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丝路瞭望 >> 正文

快速发展的数字贸易

2018-06-06      

撰文/本刊记者 游珊珊

 

  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建立。俄罗斯“中国购”创始人、董事长关鑫凭借自己俄语语言优势,开始了“倒爷”的生涯。国际列车进入俄罗斯境内每停一站,中国商人便与月台上挤满的俄罗斯人在短暂的停车间隙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往往列车还没到莫斯科,商品就卖光了。“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次去就拎了一包羽绒服,当晚就赚了2万元。” 积累了几年资本之后,关鑫后来在俄罗斯建立了东方商贸城,从“倒爷”升级为华商。

  2014年,俄罗斯出现了经济危机,实体经济效益下滑。而此时中国正兴起跨境电商,并逐步影响到俄罗斯,很多俄罗斯人便开始学着网络购物。关鑫敏锐地发现了这一变化,决定“上网做生意”,以东方商贸城为线下实体店的俄罗斯中国购跨境电商平台在2016年上线。

  从练摊儿到商贸城再到跨境电商,关鑫的经历,就是20多年来中国国际贸易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随着数字技术的兴起和发展,尤其是在互联网普及率不断提升、第三方支付软件的进一步成熟的背景下,数字贸易已经成为全球兴起的消费习惯。据有关机构统计,2016年基于全球互联网产生的经济收益高达4.2万亿美元,规模相当于日本的经济总量。而跨境电商通过搭建一个自由、开放、通用、惠普的全球贸易平台,将不断取代传统贸易市场,有望成为全球贸易的主要形式。

  “2015年全球跨境B2C电子商务总额为1890亿美元,约有3.8亿消费者在海外网站购物。预计2020年,全球跨境B2C电子商务突破1万亿美元。”2018年4月11日,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发布《2017年世界电子商务报告》,认为全球跨境电子商务正处在一个蓬勃发展时期。

 

  数字经济领域的引领者

  在全球跨境电子商务的大潮中,中国稳居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活力的电子商务市场地位。根据《2017年世界电子商务报告》发布的数据,“2017年,(中国)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达29.2万亿,同比增长11.7%,B2C销售额和网购消费者人数均排名全球第一。”

  商务部原副部长廖晓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得益于政府对“数字经济”的高度重视: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第二次集体学习中指出,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发展数字经济,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发展。通过大力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国家大数据战略、“互联网+”行动计划、电子商务系列政策措施等一系列重大战略和行动,“中国在全球数字经济领域已经从跟随者、参与者,在某些行业甚至逐渐变成了引领者”。

  在传统外贸下,出口商品需要通过层层供应链到达消费者手上,制造商的利润被多重环节稀释。跨境电商平台降低了中小企业融入全球价值链的门槛,通过聚集整合产业链相关服务商,直接连接买卖双方,大幅减少了交易和交流成本,使得原本由大企业主导的跨境贸易向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开放。平台企业通过整合跨境贸易各主要环节,为买卖双方提供从产品上传、翻译、营销、客服,到关、检、税、汇、仓等综合一体化服务,为中小企业融入全球价值链,融入“一带一路”战略提供可能。

  浙江是中国数字贸易最为发达的省份之一,作为主管贸易活动的政府官员,浙江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朱从玖对发展数字贸易的重要意义有着深刻认识:“数字贸易是以互联网为载体,通过现代数字技术的有效运用,实现实体货物数字产品与服务,数字化信息高效交换的新型贸易活动,是传统贸易在数字经济时代的拓展和延伸。发展数字贸易,加快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流通领域的创新应用,有利于减少贸易环节,降低贸易成本,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对拓展对外贸易组织形态,推动我国向贸易强国迈进,构建全面对外开放有重要意义。”

  2018年5月10日,我国首份数字贸易发展研究报告—《上海数字贸易发展研究报告(2017)》发布。报告显示,在全球数字贸易规模不断扩张的背景下,上海数字贸易进入快速发展期,在数字化内容和服务方面已具备一定的规模优势。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数字化内容出口额达到25.2亿美元,主要涉及上海较有特色的文化娱乐产业,包括图书、音乐和影视内容;数字化服务出口额达到60亿美元,以服务外包和技术贸易为主。

 

  制度创新推动跨境贸易

  尽管数字贸易、跨境电商发展如火如荼,但对于企业而言,发展跨境电商仍面临诸多挑战。《2017年世界电子商务报告》指出,企业发展跨境电商认知不足,跨境电商物流发展滞后,语言、风俗和文化等存在差异,跨境电子商务交易信用问题凸显,各区域支付解决方案差异较大等,都制约了跨境电商的发展。

  为推动数字贸易,相关部门也在不断提出新的理念、新的方法。

  其中,“单一窗口”的设立就是重要举措之一。

  2018年2月,海关总署党组成员、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主任张广志在“世界海关跨境电商大会”上详细介绍了中国推进“单一窗口”工作的进展情况。

