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丝路瞭望 >> 正文

蓉欧班列的制度创新

2018-07-10      

撰文/李 好

 

  开行中欧班列蓉欧快铁(以下简称“蓉欧班列”)是成都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打造国际综合交通通信枢纽和建设西部经济发展高地的重要举措。2013年4月26日,从成都青白江始发的第一列蓉欧班列,彻底结束了西部地区发展外向型经济必须依赖港口的历史,为成都开辟了承东启西、面向欧亚的对外开放新通道,大幅度提升了成都市对外开放的水平,对成都经济发展转型、产业结构调整、营商环境改善以及促进成都与欧亚各地的经贸往来具有重要意义。

 

  蓉欧班列运行四年来的主要成就

  全国首位的班列开行数 截至2017年12月27日,成都国际班列累计开行超1700列,开行数量继续稳居全国首位,占全国34个城市开行班列的1/3。蓉欧班列已经成长为国内首个每日开行、辐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最广、开行线路最多、频率最稳定、产业带动效应最明显的中欧班列。2018年计划开行,“蓉欧+”国内班列1500列,接续国际班列不少于4500车。

  稳步提升的班列开行质量 经过4年市场培育,蓉欧班列往返重载率稳步提升,目前已经达到70%以上;班列由最初每周1列单向运行,发展到每周去程15列、回程13列双向稳定开行;稳定发展了DHL、UPS等多家国际知名货代和DELL、联想、TCL等重点大客户,全年已签约及潜在客户柜量达2.9万个大柜。

  深入拓展国内国外“两张网” 依托蓉欧班列和国际铁路港,深入拓展了国际国内物流“两张网”。目前蓉欧班列已连接境外14个节点城市,全面构建起成都向西至欧洲腹地、向北至俄罗斯、向南至东盟的“Y”字形国际物流通道;国内方面已开通至上海、深圳、南宁等13个沿海、沿江、沿边枢纽节点城市的“五定班列”,筑牢了国际国内铁路枢纽核心地位。截至2017年9月21日,国内互联互通班列共计开行1052列,运载40321车,接续国际班列1466车,支线辐射带动作用明显。2018年海外到站将增加米兰、鹿特丹等欧洲主要货源集散地;国内货源辐射范围拓展至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等经济发达区域。

  加快推进铁路口岸建设 随着班列的稳定开行,成都国际铁路港货运枢纽的建设步伐也进一步加快,为班列口岸作业创造了良好的操作和发展平台。国际铁路港2017年1-11月累计监管集装箱4.3万标箱,增长143.8%,其中进口、出口箱量分别为1.4、2.9万标箱,分别增长216.3%、120.3%。监管集装箱货值20亿美元,货运量32.8万吨,分别增长124.4%、97.0%。目前已陆续获批并建成投运国家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汽车整车进口口岸、进境肉类指定口岸和保税物流中心(B型)。其中,成都铁路保税物流中心(B型)是四川第一家铁路保税物流中心,对加速成都铁路口岸发展、全面推进“蓉欧+”战略具有重要作用,截至2017年11月底,已实现进出口货值6.7亿元。

  外贸及产业集聚效应初显 蓉欧班列稳定运行吸引了资本与产业集聚,为成都对外贸易与产业转型升级带来了发展机遇。已有中外运、安博物流等40多家国内外知名物流和跨境贸易企业,以及苏宁云商、深国际、深圳怡亚通等20余个现代物流及供应链管理企业入驻成都国际铁路港。一批世界知名企业如TCL、DELL、沃尔沃、联想、格力、大众、吉利、飞利等纷纷与成都建立国际产能战略合作关系,主动融入“蓉欧+”战略,以成都为枢纽的供应链体系逐步建立,班列开行的溢出效应不断显现。

 

  以制度创新推动蓉欧班列 高效运行

  蓉欧班列成为中欧之间运输效能综合最优的通道选择,也使成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占据了区位优势。尽管发展迅猛,但是蓉欧班列与国内其他中欧班列一样,仍处于培育阶段,同样面临着无序竞争、运输成本居高不下等挑战。2017年3月四川自贸试验区成立后,依托蓉欧班列,以“一单制”改革为突破口,加大了协同开放、服务能级、监管模式等各领域的制度创新,显著提升了蓉欧班列的运行效率。

  探索中欧班列多式联运“一单制” 我国中欧班列签发的运输单证为铁路运单,存在着运单格式不统一、不能作为物权凭证、无法用于信用证结汇等问题,导致企业资金压力加大,融资难度加深。四川自贸试验区青白江片区在国际铁路联运运单基础上,创新性地提出基于国际铁路联运的多式联运提单,探索蓉欧班列货物运输“一次委托、一口报价、一单到底、一票结算”,并通过与金融机构合作,实现多式联运提单的物权质押功能。

  试点签发具备物权凭证性质的多式联运提单意味着发货方从货物离站时起,即可凭信用证申请议付,将收款周期提前了20天左右,改变了过去通过铁路班列运输需要在收货方确认收货后才能收到货款的历史。由此可见,多式联动提单在创新国际铁路联运外贸提单系统、信用证体系,以及国际铁路联运外贸保税运输机制等贸易规则的同时,为铁路运输单证的物权质押提供了解决方案,缩短了国际贸易的资金周转周期,大幅降低了与蓉欧班列沿线国家的外贸综合运输成本,将引领国际铁路联运的国际贸易新规则的形成。

