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图片故事 >> 正文

出岛链、巡南海

——记“战神”飞行员远海远洋训练

2018-05-07      本刊记者 万全 摄影报道

  • DSC_0232.JPG

    轰-6K 战机巡航南海。 摄影 王国松

  • 04500-_9WQ8435-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8.jpg

    夜航归来后,机务官兵对战鹰进行仔细的航后维护。

  • 我们都是神威人-杨瑞康摄.jpg

    随着任务需求的变化,“神威大队”飞行员年轻人比重增加。 摄影 杨瑞康

  • 03900-_9WQ6700-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7.jpg

    有着12 年飞行经历的“神威大队”大队长连天冉,每次开飞前都会巡查飞机状态。

  • 00-_W9Q3138-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6.jpg

    正是有了机务官兵细致的检查和维护,轰-6K 轰炸机每次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维护祖国的领土完整。

  • 00-_W9Q3138-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6.JPG

  • 00-_W9Q6870-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7.jpg

    轰-6K 轰炸机趁着暮色起飞,开展远洋远海训练。

  • 04500-_9WQ7881-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8.jpg

    时间已经是凌晨,轰-6K 轰炸机在深黑色的夜空中顺利返航。

  • 03300-_1WQ0318-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7.jpg

    轰-6K 飞向苍穹。

< >

………………………………………………………………

  325日,中国空军发布消息,近日出动轰-6K、苏-30等多型多架战机飞越宫古海峡,成体系前出西太平洋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同时组织轰-6K、苏-35等多型多架战机飞赴南海,实施联合战斗巡航。327日, 中国空军宣布,12架轰-6K战机,从关中腹地远程机动至某区域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

  前出岛链、战巡南海、砺剑高原。近年来,这样一支队伍屡屡把战机开到前所未至的区域,在练兵备战中不断飞出新航迹——他们就是空军神威大队

  “常去、多去、常飞、多飞”,过去一年,远海远洋训练的常态化,让这八个字成为中国空军年度热词。2015年开始,中国空军远海远洋训练从最初的一年四次,发展到现在的一月多次,战机航迹不断远伸,体系作战能力越练越强。

  “战神”轰-6K作为中国空军最受瞩目的明星机型之一,从2015年飞出第一岛链开始,基本上每次远海远洋训练,它都未曾缺席。近日,记者走进轰炸机种子部队——中部战区空军某师“神威大队”,揭秘实战化训练中的“战神”。

  “西北骆驼小步跑”到“千里奔袭半日回”327日清晨,天刚蒙蒙亮,位于关中西部地区的军用机场,一架架银色涂装的“战神”轰炸机整齐有序停在机坪上。

  机务人员在飞行员起飞前两小时,已早早抵达机坪,开始忙碌起来。

  一直以来,无论炎夏或寒冬,机务兵作为轰炸机的“幕后英雄”,为“战神”实战化训练任务的完成铺就“天梯”。他们每天要对飞机的“五脏六腑”进行彻底检查,以保证长距离飞行的安全平稳——小到一颗螺丝钉的加固,大到飞机的心脏发动机。

  油门推大车,松刹车,背后一紧。伴随着日出的曙光,一字排开的轰炸机依次滑出起飞,天空传来一阵阵轰鸣声。中部战区空军神威大队所在师副参谋长范高杰介绍,老轰-6飞机腿短、弹少,走出去是个很复杂的过程,由于载油量不够,根本不能满足直接到远海地区训练的条件,必须先从内陆转场到沿海机场。如今,部队列装了轰-6K这款新型轰炸机,经过两年的刻苦训练,战神在比原计划提前几个月形成战斗力的情况下,实现了从过去的西北骆驼小步跑到如今实现千里奔袭半日回的巨大转变。

  此次空军神威大队所在师出动12架轰-6K战机,从关中腹地远程机动至某区域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这几天,除了白天飞行,我们还组织夜间训练,提高部队连续跨昼夜、长航时的作战能力,基本上飞行员一天24小时有近一半时间在空中,这对他们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是极大考验。范高杰说。

