收入。

  • 0DF_3351.jpg

    20 13年,六盘水市六枝特区落别乡在牛角村投资2500万元,建成浪哨文化创意园,传播布依族传统文化的同时,通过旅游产业实现当地脱贫致富。

  • 0DF_2856_1.jpg

    安顺市平坝区塘约村,82岁的朱顺华老人与她的家人。朱顺华说,近些年,外出打工的儿子、侄子,都选择了回村发展。

  • 0DF_3150_1.jpg

    安顺市普定县秀水村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曾入选国家农业部评选的“2016中国最美休闲乡村”。

  • 0DF_3221_1.jpg

    安顺市普定县秀水村商业街采购部门经理石倩,以前在外打工,秀水旅游区建立后回家乡工作。随着旅游产业的发展,村民有了就近工作的机会,收入也有所增加。

  • 0DF_3673.jpg

    六盘水市水城县青林乡,65岁的饲养员詹光仁。以前,这里的村民养鸡是为了“拿鸡蛋换点盐巴钱”。如今“凉都凤”土鸡终于飞出深山,成为了农民增收致富的“金凤凰”。

< >

  消除贫困是世界性难题。精准扶贫指的是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

  五年来,中国的精准扶贫工作扎实推进,为世界范围的消除贫困交出了一份中国答卷,作出了中国贡献。在贵州,在西藏,本刊记者带回了来自脱贫一线的故事,分享中国的“精准脱贫方案”。

————————————————————————

  在贵州省的贫困地区,正在进行着“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而“三变+农业”“三变+旅游”等“三变+”发展模式,正在让当地群众得到实惠。

  因历史和地理因素的特殊性,直到2015年初,贵州还有623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全省88个县区中有50个是国家重点扶贫县。

  2015年,一项源自贵州地级市的改革引起了党中央的重视。11月27日,贵州省六盘水市在深化农村改革中“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创新成果,被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工作会议上提及:“要通过改革创新,让贫困地区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村社合一、合股联营”

  塘约村本是安顺市平坝区的一个普通村落,短短几年时间里,通过改革创新,“塘约经验”成为西部贫困地区农村改革的样板。

  2014年,塘约村经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洪灾,使这个人均收入不足4000元的二类贫困村雪上加霜。面临生存困境,村民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塘约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中找改革依据,决定成立“金土地”合作社和土地流转中心。

  这是塘约村命运转变的重要一步。

  农户保留土地的承包权,将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合作社。之前,塘约村主要种植经济效益低的土豆和玉米等作物。金土地合作社成立后,通过调整农户的种植、养殖结构,提高他们的收益。

  短短3年时间,塘约村90%的农户加入了合作社。如今,合作社已经集中了全村4200余亩土地,发展脆红李(李子)、莲藕、山鸡等种植、养殖产业;每年按合作社30%、村集体30%、村民40%的比例分配经营所得;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13年的不到4000元,提升到2016年的10030元,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创新的思路和严格的村纪,令今日塘约村华丽蜕变为“贵州省十佳美丽乡村”。

  54岁的张福友自家的3亩土地,现在全部入股了合作社。在土地没入股之前,张福友一家都在外务工,土地一直荒废着,入股合作社后,全家的年收入达到了5万元左右,还盖起了小楼房。

  “村社合一、合股联营”成为了塘约村在外务工人员集体返乡的最大动因。在合作社运输车队工作的彭燕全说:“我以前打工时的老板打了十几个电话叫我回去。我说我们村里在搞建设,一年四季都有活干,既收入稳定,又能照顾老人。千好万好不如家里好啊。”

  多样性的“三变+”

  安顺市西秀区,打造了“市场需求菜单+服务+平台订单+合作社组织贫困户生产”的精准扶贫体系。在这个体系中,通过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制定市场“需求”和合作社生产“订单”的方式,实现贫困户生产与市场需求的精准对接。

  在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对长沙”合作社的土地上,53岁的董冬仙正在劳作。几年前,丈夫在工地受伤失去了劳动能力,董冬仙成为了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几亩地都靠她耕种,家里还欠下了不少外债。“当时地里种的是玉米和土豆,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 董冬仙说,“现在就不一样了,按照合作社每一季下发的需求种蔬菜,收益高了,也不怕卖不出去。”

