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丝路瞭望 >> 正文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好机场服务的独特价值

2018-03-07      

撰文/刘英(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 总经济师)


  “新机场是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这是2017年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北京新机场建设工地时所做的评价,总书记的话高度概括了机场作为空中交通之港,对于国家或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独特作用。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十八大以来经济建设取得巨大成就,“高铁、公路、桥梁、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推进”。我国的航空运输总量已多年稳居世界第二位,2016年我国境内机场总数达218个,千万级以上吞吐量的机场28个,全球机场吞吐量50强中,境内机场占有8席,全国旅客吞吐量突破10亿人次。中国的机场在民航乃至中国交通体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机场的建设速度、规模、质量都位居世界前列。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交通强国战略,民航是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然将交通强国战略作为新时代民航发展的方向,书写好交通强国战略的民航篇;作为民航重要组成部分的机场,在交通强国的国家战略中一定会发挥更大、更宽广的作用。同时,十九大报告提出“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民航业的发展为近百年的全球化提供了不可替代的交通支撑,其独特的行业属性与建设“一带一路”完全契合。“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以来,中国民航业在航空运输政策沟通、基础设施对接、安全技术合作、营商环境优化等方面全力打造民航合作新模式,既带动了国内航空运输市场迅猛发展,更为各领域的对外开放及国际合作提供了支持。民航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不单是需要航空公司“飞出去”,机场也应发挥其独特的价值。
  本文所称机场主要指民航运输机场,机场服务指机场的投资、建设和运营(简称“投建营”)等经济活动。可以从社会价值、战略价值、产业带动性以及经济性四个维度考虑“一带一路”建设中机场服务“走出去”的意义。
  机场服务“走出去”有显著社会价值
  机场服务“走出去”社会效益显著,机场所在国及中国共同受益,机场所在国是最大的受益者。
  各国民航业发展的经验表明,民航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引擎,对区域经济有明显拉动作用。有研究表明民航的投入和产出比为1:8,即民航业投入1元,对整个区域经济的贡献就达8元。还有一个规律,即民航业务量增长速度通常是当地经济增速的1.5至2倍,所以,民航业发展速度往往是当地经济的晴雨表。机场是民航的有机组成部分,具有公共产品属性,能够显著改善所在区域的交通条件,优化投资环境,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明显,对所在国或地区有显著的社会效益。“一带一路”沿线许多国家交通设施落后,机场项目由于投资相对不大、建设周期较短,能够迅速帮助这些国家改善对外交往的交通条件。
  中国倡导“一带一路”建设,努力推进包括对非“三网一化”(指建设非洲高速铁路网、高速公路网和区域航空网及工业化)在内的一系列合作项目,民航局积极开展中非、中亚等跨区域行业合作,各相关企业根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于机场服务的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合作和支持,为沿线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例如西非国家多哥缺少资源,地面交通很差,数年前计划改善机场条件,吸引西非ASKY航空公司将首都洛美机场作为基地,从而改善投资环境。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承建的新航站楼项目极大改变了洛美机场的基础设施条件,新航站楼投入使用当年,洛美机场旅客吞吐量就比开工前增长了60%,同时促进了当地就业,为多哥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洛美机场新航站楼是目前西非国家机场中功能最完善、现代化程度最高的航站楼,已成为多哥的标志性建筑,为多哥带来良好的社会效益。
  机场服务涉及行业政策沟通、服务标准适用、资金安排、设施设备进出口、本地用工与就业等方面,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提供机场服务合作时,坚持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注重合作过程的“五通”建设,积极推进中国标准“走出去”,带动国内相关装备设备“走出去”,用高质量的服务产品赢得了项目所在国人民的尊重,树立了良好的中国形象,对中国也带来良好的社会效益。
  机场服务“走出去”有特殊战略价值
  机场通常战略价值明显,一些机场由于所处地理位置特殊而更具有战略意义,甚至关乎到国家安全,个别机场因其战略价值而存在。机场能实现与外界的快速通联,特别是在发生重大灾害、特殊事件等需要应急处置时,机场的作用尤为明显,机场的战略意义对机场所在国是不言而喻的。本文重点说明的是,对于中国在部分地区或区域综合推进和保障“一带一路”建设,机场可以发挥独特的战略价值。
  以三个机场为例。一是汉班托塔机场。汉班托塔港是亚洲和欧洲主要运输线上的一个重要港口,2017年12月9日,斯里兰卡正式向中国招商局移交了汉班托塔港经营权,中国招商局还拥有该港口70%的股权。但另有消息称,汉班托塔港旁边由中资修建的汉班托塔国际机场,由于处于亏损状态,斯里兰卡政府可能将该机场转手给印度。美国“石英”网站12月4日发文分析称,印度欲以3亿美元的价格获取该机场40年的使用权,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谋求在汉班托塔港的使用问题上获得一定发言权,这当然是针对中国而言。因此,汉班托塔机场的所有权及经营权归属是个值得中国有关方面关注的事项。
