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影像世界 >> 专题图片 >> 正文

伶仃洋上建桥人

2018-03-06      撰文 本刊记者 杨云倩 摄影 本刊记者 段崴

  • 21. 钢梁美容师_李松森_桥梁工程CB05标.jpg

    工人正在对钢箱梁内部进行“美容”。炎热夏日,钢箱梁内温度往往达到40℃以上。超级工程的背后,是许许多多默默无闻建设者的辛劳付出。 摄影 李松森

  • DUAN8638.jpg

    朱永灵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

  • DUAN8657.jpg

    余烈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副局长

  • DUAN5802.jpg

    张劲文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工程总监

  • DUAN6268.jpg

    高星林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助理兼计划合同部部长

  • DUAN6524.jpg

    段国钦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部长

  • DUAN6619.jpg

    戴希红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副部长

  • DUAN6395.jpg

    刘刚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 DUAN6380.jpg

    王芳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 DUAN8343.jpg

    蔡俊福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经理

  • DUAN8110.jpg

    于立军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总经理部副经理

  • DUAN7553.jpg

    刘经国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预制一分厂项目经理

  • 微信图片_20180207162426.jpg

    王小帅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宣传干事

  • DUAN7497.jpg

    熊俊明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泥工

  • DUAN7920.jpg

    项目整体验收前,工人对收费处的栏杆表面油漆进行最后修补。

  • DUAN7416.jpg

    工人们填平桥梁工程下水道盖与路面之间的缝隙,确保水泥、下水道盖和路面处在同一个水平面。

  • DUAN6228.jpg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12名员工在港珠澳大桥沙盘前合影。计划合 同部主要负责大桥主体工程建设招标与计划合同管理、运营和维护管理筹 备相关工作,是管理局的核心部门之一,有着浓厚的学习和分享氛围。

  • DUAN6966.jpg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部分员工在“中国结”桥塔前合影。 安全环保部是港珠澳大桥管理局为践行健康、安全、环保理念而 设立的部门,往往以保障的角色出现,为超级工程保驾护航。

  • DUAN8279.jpg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部在对港珠澳大桥监控中心进行最后调试。

  • DUAN5737.jpg

    项目临近收尾,工人们对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桥面、栏杆等的细节进行检查处理。

  • DUAN7745.jpg

    项目验收交付前,工人们对海底隧道管廊的地面、墙面进行清洁。伴随项目的 结束,许多参与建设的工人们将要离开。他们对港珠澳大桥依依不舍,在他们看 来,参与工程让他们感到荣耀,告别大桥也是告别了和大桥相伴的几年时光。

< >

  被称为“不可能完成的工程”的港珠澳大桥,从1983年提出理念,到2018年即将通车,辉煌工程的背后,凝聚的是两万多名建设者的心血,集合的是无数人的梦想和努力。

 

  朱永灵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

  200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采访到管理局的每个人,都会提到“朱局长”。在他们心中,朱永灵是每天在办公室待到晚上十点以后的工作狂人,也是充满智慧、经验丰富、见解独到、能在关键时刻做出判断的“神人”和“工程大师”。

  从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到前期办主任、管理局局长,朱永灵倾注了自己14年的心血,也将这14年的人生与大桥融合。

  在他看来,港珠澳大桥就像一个试验田,是一国两制的交汇点,集成了三地制度优势。同时,项目也最大程度调动了人的主观能动性,聚合了各方力量。

  他讲究原则,统筹协调三地政府关系,以理服人,以情动人,相信“人心都是相通的”;他知人善任,放手让各承包人和员工去开拓未知的领域,坚信“工程是做出来的,不是管出来的”;他甘当幕后英雄,把众多荣誉让给自己的同事,“一百年后,人们翻看历史,我是大桥管理局第一任局长,这一点就足够了”。

 

  余烈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副局长

  200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从前期调研、背景提供、材料准备,到分管工程建设四年、安全环保八年,再到“大监控、大安全”模式下营运期HSE管理工作筹备、对外宣传,十四年不间断的工作笔记、两万多份文件、三四百页的电子邮件,见证了他的大桥时光,也记录了港珠澳大桥从筹备到完工。

