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图片故事 >> 正文

你好,山村小朋友

2019-06-11      本刊记者 秦斌 摄影报道

  • DSC09298-龙雅婷.jpg

    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正大镇盘塘村幼儿园,今年7岁的龙雅婷在基金会资助建设的幼儿园游乐区玩耍,她的梦想是长大了去当明星。

  • DSC08087.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正大镇盘塘村幼儿园,龙永康在玩用轮胎修建的秋千,他和妹妹龙静蕊都在家留守,爸爸妈妈都在外地打工,平时与爷爷奶奶生活。

  • DSC00814.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信镇后寨村幼儿园,园内用土石地改建的操场放置了各种利用废旧物品改装的玩乐设施,这里成为了孩子们的游乐天堂。

  • DSC00986.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信镇后寨村幼儿园, 4岁半的石美琳(右)与伙伴开心地一起玩跷跷板。美琳的爸爸和爷爷奶奶都在外打工,多年未回,平时只有76岁的太公太婆陪伴。

  • DSC05043.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石镇代董村,5岁的女孩麻秋丽,她的父母都在广东惠州打工。

  • DSC06779.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蓼皋街道团山幼儿园,小朋友展示她们在幼儿园里画的绘画作品。

  • DSC08860副本.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正大镇盘塘村,放学回家的龙永康(右一)和妹妹帮奶奶剥竹笋。

  • DSC01389.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石镇代董村,龙晓雅(左一) 的爷爷奶奶带着留守在家的小孩子们看电视。

  • DSC01417-马秋丽.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石镇代董村,麻秋丽和弟弟在奶奶的陪伴下生活在村子里。

  • DSC00510.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信镇后寨村,放学后的石美琳与太公太婆生活在一起。

< >

  20123月,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实施,至今,铜仁市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了91.7%。六一儿童节前,记者来到松桃,见到在“一村一园”计划中快乐成长的孩子们。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教授认为中国在实现“消除贫困”这一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取得的成绩世界瞩目,而教育扶贫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根据2017年全国农村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有59万个行政村,其中仅有19万个有村一级幼儿园,贫困地区农村还缺少10万个村一级学前教育服务机构。

  儿童早期教育干预的重要性已获得神经学和 社会科学研究的充分证明。人的语言、社交、情感功能的大脑发育高峰均在4岁以前完成,因此3-5岁早期教育成为终身教育的一个关键机遇窗口。但根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网站7132018年的上报数据来看,在约5万名山村幼儿园受益儿童中,约40%为双留守儿童,父母都不在身边陪伴;20%来自精准扶贫家庭,约10%来自单亲家庭。此外,送孩子到乡镇上幼儿园对农村幼儿家长来说是极大的负担,在贫困地区很难实行。公办园设在城镇,民办园不进村,农村幼儿家长要想让孩子上幼儿园,只能送孩子到乡镇上才有的公办园。家长和幼儿或每天起早贪黑走很远的路,或在乡镇幼儿园附近租房陪读,负担较重,贫困家庭只能“望园兴叹”。

  这些都成为影响幼儿早期教育的不利因素。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起的“一村一园”——山村幼儿园计划就是为贫困农村地区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服务、促进教育公平所作的项目。“一村一园”在村一级建立小规模园所,有1-2个班,根据班级儿童年龄情况采用混龄教学方式,与其他学前教育资源形成互补,使偏远贫困地区的儿童受益。

  20123月,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松桃苗族自治县地处黔、湘、渝两省一市结合部,属国家级贫困县,山村适龄儿童学前教育资源一度严重匮乏。“一村一园”实施初期设立了100 所山村幼儿园,其后通过两年的实践,成果在松桃全县推广,目前建成近500所山村幼儿园。

  2014年,铜仁市全市推广松桃经验,建设了2005个山村幼儿园,近5万儿童受益,铜仁市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了91.7%。在全国,截至20192 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先后在青海、贵州、湖南等9个省(自治区),22个县(市),设立山村幼儿园。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好,山村小朋友