  二是瓜达尔机场。瓜达尔港作为中巴经济走廊的最重要节点,中巴两国都给予了高度重视和投入,伴随着港口的建设,中国援建的瓜达尔新机场项目也已启动。瓜达尔新机场的建设将使瓜达尔港的功能实现更有保障,使中巴经济走廊的作用得到更好发挥。
  三是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城市奥什的新机场项目。奥什市是吉尔吉斯斯坦行政中心,其现有机场跑道西端距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线仅有 2 公里,出于机场运营及国防战略安全的考虑,吉尔吉斯政府多年前就明确要将奥什机场搬迁,且已初步选定新址。奥什州有三千多年历史,被誉为丝绸之路重镇,南与塔吉克斯坦交界,北邻乌兹别克斯坦,东南与中国新疆的喀什接壤,经济活跃度较高,现有奥什机场2014 年旅客吞吐量为125万人次,该等规模的机场已具备赢利条件。由于吉尔吉斯自身经济发展相对较慢,债务较重,对于搬迁奥什机场有心无力,曾多次提出欢迎外部资金投资该机场的建设,据悉美国、俄罗斯、土耳其及中国资金都曾表达过兴趣。中国是否参与该项目需要不仅要考虑新疆与奥什城市间交通联通及贸易发展的便利性需要、增强反恐合作力度,还要综合考虑吉尔吉斯政局稳定、中亚各邻国以及俄罗斯、美国的反应等因素。
  这三个机场均有着独特的区位特点,但是也各具复杂性,之所以复杂恰恰是因为战略意义特殊,需要从战略角度去研判价值、采取措施。发挥好机场的战略价值,可以助力和保障中国在“一带一路”重要区域的各项投资功能的实现,同时还可能利用一些商业性机遇争取合作与服务的主动权。
  机场服务的产业带动性明显
  机场服务特别是机场建设可以带动较长的产业链“走出去”。机场建设除了土建工程外,飞行区需要导航系统、助航灯光系统,航站楼中有登机桥、行李系统、空调系统、消防系统、供电系统,现代化程度高一些的机场,仅弱电信息系统就可以包含十几个子项。除此之外机场的运行离不开空管系统。日前中国民航局发布《民航局关于推进国产民航空管产业走出去的指导意见》,提出以雷达、空管自动化系统等成熟、优质装备,以及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相关产品等自主创新技术作为推进空管技术产业国际化的切入点,通过空管装备、服务的输出,带动相关技术、标准、培训的输出。总体而言,机场建设涵盖专业多、科技含量高、产业链条长,涉及到工程设计、建设、设备集成、电子、信息、材料、机械制造等相关产业领域,项目引领作用非常强。更进一步,机场建设对我国飞机出口也有推动作用。机场建设的意义除了造福当地,对中国的相关产业发展和“走出去”也有带动作用。
  机场服务“走出去”有值得挖掘的经济价值
  对于机场所在国,从经济和投资环境改善的角度看,机场服务合作的总体经济效益或社会效益无疑是非常好的,能够实现机场所在国建设机场的初衷。但对中国“走出去”的企业而言,机场服务“走出去”是否有经济效益可言呢?对于机场建设承包或服务管理输出而言,这个问题较为简单,主要是核算好投入产出,按照市场化原则严谨地进行项目风险控制、商务谈判,并严格管理和执行好项目。中国“走出去”企业已证明该类项目有良好的经济效益。对于机场投资而言略为复杂,但总体而言,机场投资“走出去”也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前景。机场是否具有商业投资价值,除了考察机场所在国国家政治、政策和经济环境外,可以重点考察如下因素:
  1、机场业务量规模。一般而言,机场业务量到一定量级就意味着相对充足的收入来源,机场自身的造血机能就比较可观,业务量越大,可发掘的商业资源也越多,机场投资价值就越大。
  2、具体项目内容。机场项目可以是一个机场整体,也可以是局部的功能区域(如航站楼)或业务单元,一般而言商贸、广告、停车场等盈利性常常较高。
  3、谈判条件。机场建设规模、标准、范围、资金安排等都是重要的谈判内容,均对项目的投资收益有直接影响。对于商业性项目而言,谈判条件好的项目才可能是好项目。
  当然,机场经济效益好坏与经营者的管理水平关系密切。因此,机场是否值得投资需要具体分析才有意义,通过规范的项目可行性评估和投资方案设计,一些机场或业务单元会有不错的经济价值和投资前景。由于中国民航发展成果显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常常表现出极强的合作愿望,希望中国在机场服务方面的经验和能力能惠及沿线国家,这为中国机场服务“走出去”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另外,近年中国对外投资机场出现一些新特点,一些非传统民航领域的投资人对机场产生投资兴趣,投资人对机场的收购很多是基于原有业务作出拓展。例如,林德集团2008年收购德国帕西姆机场,林德集团是一家物流公司,拟通过被收购的机场增强国内与欧洲及非洲等的物流便利,以此做大公司主业。这种投资行为看中的不是机场传统的航空性收入及非航空性收入情况,而是对机场进行了另一种定位,这种现象值得关注与研究。
  如上所述,机场项目社会价值强,受到所在国欢迎,也符合中国倡导“一带一路”的宗旨;机场建设产业链长,可以带动我国相关产业“走出去”;机场可以通过合理的投资方案设计进行经济性的优化,经济效益可期。机场的战略价值需要区别分析、综合考虑。总之,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机场的价值越来越被各国所重视。由于中国民航发展成果显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常常表现出极强的合作愿望,中国在机场方面有足够的经验和能力与更多的沿线国家分享。
VCG11384310281.jpg

电视选秀

2005年10月22日,2005超级女声畅游中国巡回演唱会第五站浙江杭州站在黄龙体育中心开唱,“超女”迷们用不同方式表达对自己偶像的支持。

毛主席与杨家岭农民谈话,延安  37.3×55cm  1939  艺术微喷  中国美术馆藏.jpg

石少华:为时代和人民留影

石少华经历过战争年代的烽火,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敌后根据地摄影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DJI_0341.jpg

精准帮扶助推高标准脱贫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而“一张白纸绘蓝图”的贵安新区也面临着艰巨的农村脱贫工作。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