  更多人觉得,余烈是入错行的文人。他在2017年国庆节期间撰写的千字赋《港珠澳大桥记》,慷慨激昂、文采斐然。他近些年写的诗,越写越“溜”,主题一直是围绕港珠澳大桥。

  在余烈看来,他们是幸运而幸福的一群工程师,一群参与了伟大工程的建设者。“但如果你经历了7年岛上、船上、桥上的艰苦繁累施工作业,经历了33次紧张煎熬的防台风应急响应过程,你也许就不再羡慕或觉得那么幸福了。”在他看来,工作的另一面是比光荣成就更多的枯燥艰辛,甚至困难挫折。

  项目接近尾声,未来,余烈还要在管理局继续承担大桥的运营工作。在他看来,港珠澳大桥的好与坏无需多言,因为“项目自己会说话”。

 

  张劲文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工程总监

  200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29岁从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来到前期办,他放弃了在高速公路公司做工程部副部长的位置,舍弃了逐步由项目总工、副总到老总的清晰道路。当初,很多人并不看好由只有高速公路建设经验的年轻小伙儿张劲文来担任工程总监,但这些年,他用行动证明了一切。他喜欢读书,尤其是与专业背景不相关的书,以拓宽知识范围、锻炼思维能力,还多次去国外考察学习先进经验。“天上掉馅饼的时候,也得有个合适大小的碗去恰好接住它。”

  如今项目完工了,很多人问他下一步去哪里?“说是没想好,实际上是觉得没有哪个项目更有挑战性。”他目前的想法是总结,将经验和教训留给今后的人。

  施工都是通过不断累积经验达成的。“我们的项目是致敬前辈,也希望能够给后人做肩膀。”在他看来,伟大的桥能够流传下来,更是因为文化意味。大桥的建成是综合国力的体现,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的印证。“很多人觉得我们很伟大,但其实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工程师应该做的本分。”

 

  高星林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助理兼计划合同部部长

  2008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参与港珠澳大桥项目前,他在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工作,但“不想过一眼看得到头的人生”。2015年起,他带领计划合同部共同承担起大桥主体工程建设招标与计划合同管理、运营和维护管理筹备相关工作。下一步,作为管理局核心部门之一计划合同部的部长,他承接了大桥人工智能研究应用筹划工作。

  与很多人想象的工程师不同,高星林每天坚持学英语、读书、锻炼身体。“不间断的深度学习是保持大桥团队前进的动力,多读书能够保持‘心定’,心定下来了,干什么就都不慌了。”

  在他看来,大桥有现在的成就是因为“人努力、天帮忙”,个人和项目的成就都会实实在在地打上时代的烙印。“港珠澳大桥建设代表了国家在世界上处在什么样的历史阶段和历史地位,作为一名工程师,有机会为国家做点事情,是荣誉、骄傲,更是责任。”

 

  段国钦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部长

  2005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对于安全、环保工作的成绩,段国钦从来慎言。与其他技术领域和现场施工单位不同的是,这项工作往往是以保障的角色出现,不容易出成绩。“做安全环保工作要甘当绿叶。”从2005年辞去原有工作来前期办成为十三位“元老”之一,到为超级工程保驾护航,段国钦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宝贵的13年时光。

  HSE管理方式最终成系统地引入港珠澳大桥建设,融入了段国钦太多的心血——物色人才、接受国际理念、与港澳方紧密联系。让参建单位接受HSE的理念并高度执行,并不容易。

  这些年来,安全环保部没有一个人离职。在段国钦看来,这是因为其他项目没有太大吸引力,也是因为部门内部的工作氛围融洽。

  如今,工程收尾了,安全环保部从保障部门走到前台,成为了运营业务部门。建管养一体的管理局较为少见,段国钦提出了“大安全、大监控”的运营理念。“运营养护如果换人,可能会影响效益的发挥。对于我个人来说,能做好、管好这一座桥,就心满意足了。”

 