  神威大队由来

  神威大队得名于1996年,该大队参加那场为人熟知的海空军事重大演习。当时,该大队在极为不利的气象条件下, 长僚机穿破云雾一次进入目标区,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准确命中海面目标,从而被空军授予神威大队荣誉称号。

  神威大队的前身是1953年成立的独立团某中队,部队组建初期,空、地勤机组的政治素质、技术基础非常好,官兵大都经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在当时物质条件比较艰苦的环境下很多飞行员平时都住在帐篷或席棚里,他们白手起家,自己的营房自己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克服了种种困难,熟练掌握了飞行技术。

  被誉为地球第三级的青藏高原,是世界公认飞行难度极高的空中禁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为了更好帮助藏族人民建设新西藏,党中央决定打通飞往拉萨的空中通道, 这时年轻的独立团奉命向天险进军。195643日,姚长川机组第一次飞到拉萨上空,首次打通了从内地飞往西藏的空中航线。

  1965年、1967年,该大队圆满完成原子弹、氢弹空投空爆的光荣任务,开创了中国空基核力量建设里程碑。

  -6K轰炸机

  2015216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到空军神威大队所在的航空兵某师视察调研,登上轰-6K战机,坐进驾驶舱,了解装备性能,体验操作使用,这也是习主席第一次登上空军战机。

  抗议一千次一万次,不如战略轰炸机的机翼扇动一次。这句话在国际舆论场上已广为盛传。

  中国空军发言人申进科大校介绍:武器装备是军队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是国家安全和民族复兴的重要支撑。被誉为战神的国之重器轰-6K,是中国自主研发的中远程新型轰炸机,担当投送国家威力和意志的重要使命。

  3年前,空军一级战斗英雄、抗美援朝空战王牌飞行员刘玉堤中将在临终前,尽管已极度虚弱,他仍忍着病痛用颤巍巍的手写下自己最后的心愿:大大发展轰炸机。

  这之后,时任空军司令马晓天多次就空军走出去表态, 足见优秀的中远程轰炸机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依照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2015330日,中国空军轰-6K战机首次前出第一岛链飞越巴士海峡,在西太平洋上宣示了中国空军的力量。

  3年来,中国空军列装轰-6K战机的航空兵部队,实现了常态化赴西太平洋远洋训练、常态化警巡东海防空识别区、常态化绕岛巡航、常态化战巡南海。而列装轰-6K战机的空军神威大队,每一个战斗岗位、每一次战斗起飞,都在新时代练兵备战中加快提升战略进攻能力。

  轰炸机飞行员的天上8小时

  当轰-6K爬升至万米高空后,开始了超过8个小时的长航时训练。在漫长的跨昼夜飞行中,在空间极为有限的机舱中, 飞行员都需要做什么?他们在飞机上的吃喝拉撒又如何解决?

  有着18年飞行经历的神威大队所在团副团长高夫地和有着12年飞行经历的神威大队大队长连天冉,曾参与2017 11月下旬的南海战巡等远海远洋训练。他们介绍,上飞机后,不仅要操控飞行状态,观察飞行环境,还要合理分工执行飞行任务。

  一架飞机一个机组通常有3名成员,其中2名飞行员,1名武控员,3人需合理分工。新列装的轰-6K拥有更先进的航电飞控系统,大大减轻飞行员操作飞机的负担,飞行员甚至可以像民航客机飞行员一样,作为飞行管理者监控轰炸机自动飞行的全过程,从而节省出不少时间和精力,去完成例如拍摄取证、操作雷达锁定远距离目标等任务。

  空军每次远海远洋训练,军迷们通过网络不仅能看到空军对外分享的训练图片,还可以看到大量视频画面,这些都是由飞行员在操纵飞机的过程中拍摄的,而初衷是为取证,记录飞行所到之处,最终作为资料保存。

