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徒步穿越滇越铁路

发布时间 :2015-07-06      作者 :张浩 摄影报道      

  • 001fc699842f17046c900c.jpg

    滇越铁路昆明至宜良段,东风火车头正准备进入隧道,其最高时速只有不到30公里。

  • 001fc699842f17046c960f.jpg

    在滇越铁路昆明阳宗海站附近的米轨上,货运火车在群山中穿行。

  • 001fc699842f17046cab16.jpg

    79岁的潘宝红老人坐在废弃的滇越铁路可保村车站旁缝帽子。不远处站牌上的字迹已模糊不清。

  • 001fc699842f17046cb11b.jpg

    在滇越铁路昆明市呈贡区段旁,水塘村村民早起整理菜地。在距离滇越铁路米轨仅几百米的地方,一列快速列车正行驶在南昆铁路的准轨上。

  • 001fc699842f17046cd82d.jpg

    60岁的徐家渡社区党委书记赵树云展示他收藏的当年法国人留下的煤油马灯。

  • 001fc699842f17046cdd34.jpg

    在废弃的可保村车站附近居住的几位老人聚在老站台上下象棋。

  • 001fc699842f17046ce23c.jpg

    在昆明阳宗海站,扳道员郭永明在工作。

  • 001fc699842f17046ce745.jpg

    在昆明阳宗海站,郭宽站长发现了刻有1904年字样的铁轨,它历经111年风雨后仍然可以正常使用。

  • 001fc699842f17046d0963.jpg

    行人从滇越铁路盘溪站经过,站牌后是百年法国香樟树。

  • 001fc699842f17046d0e0a.jpg

    郭汉文原是一名军人,1981年退伍回到家乡,继承父亲“衣钵”成为了一名铁路工人,至今已在滇越铁路水塘站工作了34年。

  • 001fc699842f17046d1316.jpg

    滇越铁路大沙田站附近,巡道工正在维修铁轨。他们每天背着沉重的设备巡查线路,守护列车安全。除了负责修补铁轨外,他们还要及时排除险情。

  • 001fc699842f17046d1823.jpg

    在滇越铁路盘溪站,85岁的退休职工普朝亮在百年香樟树前讲述他的铁路记忆。他一直在距离盘溪站不远的西扯邑站工作,那里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小站被取消后,老人也退休了。退休后,他回到盘溪站附近居住,还一直喜欢穿着铁路制服,给人们讲述滇越铁路客运繁忙时的辉煌。

  • 001fc699842f17046d444e.jpg

    早晨8点,河口的中国士兵将国门打开,越南列车即将进入中国境内。在滇越铁路的越南段尚有客运,而进入中国的列车则都是货车。

  • 001fc699842f17046d4c5d.jpg

    芷村火车站仍保留着古老的法式建筑。

  • 001fc699842f17046d5109.jpg

    35岁的苗族守卫队员熊俊在滇越铁路人字桥上值勤。已退休的芷村站派出所民警王开林组织当地村民成立了由15名保安组成的“人字桥看守队”。他们每天24小时轮流悉心守护这座百年钢桥。

  • 001fc699842f17046d561a.jpg

    当地居民经过县城中心的老河口站。新的河口站位于县郊,从那里乘坐新开通的准轨列车,只需6小时就能到达昆明。

  • 001fc699842f17046d5b2c.jpg

    在滇越铁路唯一的国际线路列车停靠站—河口山腰站,工作人员正在检查中越国际联运火车。他身前的绿色火车头是由中国出口越南的,如今又到中国来运送物资。

< >

  15天,徒步走完滇越铁路465公里的中国境内段,一种“从历史走向未来”的时空穿越感油然而生。

  未来,这条历经沧桑的百年铁路是否将以另一种方式绽放?[>>全文阅读]

上一页

下一页

  • 001fc699842f17046c900c.jpg

    滇越铁路昆明至宜良段,东风火车头正准备进入隧道,其最高时速只有不到30公里。

  • 001fc699842f17046c960f.jpg

    在滇越铁路昆明阳宗海站附近的米轨上,货运火车在群山中穿行。

  • 001fc699842f17046cab16.jpg

    79岁的潘宝红老人坐在废弃的滇越铁路可保村车站旁缝帽子。不远处站牌上的字迹已模糊不清。

  • 001fc699842f17046cb11b.jpg

    在滇越铁路昆明市呈贡区段旁,水塘村村民早起整理菜地。在距离滇越铁路米轨仅几百米的地方,一列快速列车正行驶在南昆铁路的准轨上。

  • 001fc699842f17046cd82d.jpg

    60岁的徐家渡社区党委书记赵树云展示他收藏的当年法国人留下的煤油马灯。

  • 001fc699842f17046cdd34.jpg

    在废弃的可保村车站附近居住的几位老人聚在老站台上下象棋。

  • 001fc699842f17046ce23c.jpg

    在昆明阳宗海站,扳道员郭永明在工作。

  • 001fc699842f17046ce745.jpg

    在昆明阳宗海站,郭宽站长发现了刻有1904年字样的铁轨,它历经111年风雨后仍然可以正常使用。

  • 001fc699842f17046d0963.jpg

    行人从滇越铁路盘溪站经过,站牌后是百年法国香樟树。

  • 001fc699842f17046d0e0a.jpg

    郭汉文原是一名军人,1981年退伍回到家乡,继承父亲“衣钵”成为了一名铁路工人,至今已在滇越铁路水塘站工作了34年。

  • 001fc699842f17046d1316.jpg

    滇越铁路大沙田站附近,巡道工正在维修铁轨。他们每天背着沉重的设备巡查线路,守护列车安全。除了负责修补铁轨外,他们还要及时排除险情。

  • 001fc699842f17046d1823.jpg

    在滇越铁路盘溪站,85岁的退休职工普朝亮在百年香樟树前讲述他的铁路记忆。他一直在距离盘溪站不远的西扯邑站工作,那里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小站被取消后,老人也退休了。退休后,他回到盘溪站附近居住,还一直喜欢穿着铁路制服,给人们讲述滇越铁路客运繁忙时的辉煌。

  • 001fc699842f17046d444e.jpg

    早晨8点,河口的中国士兵将国门打开,越南列车即将进入中国境内。在滇越铁路的越南段尚有客运,而进入中国的列车则都是货车。

  • 001fc699842f17046d4c5d.jpg

    芷村火车站仍保留着古老的法式建筑。

  • 001fc699842f17046d5109.jpg

    35岁的苗族守卫队员熊俊在滇越铁路人字桥上值勤。已退休的芷村站派出所民警王开林组织当地村民成立了由15名保安组成的“人字桥看守队”。他们每天24小时轮流悉心守护这座百年钢桥。

  • 001fc699842f17046d561a.jpg

    当地居民经过县城中心的老河口站。新的河口站位于县郊,从那里乘坐新开通的准轨列车,只需6小时就能到达昆明。

  • 001fc699842f17046d5b2c.jpg

    在滇越铁路唯一的国际线路列车停靠站—河口山腰站,工作人员正在检查中越国际联运火车。他身前的绿色火车头是由中国出口越南的,如今又到中国来运送物资。

  15天,徒步走完滇越铁路465公里的中国境内段,一种“从历史走向未来”的时空穿越感油然而生。

  未来,这条历经沧桑的百年铁路是否将以另一种方式绽放?[>>全文阅读]

中国专题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