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丝路瞭望 >> 正文

将边境贸易打造为完善我国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支撑

2018-07-10      

撰文/郑东超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这充分显示出,我国继续深入推进对外开放的决心和信心。新时代我国推进对外开放有两大显著特征,一是以“一带一路”作为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强大驱动力,二是我国西部地区将成为对外开放的重点,让西部地区和人民充分享受到对外开放红利。边境贸易作为我国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利于进一步深度推进对外开放,丰富“一带一路”内涵。

 

  推进边境贸易的重要意义

  简而言之,边境贸易是指两国接壤地区的居民之间的集市贸易。它已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国与周边国家共筑周边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抓手。边境贸易对我国完善对外开放格局、深度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深化与周边国家的利益融合,具有重要意义。

  边境贸易是我国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支撑。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我国对外开放主要是在东部沿海地区向发达国家开放,中西部地区对外开放的力度相对较小。但西部地区拥有独特的区位优势,与诸多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接壤,在开展边境贸易上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边境贸易是边疆省份尤其是西部省份对外开放的突破口。以往,我国与周边国家的边境贸易多为零星贸易,导致规模有限,未形成规模效应。当前,随着我国深入推进对外开放,政策不断向西部沿边沿疆省份倾斜,边境贸易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期,成为对外开放的有力抓手。随着边经贸易的跨越发展,也会进一步推动对外开放,构建面向国内国际的开放合作新格局。

  边境贸易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其中贸易畅通是重要内容之一。边境贸易因区位优势明显,在贸易畅通中占据重要地位,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贸易新增长点。边境贸易有利于转变外贸发展方式,实现外贸在转型中发展、在发展中转型,提高参与“一带一路”贸易合作的国际竞争力,带动产业结构迈向中高端水平,为国际市场输出更多的高端产品。

  加快边疆省份尤其是西部省份经济发展的转型升级。沿边沿疆省份正面临“一带一路”建设的新机遇,挖掘“一带一路”建设下的贸易新增长点,是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的有效举措,当前,国家推出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防风险的战略举措,边境贸易有利于加快西部边疆省份构建面向国内国际的开放合作新格局,培育沿边沿疆省份外贸发展新动能,进一步激活对外贸易,分享“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新的开放红利。

  为构筑周边命运体注入动力。无论从地理方位、自然环境还是相互关系看,周边对我国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是我国面对当前地区发展的现实情况提出的重大战略,是我国与周边国家的合作共赢之路。理念转化为实现需要实践行动,需要着力推动周边国家和中国之间的利益融合。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边境贸易具有独特天然优势,地理距离近,极大地减少了运输成本,可以成为中国与周边国家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度推动边境贸易,有利于中国与周边国家间的贸易往来,有利于丰富我国周边外交的内涵,有利于为打造周边命运共同体夯实基础。

 

  边境贸易发展现状

  我国幅员辽阔,与23个国家为邻,其中有14个陆上邻国、9个海上邻国。从1992年初,国务院陆续批准13个边境开放城市,它们是:黑龙江的黑河、绥芬河,吉林的珲春,内蒙古的满洲里、二连浩特,新疆的伊宁、博乐、塔城,云南的畹町、瑞丽、河口,广西的东兴、凭祥。我国共开放一类口岸241个,边贸企业达3000多家。中国已经构建了以港口、空港为中心,以公路、水路、铁路为网络的立体化的口岸物流基础设施体系,形成了以沿海沿江水运、航空和内陆边境全方位的口岸开放格局。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的进一步深入,边贸政策更加完善成熟,边贸管理体制更加顺畅,边境贸易必将稳步发展。为了鼓励我国边境地区积极发展与我国毗邻国家间的边境贸易与经济合作,国家近年来先后制定了一系列有关扶持、鼓励边境贸易和边境地区发展对外经济合作的政策措施。这些政策措施有力地促进了我国边境地区经济发展,对增强民族团结,繁荣、稳定边疆,巩固和发展我国同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关系,起到了积极作用。在国家政策的鼓励和支持下,边境贸易交往如火如荼,出现了不少的亮点,对于扩大边疆省份对外开放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4年9月,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两国政府决定,双方在各自边境共划出一块土地建立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以发挥其地跨中哈两国的区位优势,建成一个投资贸易自由、人员出入自由,集区域加工制造、贸易中转、商品采购、金融服务、旅游休闲等多功能于一体的“自由港”城市。在这一区域形成资金、商品、信息、服务、人才集聚的高地,形成辐射中亚、西亚、南亚的商品集散中心。目前,合作中心免税店超过40家,共有商户4000余家。合作中心运营至今,贸易额超过200亿元,进出人次超1800万。