  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工作,连续三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将“单一窗口”工作列入政府工作报告。根据张广志的介绍,中国海关总署正在牵头会同18家政府部门共同推进“单一窗口”建设。“单一窗口”平台汇聚了海关、国检、工商、税务、外汇、银行等贸易相关方数据信息,打通了跨境贸易全链条各环节,有效解决了企业多头申报、重复申报问题,方便企业全流程“一站式”办理业务,满足了跨境电子商务交易时效性要求,对整个跨境电商生态环境起到有效的支撑作用。

  以船舶离港手续办理为例,以往企业需要分别跑海关、检验检疫、海事、边检窗口现场去办理、去盖章,现在通过“单一窗口”在线办理、电子签章、网络送达,突破了时间和空间限制,办理时间由2天压缩到2小时。

  “目前‘单一窗口’覆盖了全国的所有口岸,申报业务量呈直线上升趋势。据最新统计,单日申报业务量已突破57万票,其中货物申报每日14.6万票。”

 

  贸易便利化服务的商机

  事实上,除了政府正在积极制定相关措施促进贸易便利化之外,一些有着“先见之明”的企业也积极行动起来。

  隶属于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的国富商通信息技术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业从事电子商务开发及应用高新技术的企业之一。企业成立之初,正是电子商务席卷全球、中国产业剧烈变革的关键时刻。国富商通公司建设运营的“在线广交会”,是我国最早的第三方电子商务应用平台,被誉为“永不落幕的交易会”,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中小企业无法参加广交会而错失商机的缺陷;同时,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贸易服务模式,给海内外买家提供现场的信息匹配服务,并现场收集买家采购信息,发挥平台的信息优势、资源优势,以全流程电子商务服务为国内企业开辟走向国际市场的新通道。国富商通公司建设运营的PAE平台,是为泛亚电子商贸联盟(PAA)成员中的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澳门、泰国、菲律宾及印尼搭建的跨境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促进泛亚地区贸易便利化。

  在谈及跨境电商发展趋势时,国富商通董事长孙放在采访中告诉本刊记者,跨境电商发展到今天,不仅仅再是对信息和平台的需求,而是需要整个跨境贸易链条的便利化服务。

  国富商通除了对已有跨境电商平台进行完善,同时积极推动相关配套服务,如与海外保税仓、会展中心、物流公司、金融公司等开展合作,进行线上与线下、传统与智能、国内与国外的整合,实现贸易全流程的便利化。

  孙放向记者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案例。今年3月,一家德国食品商向中国出口一批食品,因对中国通关规定的不熟悉和对通关情况的错误判断,这批货物到达中国港口后迟迟无法完成通关,滞留港口多日,最终超过保质期而全部报废。“后来这家食品商看到我们的TEGGS系统,总裁亲自给我打电话,要在未来所有的对华贸易中使用该系统”,孙放认为,能够缩短贸易链条的时间,降低成本,提高企业效益,增加贸易机会,这正是该系统存在并得到贸易企业认同的原因所在。

  事实上,服务于通关便利化的平台目前很多,但孙放认为,不同于这些平台,TEGGS系统不只是将通关信息化或电子化,而是将整个贸易链条智能化。“系统会根据每个案例进行数据分析,使用该系统的企业越多,可提供的贸易便利化服务越精确,越多样化。一个企业原来可能只做对美国的出口贸易,但在这个系统内,它可以找到对各个国家做贸易的企业,如果它再开拓美国外的市场,就可以参考这些企业的经验,找到不同国家贸易各环节的规则制度。”

  根据有关数据,开拓一个新的国家的市场,贸易商在对该国市场环境、市场状况、贸易政策、海关规则等的分析上的投入不少于2000万美金。这对于单个的企业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成本。目前,“一带一路”正在海外积极推进,有意在沿线国家从事出口贸易的国内企业越来越多,如何为它们提供便利的服务,帮助它们避免损失降低成本,正是需要更多TEGGS这样的系统出现。

VCG111151518418.jpg

高跟鞋

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的“中国妇女风采展”上,观众在好奇地观察各种样式的高跟鞋。

树下的时光:教室门口有棵大树,在树下孩子们度过了快乐的时光。.jpg

镜头里的童年

邵广红,一名普通的乡村小学教师,她用手机和卡片相机与摄影结缘,并用影像记录下自己学生的生活点滴。

剧照1.jpg

京剧《黑旋风》

2018年是我国著名戏曲教育家、戏曲剧作家,中国戏曲学院前身——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戏曲实验学校首任校长田汉先生诞辰120周年,中国戏曲学院将通过举办学术研讨会、纪念演出、馆藏文献专题展览等一系列活动,以表达对先贤的追思、研学与传承。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