  戴希红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副部长

  2009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在戴希红心中,最充满激情、最难忘,但也最辛苦的时刻,是2013年,500多艘施工船只依次排开紧张施工的时候。“施工区域附近灯火通明,60多个打桩平台上都架着吊机,500多艘施工船都挂着灯,世界上最大的工程船基本上都集中在这里,很壮观。”

  2009年参与工程前,戴希红是施工经验丰富的总工程师。面对管理局对安全环保人才的渴求,他选择了转行调配到安全环保部负责海事协调与通航管理工作。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成果、业绩都显而易见,而安全管理工作不仅要耗费大量精力,做好了也往往是默默无闻。

  “我们设置了157座航标,包括中央通航、侧面通航、水上航标等三部分,就像公路上的红绿灯一样。”同时,安全环保部还在桥上为施工工人设置了专业航标平台,保障工人安全。这是项目首创,也是践行HSE理念的重要部分。

 

  刘刚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2008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港珠澳大桥涉及三个法律区域。刘刚是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唯一的法律专业人士,加入管理局的第一件工作,就是选聘专项法律顾问。由于港珠澳大桥的复杂性,后来由内地和港澳四家法律事务所组成的联合体中标。

  “有一次,三地开会梳理提出了100多个问题,全都是要解决的法律问题。”刘刚说。通过与三地法律专家和政府代表反复沟通,《港珠澳大桥建设、运营、维护和管理三地政府协议》以及《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章程》相继出炉,港珠澳大桥如何建设、三地权利义务如何分配、职责怎样划分等问题,都按照协议和章程进行操作。

  计划合同部有着良好的学习传统,创建了跨学科跨专业的内部培训沙龙,围绕提升个人核心业务能力、国际视野、思维训练开展内部培训工作。对桥梁文化有浓厚兴趣的刘刚,正是沙龙的主要策划召集人。

 

  王芳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2012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平台非常大,这是无可比拟的。”王芳今年29岁,他的一些同学已经在其它项目上做到了副总工等职位,但同学们都很羡慕他,因为他能够接触到这样的超级工程。

  王芳一直记得,桥梁工程专业课上老师曾说:“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如果能参与超大项目,他的职业生涯会非常有意义。”到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报到的时候,23岁的王芳是当时年龄最小的员工,这也成为了一个不小的压力。“在港珠澳大桥,即便不爱学习,也会逼着你学习,因为没有办法,不学习跟不上别人的步伐,就是落后。”港珠澳大桥在无形之中推动向前,管理局的学习文化、融洽氛围也在推动着他快速成长。

  放弃保研机会来到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再到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王芳从来没后悔过。“工程是在实践中进行的。人生充满挑战,也充满机遇。我是一个普通的石子,也在港珠澳大桥做出我最大的努力。”

 

  蔡俊福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经理

  201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港珠澳大桥的交通工程项目包含通信、收费、监控、供配电、照明等12个子系统,是一个具有整体性的“巨型系统”。在以往的工程项目中,通常单项招标,但港珠澳大桥采取了集成整体招标的方式,将所有子系统纳入到一个管理平台上。对于中标的蔡俊福及团队来说,压力可想而知。

  400多个摄像头、近2000公里电缆、5000吨建材,工程量大、时间紧张。庞大的工程有很多小细节,十几个子系统需要一一核对,对我们是很大的考验。”蔡俊福曾在高铁“系统集成”的管理上积累了颇多经验,在港珠澳大桥,他推动开发了基于建筑信息模型(BIM)的全生命周期的技术平台、服务体系,能提供所有大数据,瞄准人工智能。在蔡俊福心中,他对港珠澳大桥充满“崇敬”之情。因为崇敬,才更加敬畏。

 

  于立军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总经理部副经理

  201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于立军被工人们亲切地称为“岛主”——在西人工岛上,他负责全面协调工人施工进度、组织施工、资源调配、人员安排。最高峰时,中国铁建电气化局南方公司港珠澳大桥项目部有1000多名工人在同时施工。港珠澳大桥参建单位达40多家,于立军的团队只能在土建完成之后再进行施工,施工周期往往容易受制于人。20178月,“天鸽”台风正面登陆珠海。但在于立军团队的协调统筹下,工人们都实现了有序撤离,毫发无伤。