  由于轰炸机飞行员坐的是弹射座椅,座舱环境相对局限, 因此怎么拍、需要什么角度,都需要专门研究,为此大队会邀请专业摄影师对飞行员进行摄影培训。同时,部队还购置各种小型摄录设备,便于飞行员取证。可别小看这些细枝末节,对执行任务而言,非常关键。高夫地说。

  在飞行过程中,时间虽然长,但是我们也会有发现惊喜的时刻,并不会太枯燥。”“神威大队所在团参谋长徐征介绍, 在远海远洋训练期间,飞行员可以看到各色陆地和岛礁,在空中对照地图过程中,每到一个地标都会有种发现新大陆的惊喜感。

  当时第一次从高空看到祖国最南端的南沙群岛,时而海面一望无垠,时而出现零星岛礁,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还能和后台指挥员保持通讯畅通,兴奋之感溢于言表。连天冉说, 好比你走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很长时间都没人理你,没人跟你说话,忽然在沙漠中看到一个人一样的兴奋。

  除此之外,飞行员可以还看到各种变幻莫测的云彩。当然,有惊喜也会有挑战。轰炸机飞行员在远海远洋飞行时,也会经常遇到雷暴等极端天气,遇到这种情况,飞行员都会有雷达和地面通报,然后再采取绕飞的办法。

  漫长的航程中,除了时不时的紧张、兴奋和忙碌,剩下的时候飞行员们还需要生活,和普通百姓乘坐跨洲航班一样,轰-6K的飞行员们需要在飞机上准备一些饮用水、水果、点心等空中食品,随时补充能量和水分,保持健康的身体。另一方面,作为大国的中远程轰炸机的标配,可移动可拆卸的便携式马桶设备,也已悄然登上战神轰炸机。

  飞机上很多细节设置还是挺人性化的,新机型把马桶配置在轰炸机上,别看这些细节貌似与作战无关,但还是很重要的。徐征说。

  进入任务空域后,轰-6K的飞行员还要面对以往极少出现的情况与海斗、与敌斗。

  原来神威大队身处关中腹地,过去的飞行环境多是在平原、高原、荒漠等内陆地区,如今远海远洋训练在茫茫大海上空飞行,没有了一定坐标,还要面对气候变化,这都需要飞行员学会灵活处置,对各种预案要研究得非常透彻,准备工作要做充分。尽管过去部队在高原荒漠高空飞行,也有很多实战训练,但身处的飞行环境较为单纯,没有遇到对手,也不会有强敌干预,都是自身模拟假想敌,和友邻部队一起搞合成训练。范高杰说。

  经过这两年远洋远海训练后,部队实战环境加强了,特别是在训练过程中还有可能遇到国外军机威胁干预,怀有敌意的伴飞,甚至做出一些危险的举动。这就需要神威大队的飞行员们加强自身应对处置能力。

  除了遇见敌情,光是上千公里长距离的飞行,对飞行员的心理生理都是一个考验,包括注意力的分配、如何克服疲惫心态,以及应对气象条件的变化、通信联络指挥等。

  面对这些任务上的新变化,有着60多年历史的“神威大队”开始在飞行员养成上走年轻化道路—“90后”占“神威大队”飞行员一半以上,26岁至30岁左右的飞行员属于团队的中坚力量,35岁以上40岁左右的飞行员仅占少部分。

  “以前刚毕业的新飞行员分配到这里只有一两位,而近两年新飞行员成数倍增长。”连天冉说,新一代的年轻飞行员有朝气、有冲劲,思想开阔,想法也比较超前,知识面较广,掌握的信息量大,非常用功。每次远海远洋训练任务,年轻飞行员都争着抢着要上任务。

  对于年轻飞行员的期望,高夫地说,希望他们从技术、能力和心理上早点成熟,不光是飞行基本能力,也包括理论知识,对于以后发展成为指挥员,需要有指挥作战能力。如今,飞行员需加强对外语言交流,甚至出岛链有可能遇到喊话的情况,我方要进行空中对话,这方面年轻人有很大优势。

  

(本报道得到张雷、刘川大力支持)

