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丝路瞭望 >> 正文

旅游是一张美丽的中国名片

—专访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执行副院长邹统钎

2018-07-10      

撰文/本刊记者 周 瑾

 

  《丝路瞭望》: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创建了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作为新型智库,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的特色有哪些?

  邹统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主要是依托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外语、旅游、文化、贸易、工商管理、国际关系等学科优势,搭建广阔的国际合作交流平台,直接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家战略服务。

  目前,主要以“一带一路”研究简报、“一带一路”蓝皮书、“一带一路”论坛、“一带一路”课题等形式,重点服务中联部、外交部、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与家旅游局等部委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领事馆,是中国特色的高校智库。如今,我们已经建立两个会议机制:南海旅游发展高端论坛和“一带一路”投资与安全会议。

  研究院课题组成员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国别研究、旅游、经济、文化、贸易等方面,具备长期研究的基础,目前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欧盟低碳话语权对“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影响及中国对策》、国家发改委《数字“一带一路”》、国家教育部《“一带一路”旅游语言应用情况调查》、北京市社科规划办《大数据背景下“一带一路”科学知识图谱绘制与应用》、北京市发改委《北京市“一带一路”战略发展研究》、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基金课题《“一带一路”背景下京津冀旅游一体化战略》等研究。

  《丝路瞭望》:能否详细介绍一下《“一带一路”投资与安全蓝皮书》?

  邹统钎:蓝皮书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的长期项目,起源于当年我院承担的北京市发改委委托的《北京对接“一带一路”战略》课题,一年一部,蓝皮书对“一带一路”投资安全现状、投资风险评估以及文化差异、气候变化对投资安全影响等议题进行了分析,并在企业并购、跨境基础设施建设、企业税务、政府违约、突发事件舆情应对、旅游投资、北极航道等领域提出应对建议。

  在中国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风险方面,我们认为主要分为两个方面:经济风险和债务风险。具体来说,在经济风险方面,中国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基础类建设中约50%位于风险警戒区,超过20%位于低风险区,危险区占比为5%;在债务风险方面,“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存在着巨额经常赤字项目,一些新兴市场国家长期以来对外部资金的依赖程度较高,但抵御资本外流的能力较弱,不可避免地成为高风险债务人。我国向这些国家提供资本和融资项目,将会面临较大的债务违约风险。

  《丝路瞭望》:在您看来,要帮想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企业厘清哪些思想上的误区?中国企业走出去又面临哪些风险?

  邹统钎: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认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处处都是机遇,只要投资就能挣大钱;另一种呢,“一带一路”建设提出近五年来,企业本身却依旧停留在“喊口号”、说概念的初级阶段。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安全指数近年来普通出现提升,相关投资机遇大于风险。但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一带一路”国家多为新兴经济体,整体经济基础较为薄弱,经济结构单一,部分国家地缘政治复杂,政权更迭频繁,政治风险较高。同时,“一带一路”地缘经济趋势正在改变企业的投资环境。

  面对海外投资巨大的市场和机遇,首先要保持冷静。没有绝对的安全投资,只有规避风险和控制风险。一般情况下,我们建议要同时得到中国政府和对方政府的背书,也就是得到政府支持的项目,保障境外投资的安全。另外一点,一定要做好投资相关的担保,也就是金融风险防范。再一个要特别重视法律制度。

  《丝路瞭望》:您对投资者有哪些具体的建议?

  邹统钎:在面临投资“一带”还是“一路”的时候,目前更多人愿意选择“一路”,但从区域风险角度讲,西边较东边、北边较南边,确实风险较大。

  从国家战略和行业选择上来说,建议把我们传统的优势产业逐渐转移出去,比如充分发挥钢铁、水泥等产业的产能和技术优势,当然也要考虑到当地需求;从投资形式方面,建议还是要“抱团取暖”,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合作,一起“走出去”。另外,投资区位选择的时候,还是建议并鼓励采用高科技开发园区这种方式,中国和国外联合建立一个开发园区,这样既有中国政府的背书,也有外国政府的背书,比较有保障。在开发园区里面,既能够选择到重点的区域,又能够集中我们的相关优势投资,同时能够保障投资的安全。

  《丝路瞭望》:您还是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研究方向也一直是旅游。在您看来,旅游跟“一带一路”建设有何关联?

  邹统钎:对于中国来说,旅游是很好的优势,因为这个非常有效而且可以直接产生很多的经济效益。曾经有美国媒体声称中国把游客当做武器,让韩国因萨德损失惨重。可以说旅游外交非常有效。

  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中国现在已经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出境旅游国。最大的出境游消费国。国家旅游局预计,“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向“一带一路”国家输送1.5亿游客,预计消费2000亿美元。通俗点讲,中国人去哪里旅游,就相当于给该国送红包。“一带一路”上面的“红包”,相当多的花在东南亚地区。

  很多国家都在争夺这一块资源。泰国的民族报说,有中国在,全球30年不缺客源。由此可见,这些国家都是把中国作为重要的客源国,主要是旅游业在这些东盟国家里占到非常重要的地位。

  对于绝大多数东南亚国家来说,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率超过了10%,像菲律宾是10.6%,新加坡10%,越南是13.9%,老挝是14%,马来西拉是13.1%,泰国是20.8%,柬埔寨是29.9%,印尼也达到9.6%。此外,像美国这样的大国也达到了8.2%,日本达到了7.9%,澳大利亚达到了10.8%。

  《丝路瞭望》:“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实际上最重要的是用旅游相通来实现民心相通。

  邹统钎:对的。国际旅游对各国的重要性已得到充分肯定,作为世界重要旅游客源地和目的地的中国,在国际旅游中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重要。

  旅游成为中国大外交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中国“软性外交”的典型代表。旅游外交以国际旅游为主题或形式开展的国际交往活动,已在某些国际性事物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我们推进旅游外交,首先希望“一带一路”沿线变成旅游的自由贸易区,将来有更多免签证,更多开放天空,更自由的支付。同时,中国希望越来越多地成为“一带一路”旅游规则的制定者,而不只是跟随者。中国在全世界旅游的消费排在第一位,中国的旅游标准也将成为世界的旅游标准。

  《丝路瞭望》:您认为“一带一路”未来的热点有哪些?

  邹统钎:其实“一带一路”5到10年是建不成的。相比其他的战略,“一带一路”涉及到的区域基础差、所需建设的周期长。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目前还没有提出一个具体的目标。应该说5到10年之后,所有的目标会更清晰化。

  另外也要考虑到,世界贸易是双向的,世界格局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比如20世纪后半期,WTO全球化曾是非常重要的趋势。但后来反而出现了反全球化,越来越多的是区域化。所以,将来应该是以“一带一路”为主导,逐步拓展,形成新一代的全球化模式。我们可以把目前的5到10年看作是“一带一路”的初期阶段,5到10年之后也许会出现升级版。

VCG11384310281.jpg

电视选秀

2005年10月22日,2005超级女声畅游中国巡回演唱会第五站浙江杭州站在黄龙体育中心开唱,“超女”迷们用不同方式表达对自己偶像的支持。

毛主席与杨家岭农民谈话,延安  37.3×55cm  1939  艺术微喷  中国美术馆藏.jpg

石少华:为时代和人民留影

石少华经历过战争年代的烽火,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敌后根据地摄影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DJI_0341.jpg

精准帮扶助推高标准脱贫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而“一张白纸绘蓝图”的贵安新区也面临着艰巨的农村脱贫工作。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