  “长年在外很少回家,有年假也因为施工紧张回不去。”前不久,于立军的家属到工地探亲,来了一个多月,不仅没上过桥,连面都很少见。“每天早上七点多出门,晚上最早也得十点多才能回家。家人抱怨也没办法,时间长了就理解了。”

  人工岛初建时条件简陋,没有水和电,人员住集装箱,吃的最多就是方便面,最长时间一个多月没下桥,但于立军甘之如饴。“付出心力多、设计要求高,这是其他工程都不曾企及的。”

 

  刘经国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预制一分厂项目经理

  2011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80后”的岛隧工程项目经理刘经国,大学毕业后就参与到京沪高铁的建设中。他在大桥工程中负责沉管预制、人工岛主体建设等项目。在他看来,大桥是非常好的平台和机会,每一天都在不断改进和优化,每一天能看到自己和工程的进步,这让他对工程充满持续的激情。“岛隧工程的技术水平高,讲究施工细节,也充满着美感,最终目标是‘零瑕疵、零容忍’,说到底就是‘完美’二字。”

  在工地几年时间,紧张施工完全没有周末,虽说原则上每季度可以休息5天,但作为现场主要管理人员,刘经国不得不放弃多数的休假机会。一次,他休假回老家湖北黄石,还没到达广州高铁站就被通知第二天下午开会,他算算时间还可以在家呆一个晚上,便回家了。第二天凌晨,他搭早班飞机回到了工地,睡梦中的儿子都没能见上他的面。“工程人员最讲牺牲和奉献精神。”项目已经收尾,刘经国依依不舍:“很难有一个工程工期这么长,融入了自己那么多心血……”

 

  王小帅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宣传干事

  2017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2017年夏天,经过入职培训后的王小帅,得知自己被分配到港珠澳大桥项目,觉得很幸运。材料学专业的他,“一点概念都没有,只知道大桥很厉害”。

  工程艰苦的环境给了“95后”的城市孩子一个下马威:吃住工作都在人工岛上,晚上头顶有飞机轰鸣,还有工地上不停工的机器噪音,夏天脖子上要挂一圈蚊子赠送的“项链”。对“95后”的他来说,最难受的是脱离了网络——岛上手机信号不佳,想发微信得跑到桥头去找信号,异地恋的女友找不到他是常态。他最后唯一的娱乐活动只剩下瞭望飞机和轮船……

  “工作和生活完全在一起,形成了自己封闭的生态圈。有时候晚上散散步,看见珠海和香港方向一片灯火辉煌,感觉自己在漆黑一片的茫茫大海中更加凄凉。”

  每天和工人们一起生活,他学会了踏实和坚韧;同工程师们打交道,更让他学会了努力和奉献。王小帅经常帮工人和在工地检查工作的林鸣总工程师拍合影。当工人们来找他要照片的时候,他似乎明白了伟大工程中他这份工作的意义。

 

  熊俊明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泥工

  2017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在西人工岛上看到熊俊明的时候,他正专心致志地蹲在地上,用手里的小铲子填平桥梁工程下水道盖与路面之间的缝隙,确保水泥、下水道盖和路面处在一个水平面。

  “一点点误差都不能有,项目要求非常严格,项目的林(鸣)总每天都要在工地上看,确保细致。这么好的一个工程,既然做了就把事情做好。”56岁的熊俊明是重庆人,也是非常熟练的泥工,跟着工程去过很多地方,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港珠澳大桥。起初是他的儿子在这里做焊工,活干完了离开了项目,就介绍了熊俊明来到这里。

  当然,待遇好、工作舒心也是熊俊明看重的地方。在岛上看见白海豚,是很稀罕的事情,熊俊明看到过很多次,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33节沉管组成了海底隧道,太神奇了。这么大的工程和体量,经常能看到外国人来参观,电视上也能看到我们的身影,感觉能参加这个项目,值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
无愧伟大的时代
新时代的标志性工程
迎接湾区3.0时代
非凡的见证