  董冬仙家所在的对长沙合作社是当地一家公司的合作对象之一。以“淡季时给予保底收购价、旺季时给予同期市场收购价”的方式,公司与全区各类农业生产合作社、企业签订需求订单。引导合作社组织贫困户参加生产,以订单促产业壮大,带动贫困户增收。通过“菜单式”农业扶贫,西秀区直接带动827户贫困户发展蔬菜种植、生态鸡养殖,每户每年平均实现增收超过2万元。

  安顺市普定县秀水村,风景秀丽,气候宜人。但长期以来,秀水村全村无产业、无集体经济、无增收来源,是典型的“三无村”。

  2015年4月,安顺市普定县委县政府搭建平台、当地公司投资开发、秀水村民全员参与,依托秀丽山水,分区块建设漂流区、购物娱乐街区、生态景观区、山地户外运动体验区、高端养身度假区等,设计景点项目50余个。同时,积极利用并优化当地资源,发展旅游、花卉、农业产业。这为当地年轻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也带动了许多外出务工人员返乡。短短几年时间,秀水村成为了秀水生态园。

  村里1100户农民的5200亩耕地按照每分一股,量化折股交由村级公司统一经营,按每亩1000元参与股份分红。2016年,秀水农业生态旅游园的年营业收入达到1700万元,园区产生的利润通过“秀水五股”(人头股、土地股、效益股、孝亲股和发展股)的方式全部返还给村民和用于秀水村的再建设。村里因村民外出打工而荒废的耕地也变成了真正的“聚宝盆”。  

上一页

下一页

贵州“三变”的扶贫思路

2017-10-16      撰文 本刊记者 李卓希 摄影 本刊记者 董芳

  • 0DF_3541.jpg

    贵州盘州娘娘山温泉度假小镇。几年前还是边远贫困区的娘娘山区,随着温泉度假小镇、天鹅湖湿地公园等的相继建成,正逐步发展成为“三变”+特色农业+山地旅游+特色城镇的热门旅游目的地。

  • 0DF_2971.jpg

    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对长沙”合作社的董冬仙(左)和董天英。董冬仙家是典型的“因学、因病”致贫。在“菜单式”扶贫政策的帮助下,董冬仙家不仅有种菜的收入,土地还在合作社入了股,每年年底都能得到分红。

  • 0DF_2878.jpg

    安顺市西秀区精准扶贫云,对接西秀区“菜单式”精准扶贫的大数据扶贫。

  • 0DF_3057.jpg

    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的异地搬迁安置点内,37岁的刘欣在自己家一楼的服装加工厂工作,既有可观的经济收入,也能方便地照顾家人。

  • 0DF_2995.jpg

    安顺市西秀区的易地搬迁房,一楼为商铺,楼上是住宅。随着安顺市蔡官镇区域内易地扶贫搬迁的启动,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山区的贫困群众搬出大山,走向城镇、工业园区,开始新的生活。

  • 0DF_2825.jpg

    安顺市平坝区塘约村,55岁的邓阿姨和她3岁的孙女。邓阿姨的丈夫、儿子和儿媳妇都在村里做建筑工作,一天下来每人能有200元的收入,高于之前在外打工的收入。

  • 0DF_3351.jpg

    20 13年,六盘水市六枝特区落别乡在牛角村投资2500万元,建成浪哨文化创意园,传播布依族传统文化的同时,通过旅游产业实现当地脱贫致富。

  • 0DF_2856_1.jpg

    安顺市平坝区塘约村,82岁的朱顺华老人与她的家人。朱顺华说,近些年,外出打工的儿子、侄子,都选择了回村发展。

  • 0DF_3150_1.jpg

    安顺市普定县秀水村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曾入选国家农业部评选的“2016中国最美休闲乡村”。

  • 0DF_3221_1.jpg

    安顺市普定县秀水村商业街采购部门经理石倩,以前在外打工,秀水旅游区建立后回家乡工作。随着旅游产业的发展,村民有了就近工作的机会,收入也有所增加。

  • 0DF_3673.jpg

    六盘水市水城县青林乡,65岁的饲养员詹光仁。以前,这里的村民养鸡是为了“拿鸡蛋换点盐巴钱”。如今“凉都凤”土鸡终于飞出深山,成为了农民增收致富的“金凤凰”。

  消除贫困是世界性难题。精准扶贫指的是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

  五年来,中国的精准扶贫工作扎实推进,为世界范围的消除贫困交出了一份中国答卷,作出了中国贡献。在贵州,在西藏,本刊记者带回了来自脱贫一线的故事,分享中国的“精准脱贫方案”。