上一页

下一页

出岛链、巡南海

2018-05-07      本刊记者 万全 摄影报道

  • DSC_0232.JPG

    轰-6K 战机巡航南海。 摄影 王国松

  • 04500-_9WQ8435-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8.jpg

    夜航归来后,机务官兵对战鹰进行仔细的航后维护。

  • 我们都是神威人-杨瑞康摄.jpg

    随着任务需求的变化,“神威大队”飞行员年轻人比重增加。 摄影 杨瑞康

  • 03900-_9WQ6700-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7.jpg

    有着12 年飞行经历的“神威大队”大队长连天冉,每次开飞前都会巡查飞机状态。

  • 00-_W9Q3138-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6.jpg

    正是有了机务官兵细致的检查和维护,轰-6K 轰炸机每次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务,维护祖国的领土完整。

  • 00-_W9Q3138-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6.JPG

  • 00-_W9Q6870-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7.jpg

    轰-6K 轰炸机趁着暮色起飞,开展远洋远海训练。

  • 04500-_9WQ7881-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8.jpg

    时间已经是凌晨,轰-6K 轰炸机在深黑色的夜空中顺利返航。

  • 03300-_1WQ0318-人民画报万全20180327.jpg

    轰-6K 飞向苍穹。

………………………………………………………………

  325日,中国空军发布消息,近日出动轰-6K、苏-30等多型多架战机飞越宫古海峡,成体系前出西太平洋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同时组织轰-6K、苏-35等多型多架战机飞赴南海,实施联合战斗巡航。327日, 中国空军宣布,12架轰-6K战机,从关中腹地远程机动至某区域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

  前出岛链、战巡南海、砺剑高原。近年来,这样一支队伍屡屡把战机开到前所未至的区域,在练兵备战中不断飞出新航迹——他们就是空军神威大队

  “常去、多去、常飞、多飞”,过去一年,远海远洋训练的常态化,让这八个字成为中国空军年度热词。2015年开始,中国空军远海远洋训练从最初的一年四次,发展到现在的一月多次,战机航迹不断远伸,体系作战能力越练越强。

  “战神”轰-6K作为中国空军最受瞩目的明星机型之一,从2015年飞出第一岛链开始,基本上每次远海远洋训练,它都未曾缺席。近日,记者走进轰炸机种子部队——中部战区空军某师“神威大队”,揭秘实战化训练中的“战神”。

  “西北骆驼小步跑”到“千里奔袭半日回”327日清晨,天刚蒙蒙亮,位于关中西部地区的军用机场,一架架银色涂装的“战神”轰炸机整齐有序停在机坪上。

  机务人员在飞行员起飞前两小时,已早早抵达机坪,开始忙碌起来。

  一直以来,无论炎夏或寒冬,机务兵作为轰炸机的“幕后英雄”,为“战神”实战化训练任务的完成铺就“天梯”。他们每天要对飞机的“五脏六腑”进行彻底检查,以保证长距离飞行的安全平稳——小到一颗螺丝钉的加固,大到飞机的心脏发动机。

  油门推大车,松刹车,背后一紧。伴随着日出的曙光,一字排开的轰炸机依次滑出起飞,天空传来一阵阵轰鸣声。中部战区空军神威大队所在师副参谋长范高杰介绍,老轰-6飞机腿短、弹少,走出去是个很复杂的过程,由于载油量不够,根本不能满足直接到远海地区训练的条件,必须先从内陆转场到沿海机场。如今,部队列装了轰-6K这款新型轰炸机,经过两年的刻苦训练,战神在比原计划提前几个月形成战斗力的情况下,实现了从过去的西北骆驼小步跑到如今实现千里奔袭半日回的巨大转变。

  此次空军神威大队所在师出动12架轰-6K战机,从关中腹地远程机动至某区域开展实战化军事训练。这几天,除了白天飞行,我们还组织夜间训练,提高部队连续跨昼夜、长航时的作战能力,基本上飞行员一天24小时有近一半时间在空中,这对他们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是极大考验。范高杰说。