伶仃洋上建桥人

2018-03-06      撰文 本刊记者 杨云倩 摄影 本刊记者 段崴

  • 21. 钢梁美容师_李松森_桥梁工程CB05标.jpg

    工人正在对钢箱梁内部进行“美容”。炎热夏日,钢箱梁内温度往往达到40℃以上。超级工程的背后,是许许多多默默无闻建设者的辛劳付出。 摄影 李松森

  • DUAN8638.jpg

    朱永灵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

  • DUAN8657.jpg

    余烈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副局长

  • DUAN5802.jpg

    张劲文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工程总监

  • DUAN6268.jpg

    高星林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助理兼计划合同部部长

  • DUAN6524.jpg

    段国钦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部长

  • DUAN6619.jpg

    戴希红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副部长

  • DUAN6395.jpg

    刘刚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 DUAN6380.jpg

    王芳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 DUAN8343.jpg

    蔡俊福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经理

  • DUAN8110.jpg

    于立军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总经理部副经理

  • DUAN7553.jpg

    刘经国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预制一分厂项目经理

  • 微信图片_20180207162426.jpg

    王小帅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宣传干事

  • DUAN7497.jpg

    熊俊明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泥工

  • DUAN7920.jpg

    项目整体验收前,工人对收费处的栏杆表面油漆进行最后修补。

  • DUAN7416.jpg

    工人们填平桥梁工程下水道盖与路面之间的缝隙,确保水泥、下水道盖和路面处在同一个水平面。

  • DUAN6228.jpg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12名员工在港珠澳大桥沙盘前合影。计划合 同部主要负责大桥主体工程建设招标与计划合同管理、运营和维护管理筹 备相关工作,是管理局的核心部门之一,有着浓厚的学习和分享氛围。

  • DUAN6966.jpg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部分员工在“中国结”桥塔前合影。 安全环保部是港珠澳大桥管理局为践行健康、安全、环保理念而 设立的部门,往往以保障的角色出现,为超级工程保驾护航。

  • DUAN8279.jpg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部在对港珠澳大桥监控中心进行最后调试。

  • DUAN5737.jpg

    项目临近收尾,工人们对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桥面、栏杆等的细节进行检查处理。

  • DUAN7745.jpg

    项目验收交付前,工人们对海底隧道管廊的地面、墙面进行清洁。伴随项目的 结束,许多参与建设的工人们将要离开。他们对港珠澳大桥依依不舍,在他们看 来,参与工程让他们感到荣耀,告别大桥也是告别了和大桥相伴的几年时光。

  被称为“不可能完成的工程”的港珠澳大桥,从1983年提出理念,到2018年即将通车,辉煌工程的背后,凝聚的是两万多名建设者的心血,集合的是无数人的梦想和努力。

 

  朱永灵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

  200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采访到管理局的每个人,都会提到“朱局长”。在他们心中,朱永灵是每天在办公室待到晚上十点以后的工作狂人,也是充满智慧、经验丰富、见解独到、能在关键时刻做出判断的“神人”和“工程大师”。

  从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到前期办主任、管理局局长,朱永灵倾注了自己14年的心血,也将这14年的人生与大桥融合。

  在他看来,港珠澳大桥就像一个试验田,是一国两制的交汇点,集成了三地制度优势。同时,项目也最大程度调动了人的主观能动性,聚合了各方力量。

  他讲究原则,统筹协调三地政府关系,以理服人,以情动人,相信“人心都是相通的”;他知人善任,放手让各承包人和员工去开拓未知的领域,坚信“工程是做出来的,不是管出来的”;他甘当幕后英雄,把众多荣誉让给自己的同事,“一百年后,人们翻看历史,我是大桥管理局第一任局长,这一点就足够了”。

 

  余烈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副局长

  200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从前期调研、背景提供、材料准备,到分管工程建设四年、安全环保八年,再到“大监控、大安全”模式下营运期HSE管理工作筹备、对外宣传,十四年不间断的工作笔记、两万多份文件、三四百页的电子邮件,见证了他的大桥时光,也记录了港珠澳大桥从筹备到完工。

