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看中国 >> 正文

水润裴寨

——走近两代女村干部

2017-02-06      撰文 本刊记者 胡周萌

  说起现在的生活,张贵先说:“有钱花,有活干,这生活还不中?”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结束一天的忙碌,张贵先回到家中。 摄影 秦斌/人民画报  

  贾丹全家人在家门前合影。 摄影 胡周萌/人民画报

  走进裴寨村,既能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悠闲地坐在自家院落晒太阳,也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孩童嬉戏打闹。不过,大部分村民可落不着这份清闲,他们或忙着打理自家大棚里的蔬菜和鲜花,或忙着在商业街做买卖,又或在全体村民参股的春江集团上班。正如裴寨社区党总支书记裴春亮所说:“要让人人有活干,家家有钱赚。”

  在村里,我们结识了两位村委女委员,她们的工作有一个交集:水。

  “有钱花,有活干,这生活还不中?”

  早晨8点不到,裴寨新村的公厕里已经出现了张贵先打扫的身影。在她熟练地戴上手套提起拖把之前,这位身材瘦小的六旬老人已如往常一样把小孙女送到了离家十分钟路程的幼儿园。张贵先是村委委员,村里大大小小五个公厕,她每天要打扫两轮。有她在,参观裴寨村的游客多或少,这几个公厕都能保持整洁明亮。

  除了打扫,张贵先还有一项更重要的任务——看水。裴寨全村人洗衣做饭和商业街的用水都指望着村里那口530米深的水井。通常打扫一结束,张贵先便骑着她的电动小摩托赶往后山,从井里往两个储水罐里抽水。抽水泵正常工作时并不让人费心,可碰上水泵不听使唤,张贵先就得守在井边等着水灌满了才能离开,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看水的活还不只是这口井,村里的水管出了问题也是张贵先找人去修。

  张贵先谈起自己的工作,神情总是很轻松,但多年的奔波和体力劳动让她落下了腰酸腿疼的毛病,每天都离不开止疼药。“苦也苦,但村里都有水喝了不是。”

  “婶,在哪嘞?”下午张贵先刚回家坐下,村委贾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商业街那边酸辣红薯粉店后面的水管爆了。恰好碰上张村乡第一届红薯粉条节,不少外地采购商都慕名前来品尝粉条,停水可耽误了乡亲们卖粉条的大事。张贵先赶紧拨通了修理师傅的电话,随即骑上小摩托前去查看。

  等水管修好,天色已经暗了,张贵先该回家给两个小孙女做晚饭了。走进厨房,张贵先回忆起在老村漏雨的土坯房里下厨的场景。“以前啊,家里都是泥,做饭烧煤,可呛人。现在这个天然气,好用又不贵。”三两分钟,青椒爆炒胡萝卜丝的香味就从厨房飘进了客厅。

  客厅的茶几上一筐小柿子和小橘子新鲜透亮,张贵先的两个孙女正分坐在茶几两旁,大的念小学五年级,小的还在念幼儿园。客厅的玻璃门上醒目地贴着学校发给孙女的奖状。

  张贵先的老伴16年前因为淋巴癌过世了,现在她的两个女儿都已嫁到了附近的村子,她和小儿子一家一起生活。小儿子今年30岁,在卫辉市的春江水泥厂当维修工,平时不回家住。儿媳妇在面包厂工作,卫辉和裴寨两头跑,在家里陪伴张贵先最多的就是两个孙女。

  这几年,家里的生计没让张贵先发愁过,儿女都已成家不需她操心,自己在村委工作,每月能发600元工资,商业街有她的一个门面,租赁出去每年能得6000元钱,加上村里每户都入了春江集团的股份,每年还能有分红。张贵先还照看着家里的两亩多地,种点玉米和小麦,自己家吃颇有富余。

  “有钱花,有活干,这生活还不中?”张贵先说。

 

VCG111151518418.jpg

高跟鞋

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的“中国妇女风采展”上,观众在好奇地观察各种样式的高跟鞋。

树下的时光:教室门口有棵大树,在树下孩子们度过了快乐的时光。.jpg

镜头里的童年

邵广红,一名普通的乡村小学教师,她用手机和卡片相机与摄影结缘,并用影像记录下自己学生的生活点滴。

剧照1.jpg

京剧《黑旋风》

2018年是我国著名戏曲教育家、戏曲剧作家,中国戏曲学院前身——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戏曲实验学校首任校长田汉先生诞辰120周年,中国戏曲学院将通过举办学术研讨会、纪念演出、馆藏文献专题展览等一系列活动,以表达对先贤的追思、研学与传承。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