2019-06-11      本刊记者 秦斌 摄影报道

  20123月,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实施,至今,铜仁市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了91.7%。六一儿童节前,记者来到松桃,见到在“一村一园”计划中快乐成长的孩子们。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教授认为中国在实现“消除贫困”这一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取得的成绩世界瞩目,而教育扶贫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根据2017年全国农村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有59万个行政村,其中仅有19万个有村一级幼儿园,贫困地区农村还缺少10万个村一级学前教育服务机构。

  儿童早期教育干预的重要性已获得神经学和 社会科学研究的充分证明。人的语言、社交、情感功能的大脑发育高峰均在4岁以前完成,因此3-5岁早期教育成为终身教育的一个关键机遇窗口。但根据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网站7132018年的上报数据来看,在约5万名山村幼儿园受益儿童中,约40%为双留守儿童,父母都不在身边陪伴;20%来自精准扶贫家庭,约10%来自单亲家庭。此外,送孩子到乡镇上幼儿园对农村幼儿家长来说是极大的负担,在贫困地区很难实行。公办园设在城镇,民办园不进村,农村幼儿家长要想让孩子上幼儿园,只能送孩子到乡镇上才有的公办园。家长和幼儿或每天起早贪黑走很远的路,或在乡镇幼儿园附近租房陪读,负担较重,贫困家庭只能“望园兴叹”。

  这些都成为影响幼儿早期教育的不利因素。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起的“一村一园”——山村幼儿园计划就是为贫困农村地区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服务、促进教育公平所作的项目。“一村一园”在村一级建立小规模园所,有1-2个班,根据班级儿童年龄情况采用混龄教学方式,与其他学前教育资源形成互补,使偏远贫困地区的儿童受益。

  20123月,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山村幼儿园计划启动。松桃苗族自治县地处黔、湘、渝两省一市结合部,属国家级贫困县,山村适龄儿童学前教育资源一度严重匮乏。“一村一园”实施初期设立了100 所山村幼儿园,其后通过两年的实践,成果在松桃全县推广,目前建成近500所山村幼儿园。

  2014年,铜仁市全市推广松桃经验,建设了2005个山村幼儿园,近5万儿童受益,铜仁市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了91.7%。在全国,截至20192 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先后在青海、贵州、湖南等9个省(自治区),22个县(市),设立山村幼儿园。

  • DSC09298-龙雅婷.jpg

    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正大镇盘塘村幼儿园,今年7岁的龙雅婷在基金会资助建设的幼儿园游乐区玩耍,她的梦想是长大了去当明星。

  • DSC08087.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正大镇盘塘村幼儿园,龙永康在玩用轮胎修建的秋千,他和妹妹龙静蕊都在家留守,爸爸妈妈都在外地打工,平时与爷爷奶奶生活。

  • DSC00814.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信镇后寨村幼儿园,园内用土石地改建的操场放置了各种利用废旧物品改装的玩乐设施,这里成为了孩子们的游乐天堂。

  • DSC00986.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信镇后寨村幼儿园, 4岁半的石美琳(右)与伙伴开心地一起玩跷跷板。美琳的爸爸和爷爷奶奶都在外打工,多年未回,平时只有76岁的太公太婆陪伴。

  • DSC05043.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石镇代董村,5岁的女孩麻秋丽,她的父母都在广东惠州打工。

  • DSC06779.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蓼皋街道团山幼儿园,小朋友展示她们在幼儿园里画的绘画作品。

  • DSC08860副本.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正大镇盘塘村,放学回家的龙永康(右一)和妹妹帮奶奶剥竹笋。

  • DSC01389.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石镇代董村,龙晓雅(左一) 的爷爷奶奶带着留守在家的小孩子们看电视。

  • DSC01417-马秋丽.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石镇代董村,麻秋丽和弟弟在奶奶的陪伴下生活在村子里。

  • DSC00510.jpg

    松桃苗族自治县盘信镇后寨村,放学后的石美琳与太公太婆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