  更多人觉得,余烈是入错行的文人。他在2017年国庆节期间撰写的千字赋《港珠澳大桥记》,慷慨激昂、文采斐然。他近些年写的诗,越写越“溜”,主题一直是围绕港珠澳大桥。

  在余烈看来,他们是幸运而幸福的一群工程师,一群参与了伟大工程的建设者。“但如果你经历了7年岛上、船上、桥上的艰苦繁累施工作业,经历了33次紧张煎熬的防台风应急响应过程,你也许就不再羡慕或觉得那么幸福了。”在他看来,工作的另一面是比光荣成就更多的枯燥艰辛,甚至困难挫折。

  项目接近尾声,未来,余烈还要在管理局继续承担大桥的运营工作。在他看来,港珠澳大桥的好与坏无需多言,因为“项目自己会说话”。

 

  张劲文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工程总监

  200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29岁从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来到前期办,他放弃了在高速公路公司做工程部副部长的位置,舍弃了逐步由项目总工、副总到老总的清晰道路。当初,很多人并不看好由只有高速公路建设经验的年轻小伙儿张劲文来担任工程总监,但这些年,他用行动证明了一切。他喜欢读书,尤其是与专业背景不相关的书,以拓宽知识范围、锻炼思维能力,还多次去国外考察学习先进经验。“天上掉馅饼的时候,也得有个合适大小的碗去恰好接住它。”

  如今项目完工了,很多人问他下一步去哪里?“说是没想好,实际上是觉得没有哪个项目更有挑战性。”他目前的想法是总结,将经验和教训留给今后的人。

  施工都是通过不断累积经验达成的。“我们的项目是致敬前辈,也希望能够给后人做肩膀。”在他看来,伟大的桥能够流传下来,更是因为文化意味。大桥的建成是综合国力的体现,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的印证。“很多人觉得我们很伟大,但其实我们只是做了一个工程师应该做的本分。”

 

  高星林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局长助理兼计划合同部部长

  2008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参与港珠澳大桥项目前,他在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工作,但“不想过一眼看得到头的人生”。2015年起,他带领计划合同部共同承担起大桥主体工程建设招标与计划合同管理、运营和维护管理筹备相关工作。下一步,作为管理局核心部门之一计划合同部的部长,他承接了大桥人工智能研究应用筹划工作。

  与很多人想象的工程师不同,高星林每天坚持学英语、读书、锻炼身体。“不间断的深度学习是保持大桥团队前进的动力,多读书能够保持‘心定’,心定下来了,干什么就都不慌了。”

  在他看来,大桥有现在的成就是因为“人努力、天帮忙”,个人和项目的成就都会实实在在地打上时代的烙印。“港珠澳大桥建设代表了国家在世界上处在什么样的历史阶段和历史地位,作为一名工程师,有机会为国家做点事情,是荣誉、骄傲,更是责任。”

 

  段国钦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部长

  2005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对于安全、环保工作的成绩,段国钦从来慎言。与其他技术领域和现场施工单位不同的是,这项工作往往是以保障的角色出现,不容易出成绩。“做安全环保工作要甘当绿叶。”从2005年辞去原有工作来前期办成为十三位“元老”之一,到为超级工程保驾护航,段国钦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宝贵的13年时光。

  HSE管理方式最终成系统地引入港珠澳大桥建设,融入了段国钦太多的心血——物色人才、接受国际理念、与港澳方紧密联系。让参建单位接受HSE的理念并高度执行,并不容易。

  这些年来,安全环保部没有一个人离职。在段国钦看来,这是因为其他项目没有太大吸引力,也是因为部门内部的工作氛围融洽。

  如今,工程收尾了,安全环保部从保障部门走到前台,成为了运营业务部门。建管养一体的管理局较为少见,段国钦提出了“大安全、大监控”的运营理念。“运营养护如果换人,可能会影响效益的发挥。对于我个人来说,能做好、管好这一座桥,就心满意足了。”

 

  戴希红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安全环保部副部长

  2009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在戴希红心中,最充满激情、最难忘,但也最辛苦的时刻,是2013年,500多艘施工船只依次排开紧张施工的时候。“施工区域附近灯火通明,60多个打桩平台上都架着吊机,500多艘施工船都挂着灯,世界上最大的工程船基本上都集中在这里,很壮观。”