  神威大队由来

  神威大队得名于1996年,该大队参加那场为人熟知的海空军事重大演习。当时,该大队在极为不利的气象条件下, 长僚机穿破云雾一次进入目标区,抓住转瞬即逝的战机,准确命中海面目标,从而被空军授予神威大队荣誉称号。

  神威大队的前身是1953年成立的独立团某中队,部队组建初期,空、地勤机组的政治素质、技术基础非常好,官兵大都经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在当时物质条件比较艰苦的环境下很多飞行员平时都住在帐篷或席棚里,他们白手起家,自己的营房自己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克服了种种困难,熟练掌握了飞行技术。

  被誉为地球第三级的青藏高原,是世界公认飞行难度极高的空中禁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为了更好帮助藏族人民建设新西藏,党中央决定打通飞往拉萨的空中通道, 这时年轻的独立团奉命向天险进军。195643日,姚长川机组第一次飞到拉萨上空,首次打通了从内地飞往西藏的空中航线。

  1965年、1967年,该大队圆满完成原子弹、氢弹空投空爆的光荣任务,开创了中国空基核力量建设里程碑。

  -6K轰炸机

  2015216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到空军神威大队所在的航空兵某师视察调研,登上轰-6K战机,坐进驾驶舱,了解装备性能,体验操作使用,这也是习主席第一次登上空军战机。

  抗议一千次一万次,不如战略轰炸机的机翼扇动一次。这句话在国际舆论场上已广为盛传。

  中国空军发言人申进科大校介绍:武器装备是军队现代化的重要标志,是国家安全和民族复兴的重要支撑。被誉为战神的国之重器轰-6K,是中国自主研发的中远程新型轰炸机,担当投送国家威力和意志的重要使命。

  3年前,空军一级战斗英雄、抗美援朝空战王牌飞行员刘玉堤中将在临终前,尽管已极度虚弱,他仍忍着病痛用颤巍巍的手写下自己最后的心愿:大大发展轰炸机。

  这之后,时任空军司令马晓天多次就空军走出去表态, 足见优秀的中远程轰炸机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依照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2015330日,中国空军轰-6K战机首次前出第一岛链飞越巴士海峡,在西太平洋上宣示了中国空军的力量。

  3年来,中国空军列装轰-6K战机的航空兵部队,实现了常态化赴西太平洋远洋训练、常态化警巡东海防空识别区、常态化绕岛巡航、常态化战巡南海。而列装轰-6K战机的空军神威大队,每一个战斗岗位、每一次战斗起飞,都在新时代练兵备战中加快提升战略进攻能力。

  轰炸机飞行员的天上8小时

  当轰-6K爬升至万米高空后,开始了超过8个小时的长航时训练。在漫长的跨昼夜飞行中,在空间极为有限的机舱中, 飞行员都需要做什么?他们在飞机上的吃喝拉撒又如何解决?

  有着18年飞行经历的神威大队所在团副团长高夫地和有着12年飞行经历的神威大队大队长连天冉,曾参与2017 11月下旬的南海战巡等远海远洋训练。他们介绍,上飞机后,不仅要操控飞行状态,观察飞行环境,还要合理分工执行飞行任务。

  一架飞机一个机组通常有3名成员,其中2名飞行员,1名武控员,3人需合理分工。新列装的轰-6K拥有更先进的航电飞控系统,大大减轻飞行员操作飞机的负担,飞行员甚至可以像民航客机飞行员一样,作为飞行管理者监控轰炸机自动飞行的全过程,从而节省出不少时间和精力,去完成例如拍摄取证、操作雷达锁定远距离目标等任务。

  空军每次远海远洋训练,军迷们通过网络不仅能看到空军对外分享的训练图片,还可以看到大量视频画面,这些都是由飞行员在操纵飞机的过程中拍摄的,而初衷是为取证,记录飞行所到之处,最终作为资料保存。

