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专题图片 >> 正文

人与自然共生的范例

2017-09-07      撰文 李霞

  • IMG_4001.jpg

    曾经单一的人造林海正在逐渐变成上有松涛、中有灌木、下有花草的“乔灌草”自然生态景观,物种多样性也正在逐渐完善。

  • L1002014_副本.jpg

    如今的塞罕坝,绿树遍植、花开草长。 摄影 王蕴聪/人民画报

  • 1.jpg

    《人民画报》1984年7期对塞罕坝林场的报道。 本刊资料

  • 2.jpg

    《人民画报》1984年7期对塞罕坝林场的报道。 本刊资料

  • 金色塞罕坝.jpg

    塞罕坝秋景

< >

 

  1681年,在辽、金时代帝王狩猎地“千里松林”,如日中天的清康熙皇帝设立了皇家猎苑“木兰围场”,以作皇家“肄武、绥藩、狩猎”之地。这里距京城400多公里,林木茂密、水草丰美,野兽出没。今天的河北省塞罕坝机械林场就建在这里。

  清同治二年(1863年),清王朝国力虚弱,“木兰围场”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伐木、垦荒,以补国库空虚。自此时直到1916年的53年间,130多万亩林地被开垦。清朝亡,这里的原始森林、草场、河流也因过度开垦而退化成荒原沙地。

  数百里外的京城失去了天然屏障,内蒙古高原的风沙毫无遮挡地南侵,沙尘笼罩成为北京冬春季常见的景象。

  1961年,当时的国家林业部派员赴塞罕坝勘探,规划建设人造森林。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第十二年,国民经济处在困难时期。中国政府显然意识到森林对人类生存的重要性,决心建立国有林场,恢复被破坏的植被。1962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承德塞罕坝机械林场”正式成立。这标志着人工造林工程的开启,也是塞罕坝人与大自然共生故事的开端。

  牺牲

  为偿还古人欠下的环境债,塞罕坝第一代干部、职工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林场建立之初,林业部调集了来自全国18个省区市、24所大中专院校的127名毕业生,加上当地干部、职工一共369人。

  冬天的塞罕坝气温多在零下40多摄氏度,大雪封路,几乎与外界隔绝;主要交通工具是马车和牛车,100公里的路要走两三天。人们住在土坯砌成的地窨子里,冬天寒冷,早晨眉毛、头发覆着一层霜;晚上简易帐篷外恶狼嚎叫,令人心惊胆战。

  “先生产,后生活”是当时社会主义建设的口号,在这里也不例外。尽管身处恶劣的气候环境和非正常的生活条件中,但这个口号深入人心,被视作理所当然。

  1982年,这里已经绿树成林,但生活和教育条件的改善还是近些年的事情。教育条件不足,致使上世纪80年代以前,林场的子弟中不曾出过一个大学毕业生。“我们不是牺牲了一代人,而是两代人。”这里的职工说。

  自然灾害是人工林的死敌,也给塞罕坝人心中留下永远的痛。林场职工至今记得19771028日那场雨淞灾害:持续的降雨和低温,使树木被厚厚的冰凌包裹,重压下的树枝随即断裂,20万亩树林瞬间损毁。1980年的旱灾,百年不遇,毁掉了12万亩树木。

  森林火灾是又一个威胁。林场建有9座望火楼,其中8座的瞭望员都是夫妻。在远离人烟的高山上,只有夫妻相伴才可能长久坚持。代价难以想象。陈锐军、初景梅夫妇在望火楼上工作生活12年,防火期每隔15分钟一次瞭望报告,生活孤寂单调。远离人群,缺少交流对象,儿子8岁了还不能流利地说话。

  “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是几代人的血泪和汗水凝筑而成。

  和解

  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有诗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塞罕坝人的巨大牺牲换来了荒漠变绿洲的奇迹。

  1982年,林场在沙地荒原上造林96万亩,植树3.2亿余株,造林存活率达90%以上。

  刘军夫妇是望火楼的瞭望员,他们仍然记得小时候参加林场植树的情形。那是上世纪70年代,小学五年级以上的学生加入到植树造林的大军中。来年的学费和每星期一次的伙食改善都靠这些勤工俭学的劳动所得。当地农民也来林场种树,以赚取收入贴补家用。

