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 正文

喻继高:花鸟在工笔中重生

2016-12-20      

 世上无永不凋零的花,也无长生不死的鸟,但在喻继高的工笔花鸟重彩画里,花鸟却可以获得永久的生命。

喻继高被视为中国当代最杰出的工笔花鸟画家之一,曾师从傅抱石、陈之佛等中国近代画坛大师,其作品累计印刷出版数亿张,被誉为“给花鸟以生命的人”。不过,他自己却说:“我就是一个从徐州农村来的乡下人,会画几笔画罢了。”

放牛娃闯进艺术殿堂

1951年夏,一个国字脸、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粗布白衬衫,带着一床缀满补丁的旧棉被,来到南京大学艺术系报到。

年轻人名叫喻继高,19岁,来自江苏徐州一个普普通通的村子——喻庄。

他从小喜欢画画,却偏科严重,学起数学来尤其一头雾水。到中学食堂打饭,1毛8分钱一个菜,他递上2毛钱,师傅说没有2分钱的零票。他说,你没有我有,于是又递上2分钱。

等到高考临近,喻继高听闻南京大学艺术系免试数学,毫不犹豫将其作为第一志愿。不过,美术专业课怎么考,他一无所知。到了考场,他平生第一次听说素描这回事。每位考生桌上都备有一块橡皮擦,他差点当作白面馒头一口咬下,幸亏偷瞄到旁边考生用它擦除画错的炭线条,他才脸一红,尴尬地暗想自己差点当了“傻帽”。但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从小显露的过人天赋和多年热衷画画练就的功底,他顺利完成了素描、中国画、自选题材、命题作画、面试五道关卡的考试。几个月后的一天,他正在老家的村里宣传卖余粮,有人从城里带回一张《新华日报》,他一颗心狂跳着在南京大学新生录取名单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他后来回忆,那一刻,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于是,这个曾被村里本家二老爷爷讥笑“一双手漆黑八污,天生是撸牛尾巴的命”的农村娃,一脚迈进了中国著名的艺术殿堂。南京大学艺术系的前身是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由国画大师徐悲鸿主政。新中国成立后,徐悲鸿北上主持中央美术学院,但南大艺术系仍有傅抱石、陈之佛、吕斯百、黄显之、秦宣夫等一干名家坐阵,是国内无数学子梦想的学府。

1-2冰岛极光.jpg

叶梓颐与星空的故事

湛蓝的天空、深邃的宇宙,似乎有着说不尽的奥秘。“90后”北京女孩叶梓颐,从小就有一份对宇宙的好奇。她是一名星空摄影师,也是一名“追星逐日”的探险家。

0DF_3541.jpg

贵州“三变”的扶贫思路

在贵州省的贫困地区,正在进行着“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而“三变+农业”“三变+旅游”等“三变+”发展模式,正在让当地群众得到实惠。

cfp491716319.jpg

超级工程

调南方水、织高速网、架云端桥……五年来,重大工程成为实现中国梦的关键之举。

【专题】砥砺奋进的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