  内蒙古满洲里作为我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是亚欧大陆桥的枢纽,承担着中俄贸易65%以上的陆路运输任务,国际商贸经济地位十分重要。随着中俄互贸免税区的全面启动,中俄边贸进一步升温,截至2017年12月23日,中俄互市贸易区进出口货物共4.5万吨,办理边民卡2.8万张,游客卡11.3万张。

  2017年11月12日,在中越最高领导人的见证下,两国正式签署《中国商务部与越南工贸部关于加快推进中越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框架协议谈判进程的谅解备忘录》。中越跨境经济合作区的建设,是两国拓展经贸合作渠道、创新边境合作新模式、增进边民福祉的重要举措,是开展中越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的重要步骤,这必将推动中越跨境经贸合作快速发展。

 

  边境贸易面临的问题及思考

  目前,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我国与周边国家间的边境贸易风生水起,发展红火。但相应的软硬件建设难以满足边境贸易发展的需要,仍有很大亟需改进的空间。

  基础设施有待提升。当前大部分互市点(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陈旧落后,货场规模小,仓储装卸能力低,信息化水平不高,导致互市贸易“穿岸而过”而很少落地加工,边境贸易缺乏产业链支撑,拉动地方经济作用十分有限,边境贸易转型升级势在必行。通关手续有待进一步简化。贸易层次不高。规模小、水平低、基础设施不能满足需要、通关手续复杂、产品质量低等仍是不容小视的情形,边境贸易难以做大做强。以中俄边境贸易为例,通关手续复杂制约了中俄边贸的发展。

  此外,非法贸易问题有待解决。随着边境贸易的快速发展,一些不法犯罪分子在边境地区进行非法勾当,贩卖珍贵野生动物,走私货物,有的甚至搞毒品交易,这严重破坏了边境的贸易环境,损害了市场秩序,还给边境贸易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给正常的边境贸易带来负面冲击。

  习近平主席在今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上指出,“中国人民将继续扩大开放、加强合作,坚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推动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边境贸易对于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推进新时代对外开放具有重要意义。在发展边境贸易中,应以目标为导向,抓住问题关键,在巩固已有成果基础上,补齐短板,推动边境贸易提质增效。

  瞄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需求,加快发展加工贸易,巩固提升边境贸易,做大做强一般贸易,增添各种贸易方式协同发展的新动力。适应服务业取代制造业成为拉动经济增长主引擎的新常态,大力发展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服务贸易,推进新兴服务贸易出口,积极承接国际服务外包。

  贸易便利化改革同步跟进,降低贸易成本,提高贸易效率,为外贸企业提供更好服务和政策支持。全面推动口岸通关模式创新,优化通关流程,简化通关手续,提高监管效能,打造信息互换、监管互认、执法互助的高效通关模式。加强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通关合作,积极实施区域通关一体化改革,形成全方位、立体化、网络化的大通关格局。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检验检疫、认证认可、标准计量、统计信息等方面的双多边合作,消除各种贸易壁垒。加快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完善保税物流体系,形成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无缝对接的绿色通道。

  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所谓“要想富、先修路”,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会必然导致贸易成本增加。边境贸易要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必须要跟上。因此,要进一步改善边境口岸基础设施、查验监管设施和边境经济合作区基础设施条件,构建集物资运输、仓储、加工为一体的现代物流体系,提高口岸吞吐能力。改善边民互市点配套设施,便利边民互市,全面落实促进边境地区经济贸易发展相关政策,扩大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往来。

  (郑东超: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VCG111151518418.jpg

高跟鞋

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的“中国妇女风采展”上,观众在好奇地观察各种样式的高跟鞋。

树下的时光:教室门口有棵大树,在树下孩子们度过了快乐的时光。.jpg

镜头里的童年

邵广红,一名普通的乡村小学教师,她用手机和卡片相机与摄影结缘,并用影像记录下自己学生的生活点滴。

剧照1.jpg

京剧《黑旋风》

2018年是我国著名戏曲教育家、戏曲剧作家,中国戏曲学院前身——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戏曲实验学校首任校长田汉先生诞辰120周年,中国戏曲学院将通过举办学术研讨会、纪念演出、馆藏文献专题展览等一系列活动,以表达对先贤的追思、研学与传承。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