————————————————————————

  在贵州省的贫困地区,正在进行着“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而“三变+农业”“三变+旅游”等“三变+”发展模式,正在让当地群众得到实惠。

  因历史和地理因素的特殊性,直到2015年初,贵州还有623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全省88个县区中有50个是国家重点扶贫县。

  2015年,一项源自贵州地级市的改革引起了党中央的重视。11月27日,贵州省六盘水市在深化农村改革中“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创新成果,被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扶贫工作会议上提及:“要通过改革创新,让贫困地区的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村社合一、合股联营”

  塘约村本是安顺市平坝区的一个普通村落,短短几年时间里,通过改革创新,“塘约经验”成为西部贫困地区农村改革的样板。

  2014年,塘约村经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洪灾,使这个人均收入不足4000元的二类贫困村雪上加霜。面临生存困境,村民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塘约村党支部和村委会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中找改革依据,决定成立“金土地”合作社和土地流转中心。

  这是塘约村命运转变的重要一步。

  农户保留土地的承包权,将土地使用权转让给合作社。之前,塘约村主要种植经济效益低的土豆和玉米等作物。金土地合作社成立后,通过调整农户的种植、养殖结构,提高他们的收益。

  短短3年时间,塘约村90%的农户加入了合作社。如今,合作社已经集中了全村4200余亩土地,发展脆红李(李子)、莲藕、山鸡等种植、养殖产业;每年按合作社30%、村集体30%、村民40%的比例分配经营所得;农民人均纯收入由2013年的不到4000元,提升到2016年的10030元,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0万元。创新的思路和严格的村纪,令今日塘约村华丽蜕变为“贵州省十佳美丽乡村”。

  54岁的张福友自家的3亩土地,现在全部入股了合作社。在土地没入股之前,张福友一家都在外务工,土地一直荒废着,入股合作社后,全家的年收入达到了5万元左右,还盖起了小楼房。

  “村社合一、合股联营”成为了塘约村在外务工人员集体返乡的最大动因。在合作社运输车队工作的彭燕全说:“我以前打工时的老板打了十几个电话叫我回去。我说我们村里在搞建设,一年四季都有活干,既收入稳定,又能照顾老人。千好万好不如家里好啊。”

  多样性的“三变+”

  安顺市西秀区,打造了“市场需求菜单+服务+平台订单+合作社组织贫困户生产”的精准扶贫体系。在这个体系中,通过线上与线下相结合、制定市场“需求”和合作社生产“订单”的方式,实现贫困户生产与市场需求的精准对接。

  在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对长沙”合作社的土地上,53岁的董冬仙正在劳作。几年前,丈夫在工地受伤失去了劳动能力,董冬仙成为了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几亩地都靠她耕种,家里还欠下了不少外债。“当时地里种的是玉米和土豆,一年也赚不了多少钱。” 董冬仙说,“现在就不一样了,按照合作社每一季下发的需求种蔬菜,收益高了,也不怕卖不出去。”

  董冬仙家所在的对长沙合作社是当地一家公司的合作对象之一。以“淡季时给予保底收购价、旺季时给予同期市场收购价”的方式,公司与全区各类农业生产合作社、企业签订需求订单。引导合作社组织贫困户参加生产,以订单促产业壮大,带动贫困户增收。通过“菜单式”农业扶贫,西秀区直接带动827户贫困户发展蔬菜种植、生态鸡养殖,每户每年平均实现增收超过2万元。

  安顺市普定县秀水村,风景秀丽,气候宜人。但长期以来,秀水村全村无产业、无集体经济、无增收来源,是典型的“三无村”。

  2015年4月,安顺市普定县委县政府搭建平台、当地公司投资开发、秀水村民全员参与,依托秀丽山水,分区块建设漂流区、购物娱乐街区、生态景观区、山地户外运动体验区、高端养身度假区等,设计景点项目50余个。同时,积极利用并优化当地资源,发展旅游、花卉、农业产业。这为当地年轻人提供了就业机会,也带动了许多外出务工人员返乡。短短几年时间,秀水村成为了秀水生态园。

  村里1100户农民的5200亩耕地按照每分一股,量化折股交由村级公司统一经营,按每亩1000元参与股份分红。2016年,秀水农业生态旅游园的年营业收入达到1700万元,园区产生的利润通过“秀水五股”(人头股、土地股、效益股、孝亲股和发展股)的方式全部返还给村民和用于秀水村的再建设。村里因村民外出打工而荒废的耕地也变成了真正的“聚宝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