  下一步,青白江片区力争推动更多进出口企业使用多式联运提单,开展运单质押铁路物流金融等创新试点,逐步梳理一套结算和融资的标准化流程进行全面推广,为进出口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同时,支持具有签发多式联运提单资质的企业,对运输过程和货物质量全程负责;推动完善多式联运提单相关作业标准、责任条款和制度办法等多法律法规,重点对交付环节进行明确,保证提货凭证的唯一性,提升国际联运品牌内涵和示范效应。

  创新政府购买降低运输成本内陆地区的铁路口岸场站操作与运营成熟的海港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并直接导致运输成本上升,削弱了铁路运输的市场竞争力。四川自贸试验区青白江片区以成都国际铁路港为依托,从2016年1月1日起连续3年创新政府购买成都铁路口岸场站操作服务,以减免社会企业在铁路口岸内全部操作费用。该措施推行的当年,成都铁路口岸贸易量就明显提升。

  同时还开展了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掏拼箱作业。创新随到随报,先报后装模式,拼箱货物可以在货物进去拼箱仓库后立即办理通关手续,节约货物整体通关时间,监管流程显著优化。监管货物和非监管货物混合拼箱,还解决了中小企业散货出口和降低物流成本的需求。

  下一步,青白江片区将扩大政府购买服务范围,力争将整车口岸、肉类口岸、保B相关物流、查验等费用纳入口岸购买服务范围。同时,依托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建设“四港合一”的多式联运物流基地,实现铁路、公路、航空等多种运输工具的自由换装,让海、陆、空、铁、邮货物在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自由拆箱和集拼作业。

  首创集拼集运新模式 以往,中欧班列的开行由全国各地自行组织。按照国际标准,一列中欧班列通常需要集成41组以上集装箱才能开行,各地往往会因为等待集装箱货物成列延长了单列中欧班列的集货时间,且集装箱仓位固定使用,途中无法更换,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空箱浪费。四川自贸试验区青白江片区着力在协同开放上实现新突破,通过与乌鲁木齐海关、铁路公司合作,首创蓉欧班列集拼集运运输、监管新模式。一方面允许内、外货物混装、混载,缩小蓉欧班列海关监管单元,对蓉欧班列的监管由“列”变为“节”;另一方面制定内外贸商品集拼集运方案,并通过采取跨区域协同,实现成都、乌鲁木齐两地关检信息共享互认,有效提升了通关便利化水平。

  下一步,青白江片区将继续发挥蓉欧快铁通道优势和自贸区制度创新优势,探索与乌鲁木齐进口运输的集拼集运新模式,实现快速接力运输。

  开掘区港联动优势 成都依托双流国际机场和成都国际铁路港,打造立体式综合型国际化物流枢纽。成都双流自贸试验区以其枢纽能力优势、通道网络优势和口岸服务优势,综合运用通关一体化、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等改革创新成果,发挥“蓉欧班列+综合保税区”双平台优势,积极探索双流综合保税区和成都国际铁路港联动延伸“蓉欧+”模式,在双流综合保税区建立联想、戴尔等国际品牌电脑出口转运中心并报关出口,通过中欧班列将“中国造”电脑行销“一带一路”。以联想电脑出口集货为例,联想集团在华东、华南等区域综合保税区制造并销往欧洲的电脑,通过公路运至双流综合保税区集货,运用“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报关出口,再以“区港联动”方式一体化通关,经中欧班列运抵欧洲的波兰、俄罗斯等地,进而销往欧洲、中亚等“一带一路”国家市场。为企业节约了大量物流时间成本,原先需走海运的大宗商品,运抵欧洲需至少1个月时间,现经综保区集货走铁运出口欧洲,仅需11天时间。

  下一步,双流综保区将进一步拓宽成都与“一带一路”国家合作领域和方式,深化与欧洲城市的贸易关系;构建东部地区与西部地区之间、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与铁路口岸之间的合作新领域,促进东部沿海地区外贸出口向西部内陆地区转移,进而推动更多技术密集型产业向成都聚集;同时综合运用更多货物贸易便利化改革创新成果,进一步促进成都出口货物通关和物流更加高效、方便、快捷。

  (李好:中共成都市委政策研究室区县处处长、中国-东盟区域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VCG11384310281.jpg

电视选秀

2005年10月22日,2005超级女声畅游中国巡回演唱会第五站浙江杭州站在黄龙体育中心开唱,“超女”迷们用不同方式表达对自己偶像的支持。

毛主席与杨家岭农民谈话,延安  37.3×55cm  1939  艺术微喷  中国美术馆藏.jpg

石少华:为时代和人民留影

石少华经历过战争年代的烽火,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敌后根据地摄影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DJI_0341.jpg

精准帮扶助推高标准脱贫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而“一张白纸绘蓝图”的贵安新区也面临着艰巨的农村脱贫工作。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