  2009年参与工程前,戴希红是施工经验丰富的总工程师。面对管理局对安全环保人才的渴求,他选择了转行调配到安全环保部负责海事协调与通航管理工作。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成果、业绩都显而易见,而安全管理工作不仅要耗费大量精力,做好了也往往是默默无闻。

  “我们设置了157座航标,包括中央通航、侧面通航、水上航标等三部分,就像公路上的红绿灯一样。”同时,安全环保部还在桥上为施工工人设置了专业航标平台,保障工人安全。这是项目首创,也是践行HSE理念的重要部分。

 

  刘刚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2008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港珠澳大桥涉及三个法律区域。刘刚是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唯一的法律专业人士,加入管理局的第一件工作,就是选聘专项法律顾问。由于港珠澳大桥的复杂性,后来由内地和港澳四家法律事务所组成的联合体中标。

  “有一次,三地开会梳理提出了100多个问题,全都是要解决的法律问题。”刘刚说。通过与三地法律专家和政府代表反复沟通,《港珠澳大桥建设、运营、维护和管理三地政府协议》以及《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章程》相继出炉,港珠澳大桥如何建设、三地权利义务如何分配、职责怎样划分等问题,都按照协议和章程进行操作。

  计划合同部有着良好的学习传统,创建了跨学科跨专业的内部培训沙龙,围绕提升个人核心业务能力、国际视野、思维训练开展内部培训工作。对桥梁文化有浓厚兴趣的刘刚,正是沙龙的主要策划召集人。

 

  王芳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计划合同部员工

  2012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平台非常大,这是无可比拟的。”王芳今年29岁,他的一些同学已经在其它项目上做到了副总工等职位,但同学们都很羡慕他,因为他能够接触到这样的超级工程。

  王芳一直记得,桥梁工程专业课上老师曾说:“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如果能参与超大项目,他的职业生涯会非常有意义。”到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报到的时候,23岁的王芳是当时年龄最小的员工,这也成为了一个不小的压力。“在港珠澳大桥,即便不爱学习,也会逼着你学习,因为没有办法,不学习跟不上别人的步伐,就是落后。”港珠澳大桥在无形之中推动向前,管理局的学习文化、融洽氛围也在推动着他快速成长。

  放弃保研机会来到广东省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再到港珠澳大桥管理局,王芳从来没后悔过。“工程是在实践中进行的。人生充满挑战,也充满机遇。我是一个普通的石子,也在港珠澳大桥做出我最大的努力。”

 

  蔡俊福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经理

  201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港珠澳大桥的交通工程项目包含通信、收费、监控、供配电、照明等12个子系统,是一个具有整体性的“巨型系统”。在以往的工程项目中,通常单项招标,但港珠澳大桥采取了集成整体招标的方式,将所有子系统纳入到一个管理平台上。对于中标的蔡俊福及团队来说,压力可想而知。

  400多个摄像头、近2000公里电缆、5000吨建材,工程量大、时间紧张。庞大的工程有很多小细节,十几个子系统需要一一核对,对我们是很大的考验。”蔡俊福曾在高铁“系统集成”的管理上积累了颇多经验,在港珠澳大桥,他推动开发了基于建筑信息模型(BIM)的全生命周期的技术平台、服务体系,能提供所有大数据,瞄准人工智能。在蔡俊福心中,他对港珠澳大桥充满“崇敬”之情。因为崇敬,才更加敬畏。

 

  于立军

  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项目总经理部副经理

  2014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于立军被工人们亲切地称为“岛主”——在西人工岛上,他负责全面协调工人施工进度、组织施工、资源调配、人员安排。最高峰时,中国铁建电气化局南方公司港珠澳大桥项目部有1000多名工人在同时施工。港珠澳大桥参建单位达40多家,于立军的团队只能在土建完成之后再进行施工,施工周期往往容易受制于人。20178月,“天鸽”台风正面登陆珠海。但在于立军团队的协调统筹下,工人们都实现了有序撤离,毫发无伤。

