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图片故事 >> 正文

村医生活

2018-06-12      本刊记者 董芳

  • 1,乡村医生很难有机会像大城市大医院的医生那样,上演一幕幕紧张刺激的急诊室故事,但这些深山里的白衣人,仍然在努力承担全乡上万老百姓医疗卫生保康工作.婺城区塔石乡卫生院护士何梦停入户为签约对象检查.jpg

    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塔石乡卫生院护士何梦婷入户为村民做检查。塔石乡卫生院,位于金华、丽水、衢州三地交界的深山里,交通不便。卫生院里一共14位医护人员,承担着全乡1.4万百姓的医疗卫生保健工作。每次出诊,他们几乎都要翻山越岭。 摄影 傅卫明

  • 6.jpg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健美乡洛居村卫生站,乡村医生马丽为34岁的藏族妇女伍三咪做检查,叮嘱其孕期的各类注意事项。卫生站的铁门上一笔一划地写着马丽的电话号码,只要村民有需要,她保证随叫随到。 摄影 潘松刚

  • 组照8:夜幕降临了还在忙碌着 (2).jpg

    江西省抚州市广昌县头陂镇山下村的独臂医生李彦,靠一只手,默默地为乡亲们的健康坚守了27年,足迹踏遍全村每家每户。村里哪里有一条小道,哪里有一户人家,家中有多少人,这户人家家庭成员各自的身体状况李彦都记得清清楚楚。 摄影 谢昌建

  • A02A6935.jpg

    辽宁省凤城市刘家河镇秋木庄村有16个村民组,交通不便。张春威21岁时从辽宁中医学院毕业后,回到家乡,接过父亲背了几十年的药箱,从此扎根最基层的医疗服务行业,一干就是15年。 摄影 栗粟

  • 5乡村医生.jpg

    左腿患有残疾的重庆市北碚区柳荫镇西河村医生周月华由丈夫艾起背着,冒雨去为88岁的村民江礼贵老人出诊。20余年来,周月华在丈夫的支持下,“走”遍了方圆13平方公里的大小山岭,保障了近5000位村民的基本医疗。 摄影 冯建新

  • 曹文-《急诊》.jpg

    20世纪80年代,内蒙古察哈尔右翼后旗白音察干镇的医生宝音德力根飞马救牧民。 摄影 曹文

  • 微信图片_20180530113353.jpg

    狂风暴雨的黄昏,王稳定和赵霞踏上艰难行医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三七团的医生王稳定和赵霞夫妇在边境线上的阿吾斯奇牧场建立起了“夫妻诊所”。 摄影 张西安

  • 周抚阳-《乡村赤脚中医》.jpg

    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白舍镇白舍村,靠卖药材为生的老中医王文韶给人看病从来不 收治疗费,有些贫困户老人来看病他甚至连药材的费用也给免去。 摄影 周抚阳

< >

  这一期的“影像力”,本刊带您一起看看那些扎根在乡村的好医生们。

  位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边境线上的阿吾斯奇牧场,距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三七团团部160公里,海拔3000米左右,拥有89.5公里边境线。为了这里的牧民、边防派出所干警、边防连队官兵就医方便,一三七团的医生王稳定和赵霞夫妇建立起了“夫妻诊所”。

  刚来阿吾斯奇牧场,王稳定和赵霞克服了水土不服、条件艰苦等困难,不分昼夜,随叫随到,兢兢业业为驻守在边境线上的军警兵民充当着健康的“守护神”。“夫妻诊所”的事迹在草原上广为传颂。

  2018年是王稳定和赵霞夫妇驻扎在边境线上的第7年,却是陈谨棋从医的第46年。今年69岁的陈谨棋,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为福建南安英都镇的乡亲们行医看病,如今已坚持了46载。

  20世纪70年代,英都镇交通不便,走访行医都得靠两条腿来丈量山路,有时一天要在崎岖的山路上来回走上一二十公里,而陈谨棋在这些山路上一走就是十几年。十几年,挨家串户,行医送药,风雨无阻。

  为了让他能更好地为乡亲们看病,村里给他“开后门”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有时在出诊途中,自行车的链条掉了、车胎漏气了,他也来不及修理,直接把车子放在路边,背着药箱一路小跑往病人家里赶。

  改革开放之后,陈谨棋有了一点点积蓄,就为自己添置了一辆先进的交通工具——摩托车。这为他走访察诊提供了方便,节省了时间。

  不管是在走路察诊的年代,还是在骑自行车察诊的岁月,或是在乘坐现代交通工具的当下,也不管是深夜还是风雨交加的日子,只要病人有需要,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出门赴诊。治得了的病,他会尽全力医治,自己治不了的,就建议送医院治,有时还会一路亲自陪护。作为“赤脚医生”的他,不计较医疗费用,有时遇到困难户或五保户,他还会倒贴药费。

  46年乡村行医路,辛酸自知。陈谨棋说,如今乡村医生流失严重,“我们最盼望的是对身份的认同,将来能有个养老的保障,只是不知道,退休后有谁来接着做……”

  每一个乡村医生都有着自己的不为人知的辛酸经历,但他们行医救人的心、行善的热情却是一样的。为了让更多的人引起对“乡村医生”的关注,平安好医生联手中国摄影报举办了“2018平安好医生‘最美乡村医生’公益摄影展”。主办方表示,发起这样一个摄影展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关注到乡村医生这个群体,让更多的人为改善乡村医生境遇出一份力。

(本报道图片选自“2018平安好医生‘最美乡村医生’公益摄影展”,由中国摄影家协会提供)