  由于轰炸机飞行员坐的是弹射座椅,座舱环境相对局限, 因此怎么拍、需要什么角度,都需要专门研究,为此大队会邀请专业摄影师对飞行员进行摄影培训。同时,部队还购置各种小型摄录设备,便于飞行员取证。可别小看这些细枝末节,对执行任务而言,非常关键。高夫地说。

  在飞行过程中,时间虽然长,但是我们也会有发现惊喜的时刻,并不会太枯燥。”“神威大队所在团参谋长徐征介绍, 在远海远洋训练期间,飞行员可以看到各色陆地和岛礁,在空中对照地图过程中,每到一个地标都会有种发现新大陆的惊喜感。

  当时第一次从高空看到祖国最南端的南沙群岛,时而海面一望无垠,时而出现零星岛礁,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还能和后台指挥员保持通讯畅通,兴奋之感溢于言表。连天冉说, 好比你走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很长时间都没人理你,没人跟你说话,忽然在沙漠中看到一个人一样的兴奋。

  除此之外,飞行员可以还看到各种变幻莫测的云彩。当然,有惊喜也会有挑战。轰炸机飞行员在远海远洋飞行时,也会经常遇到雷暴等极端天气,遇到这种情况,飞行员都会有雷达和地面通报,然后再采取绕飞的办法。

  漫长的航程中,除了时不时的紧张、兴奋和忙碌,剩下的时候飞行员们还需要生活,和普通百姓乘坐跨洲航班一样,轰-6K的飞行员们需要在飞机上准备一些饮用水、水果、点心等空中食品,随时补充能量和水分,保持健康的身体。另一方面,作为大国的中远程轰炸机的标配,可移动可拆卸的便携式马桶设备,也已悄然登上战神轰炸机。

  飞机上很多细节设置还是挺人性化的,新机型把马桶配置在轰炸机上,别看这些细节貌似与作战无关,但还是很重要的。徐征说。

  进入任务空域后,轰-6K的飞行员还要面对以往极少出现的情况与海斗、与敌斗。

  原来神威大队身处关中腹地,过去的飞行环境多是在平原、高原、荒漠等内陆地区,如今远海远洋训练在茫茫大海上空飞行,没有了一定坐标,还要面对气候变化,这都需要飞行员学会灵活处置,对各种预案要研究得非常透彻,准备工作要做充分。尽管过去部队在高原荒漠高空飞行,也有很多实战训练,但身处的飞行环境较为单纯,没有遇到对手,也不会有强敌干预,都是自身模拟假想敌,和友邻部队一起搞合成训练。范高杰说。

  经过这两年远洋远海训练后,部队实战环境加强了,特别是在训练过程中还有可能遇到国外军机威胁干预,怀有敌意的伴飞,甚至做出一些危险的举动。这就需要神威大队的飞行员们加强自身应对处置能力。

  除了遇见敌情,光是上千公里长距离的飞行,对飞行员的心理生理都是一个考验,包括注意力的分配、如何克服疲惫心态,以及应对气象条件的变化、通信联络指挥等。

  面对这些任务上的新变化,有着60多年历史的“神威大队”开始在飞行员养成上走年轻化道路—“90后”占“神威大队”飞行员一半以上,26岁至30岁左右的飞行员属于团队的中坚力量,35岁以上40岁左右的飞行员仅占少部分。

  “以前刚毕业的新飞行员分配到这里只有一两位,而近两年新飞行员成数倍增长。”连天冉说,新一代的年轻飞行员有朝气、有冲劲,思想开阔,想法也比较超前,知识面较广,掌握的信息量大,非常用功。每次远海远洋训练任务,年轻飞行员都争着抢着要上任务。

  对于年轻飞行员的期望,高夫地说,希望他们从技术、能力和心理上早点成熟,不光是飞行基本能力,也包括理论知识,对于以后发展成为指挥员,需要有指挥作战能力。如今,飞行员需加强对外语言交流,甚至出岛链有可能遇到喊话的情况,我方要进行空中对话,这方面年轻人有很大优势。

  

(本报道得到张雷、刘川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