  “长年在外很少回家,有年假也因为施工紧张回不去。”前不久,于立军的家属到工地探亲,来了一个多月,不仅没上过桥,连面都很少见。“每天早上七点多出门,晚上最早也得十点多才能回家。家人抱怨也没办法,时间长了就理解了。”

  人工岛初建时条件简陋,没有水和电,人员住集装箱,吃的最多就是方便面,最长时间一个多月没下桥,但于立军甘之如饴。“付出心力多、设计要求高,这是其他工程都不曾企及的。”

 

  刘经国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预制一分厂项目经理

  2011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80后”的岛隧工程项目经理刘经国,大学毕业后就参与到京沪高铁的建设中。他在大桥工程中负责沉管预制、人工岛主体建设等项目。在他看来,大桥是非常好的平台和机会,每一天都在不断改进和优化,每一天能看到自己和工程的进步,这让他对工程充满持续的激情。“岛隧工程的技术水平高,讲究施工细节,也充满着美感,最终目标是‘零瑕疵、零容忍’,说到底就是‘完美’二字。”

  在工地几年时间,紧张施工完全没有周末,虽说原则上每季度可以休息5天,但作为现场主要管理人员,刘经国不得不放弃多数的休假机会。一次,他休假回老家湖北黄石,还没到达广州高铁站就被通知第二天下午开会,他算算时间还可以在家呆一个晚上,便回家了。第二天凌晨,他搭早班飞机回到了工地,睡梦中的儿子都没能见上他的面。“工程人员最讲牺牲和奉献精神。”项目已经收尾,刘经国依依不舍:“很难有一个工程工期这么长,融入了自己那么多心血……”

 

  王小帅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宣传干事

  2017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2017年夏天,经过入职培训后的王小帅,得知自己被分配到港珠澳大桥项目,觉得很幸运。材料学专业的他,“一点概念都没有,只知道大桥很厉害”。

  工程艰苦的环境给了“95后”的城市孩子一个下马威:吃住工作都在人工岛上,晚上头顶有飞机轰鸣,还有工地上不停工的机器噪音,夏天脖子上要挂一圈蚊子赠送的“项链”。对“95后”的他来说,最难受的是脱离了网络——岛上手机信号不佳,想发微信得跑到桥头去找信号,异地恋的女友找不到他是常态。他最后唯一的娱乐活动只剩下瞭望飞机和轮船……

  “工作和生活完全在一起,形成了自己封闭的生态圈。有时候晚上散散步,看见珠海和香港方向一片灯火辉煌,感觉自己在漆黑一片的茫茫大海中更加凄凉。”

  每天和工人们一起生活,他学会了踏实和坚韧;同工程师们打交道,更让他学会了努力和奉献。王小帅经常帮工人和在工地检查工作的林鸣总工程师拍合影。当工人们来找他要照片的时候,他似乎明白了伟大工程中他这份工作的意义。

 

  熊俊明

  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泥工

  2017年加入港珠澳大桥项目

  在西人工岛上看到熊俊明的时候,他正专心致志地蹲在地上,用手里的小铲子填平桥梁工程下水道盖与路面之间的缝隙,确保水泥、下水道盖和路面处在一个水平面。

  “一点点误差都不能有,项目要求非常严格,项目的林(鸣)总每天都要在工地上看,确保细致。这么好的一个工程,既然做了就把事情做好。”56岁的熊俊明是重庆人,也是非常熟练的泥工,跟着工程去过很多地方,但他印象最深的还是港珠澳大桥。起初是他的儿子在这里做焊工,活干完了离开了项目,就介绍了熊俊明来到这里。

  当然,待遇好、工作舒心也是熊俊明看重的地方。在岛上看见白海豚,是很稀罕的事情,熊俊明看到过很多次,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33节沉管组成了海底隧道,太神奇了。这么大的工程和体量,经常能看到外国人来参观,电视上也能看到我们的身影,感觉能参加这个项目,值了。”

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
无愧伟大的时代
新时代的标志性工程
迎接湾区3.0时代
非凡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