  科学技术的运用,为塞罕坝人恢复自然环境提供了重要保障。从1962年试验阶段起,林场的技术骨干就在技术创新和树种培育方面取得了重大成果:培育耐寒、耐风沙的优质树苗;改进造林机械,提高造林质量和速度。到1964年,516亩落叶松成活率达90%以上,而两年前的成活率只有8%

  从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改善自然环境的远见与勇气,到今天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的绿色发展观,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成为共识和使命。

  “我们从小就有林子的意识,林子就是家园,林子也是家人。我们看每一棵树,都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林场第三代子弟王崇说。她的祖父和祖母是第一代林场职工,来自东北白城的林业中专学校。

  塞罕坝人以巨大的牺牲换来了与被祖先损毁的自然最终的和解。

  共生

  人类善待自然,自然就会给人类应得的回报。

  在塞罕坝,“经营”这个词跟外面世界的词意完全不同。外面的“经营”是赚钱、牟利之意,塞罕坝人的“经营”是抚育、照料林地之意。

  下面的数字是塞罕坝人“经营”的硕果:从1962年至2016年底,森林面积由24万亩增加到112万亩,森林覆盖率从18%提高到80%。林木总蓄积量由33万立方米增加到1012万立方米。

  在塞罕坝森林、草原、湿地等多种生态系统中,有陆生野生脊椎动物261种、鱼类32种、昆虫660种、大型真菌179种、植物625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动物47种、国家重点保护植物9种。

  塞罕坝的无霜期由52天增加到64天,年均大风天数由83天减少到53天。上世纪50年代,北京年平均沙尘天数为56.2天,近年,北京春季沙尘天数减少七成多。

  大规模的营造林活动,为当地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带动了周边地区的乡村旅游、养殖业、山野物资、手工艺品、交通运输等相关产业的发展。每年可增加群众收入6亿多元,开辟了脱贫致富新途径。

  建场以来,共完成育苗、造林、营林、有害生物防治、林副产品开发利用等973项科研成果。

  这些数字是人类与自然共生共存的明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这意味着,将人与自然当作目的而非手段,才能达成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永续发展。  

  (本报道未署名图片由塞罕坝机械林场提供)

上一页

下一页

人与自然共生的范例

2017-09-07      撰文 李霞

  • IMG_4001.jpg

    曾经单一的人造林海正在逐渐变成上有松涛、中有灌木、下有花草的“乔灌草”自然生态景观,物种多样性也正在逐渐完善。

  • L1002014_副本.jpg

    如今的塞罕坝,绿树遍植、花开草长。 摄影 王蕴聪/人民画报

  • 1.jpg

    《人民画报》1984年7期对塞罕坝林场的报道。 本刊资料

  • 2.jpg

    《人民画报》1984年7期对塞罕坝林场的报道。 本刊资料

  • 金色塞罕坝.jpg

    塞罕坝秋景

 

  1681年,在辽、金时代帝王狩猎地“千里松林”,如日中天的清康熙皇帝设立了皇家猎苑“木兰围场”,以作皇家“肄武、绥藩、狩猎”之地。这里距京城400多公里,林木茂密、水草丰美,野兽出没。今天的河北省塞罕坝机械林场就建在这里。

  清同治二年(1863年),清王朝国力虚弱,“木兰围场”开始了第一次大规模伐木、垦荒,以补国库空虚。自此时直到1916年的53年间,130多万亩林地被开垦。清朝亡,这里的原始森林、草场、河流也因过度开垦而退化成荒原沙地。

  数百里外的京城失去了天然屏障,内蒙古高原的风沙毫无遮挡地南侵,沙尘笼罩成为北京冬春季常见的景象。

  1961年,当时的国家林业部派员赴塞罕坝勘探,规划建设人造森林。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第十二年,国民经济处在困难时期。中国政府显然意识到森林对人类生存的重要性,决心建立国有林场,恢复被破坏的植被。1962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承德塞罕坝机械林场”正式成立。这标志着人工造林工程的开启,也是塞罕坝人与大自然共生故事的开端。

  牺牲

  为偿还古人欠下的环境债,塞罕坝第一代干部、职工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林场建立之初,林业部调集了来自全国18个省区市、24所大中专院校的127名毕业生,加上当地干部、职工一共369人。

