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 正文

宋文骢:歼-10之父的传奇人生

2016-12-20      

作为总设计师,他把自己的生日改为歼-10战斗机首飞成功日。歼-10首飞18周年纪念日前日,他憾别人间。

  2016年3月22日,中国航空工业的一代宗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歼-10战斗机总设计师、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原副所长兼总设计师宋文骢走完了他86岁的人生旅程。

  “如果要说我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人的寿命太短,时间太少了。如果人能够活到100岁、200岁,那我还能为自己的国家研制几架飞机。”曾经有人问宋文骢生命中还有什么遗憾,他如是说。 

 

“其音犹在,其容犹在,为猛龙翱翔天地苍莽行壮志。其志如斯,其道如斯,作国士慷慨风雨化物唤先生。”

宋文骢的辞世,在整个中国航空圈荡起了巨大波澜。四川成都武侯祠大街89号院临时设立的哀悼厅里,陆续有人走进来,鞠躬、献花;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社会各界人士沉痛送别这位航空工业的巨匠;各大媒体、专业单位纷纷祭出思怀宋文骢的长文,追忆其一生峥嵘;互联网上,众多军迷、网友通过微博、微信等平台抒发自己对这位备受敬重的“歼-10之父”的难舍追思。

毕生精力化成战斗力

正是这个白发苍苍的谦谦老者带领着他的团队,潜心几十年打造出了振奋人心的赫赫利器——歼-10。从无到有,破立之间,其中艰辛也许旁人无法体会。

1984年,歼-10战斗机确定初步设计方案。两年后,宋文骢被国防科工委正式任命为歼-10总设计师。那一年,他56岁。

歼-10是中国自行研制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第三代战斗机,其战技要求集中体现了西方先进国家着手开发的2000年左右装备的第三代先进战斗机的特点,技术跨度大、难度高。当时,有人认为直接购买法国的幻影-2000或者俄罗斯的苏-27更好,省钱省时省力。但宋文骢坚持:“不等!不要!不靠!让歼-10身上流淌着中国自己的血液!”宋文骢和同事立下一纸“军令状”,义无反顾地踏上自主研发之路。

研制初期,宋文骢所在的飞机研究所里,连一台真正意义上的计算机都没有,大量的计算和绘图都得靠人工完成。“当时的歼-10就像一个小豆芽菜一样,风一吹就要倒,不小心就被踩死。曾经有人笑话我们五分钱就想上长城,穷得连汽车票都买不起。”歼-10项目原行政副总指挥晏翔回忆道。

在漫长的研制过程中,宋文骢领导广大设计技术人员,先后攻克了先进气动布局、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高度综合化航电武器系统、CAD/CAE/CAM等关键技术。

1998年3月23日,被称为中国人的“骨气机”的歼-10终于实现了首飞。68岁的宋文骢,像是送自己的孩子进考场一样,一直将战斗机送到起飞线。

《中国工程院院士传记——宋文骢传》中再现了当天的情形:“飞机起飞时,全场的人们欢呼、跳跃、鼓掌,有人把手中的鲜花抛向天空,向飞机和飞行员致敬。此时,宋文骢神态非常平静。他把手放在前额上,注视着飞机平稳地抬头飞上天空,冲进云层,爬升到更高的天空。飞机着陆后,宋文骢第一个冲上前去,紧紧抱住了试飞员……”

在一幅流传甚广的照片中,首飞成功后的试飞员雷强流着眼泪走下战机,一群人中,最右边昂首阔步的老者便是宋文骢。

1-2冰岛极光.jpg

叶梓颐与星空的故事

湛蓝的天空、深邃的宇宙,似乎有着说不尽的奥秘。“90后”北京女孩叶梓颐,从小就有一份对宇宙的好奇。她是一名星空摄影师,也是一名“追星逐日”的探险家。

0DF_3541.jpg

贵州“三变”的扶贫思路

在贵州省的贫困地区,正在进行着“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而“三变+农业”“三变+旅游”等“三变+”发展模式,正在让当地群众得到实惠。

cfp491716319.jpg

超级工程

调南方水、织高速网、架云端桥……五年来,重大工程成为实现中国梦的关键之举。

【专题】砥砺奋进的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