上一页

下一页

村医生活

2018-06-12      本刊记者 董芳

  • 1,乡村医生很难有机会像大城市大医院的医生那样,上演一幕幕紧张刺激的急诊室故事,但这些深山里的白衣人,仍然在努力承担全乡上万老百姓医疗卫生保康工作.婺城区塔石乡卫生院护士何梦停入户为签约对象检查.jpg

    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塔石乡卫生院护士何梦婷入户为村民做检查。塔石乡卫生院,位于金华、丽水、衢州三地交界的深山里,交通不便。卫生院里一共14位医护人员,承担着全乡1.4万百姓的医疗卫生保健工作。每次出诊,他们几乎都要翻山越岭。 摄影 傅卫明

  • 6.jpg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健美乡洛居村卫生站,乡村医生马丽为34岁的藏族妇女伍三咪做检查,叮嘱其孕期的各类注意事项。卫生站的铁门上一笔一划地写着马丽的电话号码,只要村民有需要,她保证随叫随到。 摄影 潘松刚

  • 组照8:夜幕降临了还在忙碌着 (2).jpg

    江西省抚州市广昌县头陂镇山下村的独臂医生李彦,靠一只手,默默地为乡亲们的健康坚守了27年,足迹踏遍全村每家每户。村里哪里有一条小道,哪里有一户人家,家中有多少人,这户人家家庭成员各自的身体状况李彦都记得清清楚楚。 摄影 谢昌建

  • A02A6935.jpg

    辽宁省凤城市刘家河镇秋木庄村有16个村民组,交通不便。张春威21岁时从辽宁中医学院毕业后,回到家乡,接过父亲背了几十年的药箱,从此扎根最基层的医疗服务行业,一干就是15年。 摄影 栗粟

  • 5乡村医生.jpg

    左腿患有残疾的重庆市北碚区柳荫镇西河村医生周月华由丈夫艾起背着,冒雨去为88岁的村民江礼贵老人出诊。20余年来,周月华在丈夫的支持下,“走”遍了方圆13平方公里的大小山岭,保障了近5000位村民的基本医疗。 摄影 冯建新

  • 曹文-《急诊》.jpg

    20世纪80年代,内蒙古察哈尔右翼后旗白音察干镇的医生宝音德力根飞马救牧民。 摄影 曹文

  • 微信图片_20180530113353.jpg

    狂风暴雨的黄昏,王稳定和赵霞踏上艰难行医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三七团的医生王稳定和赵霞夫妇在边境线上的阿吾斯奇牧场建立起了“夫妻诊所”。 摄影 张西安

  • 周抚阳-《乡村赤脚中医》.jpg

    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白舍镇白舍村,靠卖药材为生的老中医王文韶给人看病从来不 收治疗费,有些贫困户老人来看病他甚至连药材的费用也给免去。 摄影 周抚阳

  这一期的“影像力”,本刊带您一起看看那些扎根在乡村的好医生们。

  位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边境线上的阿吾斯奇牧场,距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七师一三七团团部160公里,海拔3000米左右,拥有89.5公里边境线。为了这里的牧民、边防派出所干警、边防连队官兵就医方便,一三七团的医生王稳定和赵霞夫妇建立起了“夫妻诊所”。

  刚来阿吾斯奇牧场,王稳定和赵霞克服了水土不服、条件艰苦等困难,不分昼夜,随叫随到,兢兢业业为驻守在边境线上的军警兵民充当着健康的“守护神”。“夫妻诊所”的事迹在草原上广为传颂。

  2018年是王稳定和赵霞夫妇驻扎在边境线上的第7年,却是陈谨棋从医的第46年。今年69岁的陈谨棋,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为福建南安英都镇的乡亲们行医看病,如今已坚持了46载。

  20世纪70年代,英都镇交通不便,走访行医都得靠两条腿来丈量山路,有时一天要在崎岖的山路上来回走上一二十公里,而陈谨棋在这些山路上一走就是十几年。十几年,挨家串户,行医送药,风雨无阻。

  为了让他能更好地为乡亲们看病,村里给他“开后门”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有时在出诊途中,自行车的链条掉了、车胎漏气了,他也来不及修理,直接把车子放在路边,背着药箱一路小跑往病人家里赶。

  改革开放之后,陈谨棋有了一点点积蓄,就为自己添置了一辆先进的交通工具——摩托车。这为他走访察诊提供了方便,节省了时间。

  不管是在走路察诊的年代,还是在骑自行车察诊的岁月,或是在乘坐现代交通工具的当下,也不管是深夜还是风雨交加的日子,只要病人有需要,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出门赴诊。治得了的病,他会尽全力医治,自己治不了的,就建议送医院治,有时还会一路亲自陪护。作为“赤脚医生”的他,不计较医疗费用,有时遇到困难户或五保户,他还会倒贴药费。

  46年乡村行医路,辛酸自知。陈谨棋说,如今乡村医生流失严重,“我们最盼望的是对身份的认同,将来能有个养老的保障,只是不知道,退休后有谁来接着做……”

  每一个乡村医生都有着自己的不为人知的辛酸经历,但他们行医救人的心、行善的热情却是一样的。为了让更多的人引起对“乡村医生”的关注,平安好医生联手中国摄影报举办了“2018平安好医生‘最美乡村医生’公益摄影展”。主办方表示,发起这样一个摄影展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关注到乡村医生这个群体,让更多的人为改善乡村医生境遇出一份力。

(本报道图片选自“2018平安好医生‘最美乡村医生’公益摄影展”,由中国摄影家协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