  冬天的塞罕坝气温多在零下40多摄氏度,大雪封路,几乎与外界隔绝;主要交通工具是马车和牛车,100公里的路要走两三天。人们住在土坯砌成的地窨子里,冬天寒冷,早晨眉毛、头发覆着一层霜;晚上简易帐篷外恶狼嚎叫,令人心惊胆战。

  “先生产,后生活”是当时社会主义建设的口号,在这里也不例外。尽管身处恶劣的气候环境和非正常的生活条件中,但这个口号深入人心,被视作理所当然。

  1982年,这里已经绿树成林,但生活和教育条件的改善还是近些年的事情。教育条件不足,致使上世纪80年代以前,林场的子弟中不曾出过一个大学毕业生。“我们不是牺牲了一代人,而是两代人。”这里的职工说。

  自然灾害是人工林的死敌,也给塞罕坝人心中留下永远的痛。林场职工至今记得19771028日那场雨淞灾害:持续的降雨和低温,使树木被厚厚的冰凌包裹,重压下的树枝随即断裂,20万亩树林瞬间损毁。1980年的旱灾,百年不遇,毁掉了12万亩树木。

  森林火灾是又一个威胁。林场建有9座望火楼,其中8座的瞭望员都是夫妻。在远离人烟的高山上,只有夫妻相伴才可能长久坚持。代价难以想象。陈锐军、初景梅夫妇在望火楼上工作生活12年,防火期每隔15分钟一次瞭望报告,生活孤寂单调。远离人群,缺少交流对象,儿子8岁了还不能流利地说话。

  “牢记使命、艰苦创业、绿色发展”的塞罕坝精神是几代人的血泪和汗水凝筑而成。

  和解

  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有诗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塞罕坝人的巨大牺牲换来了荒漠变绿洲的奇迹。

  1982年,林场在沙地荒原上造林96万亩,植树3.2亿余株,造林存活率达90%以上。

  刘军夫妇是望火楼的瞭望员,他们仍然记得小时候参加林场植树的情形。那是上世纪70年代,小学五年级以上的学生加入到植树造林的大军中。来年的学费和每星期一次的伙食改善都靠这些勤工俭学的劳动所得。当地农民也来林场种树,以赚取收入贴补家用。

  科学技术的运用,为塞罕坝人恢复自然环境提供了重要保障。从1962年试验阶段起,林场的技术骨干就在技术创新和树种培育方面取得了重大成果:培育耐寒、耐风沙的优质树苗;改进造林机械,提高造林质量和速度。到1964年,516亩落叶松成活率达90%以上,而两年前的成活率只有8%

  从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改善自然环境的远见与勇气,到今天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的绿色发展观,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成为共识和使命。

  “我们从小就有林子的意识,林子就是家园,林子也是家人。我们看每一棵树,都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林场第三代子弟王崇说。她的祖父和祖母是第一代林场职工,来自东北白城的林业中专学校。

  塞罕坝人以巨大的牺牲换来了与被祖先损毁的自然最终的和解。

  共生

  人类善待自然,自然就会给人类应得的回报。

  在塞罕坝,“经营”这个词跟外面世界的词意完全不同。外面的“经营”是赚钱、牟利之意,塞罕坝人的“经营”是抚育、照料林地之意。

  下面的数字是塞罕坝人“经营”的硕果:从1962年至2016年底,森林面积由24万亩增加到112万亩,森林覆盖率从18%提高到80%。林木总蓄积量由33万立方米增加到1012万立方米。

  在塞罕坝森林、草原、湿地等多种生态系统中,有陆生野生脊椎动物261种、鱼类32种、昆虫660种、大型真菌179种、植物625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动物47种、国家重点保护植物9种。

  塞罕坝的无霜期由52天增加到64天,年均大风天数由83天减少到53天。上世纪50年代,北京年平均沙尘天数为56.2天,近年,北京春季沙尘天数减少七成多。

  大规模的营造林活动,为当地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带动了周边地区的乡村旅游、养殖业、山野物资、手工艺品、交通运输等相关产业的发展。每年可增加群众收入6亿多元,开辟了脱贫致富新途径。

  建场以来,共完成育苗、造林、营林、有害生物防治、林副产品开发利用等973项科研成果。

  这些数字是人类与自然共生共存的明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这意味着,将人与自然当作目的而非手段,才能达成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永续发展。  

  (本报道未署名图片由塞罕坝机械林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