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丝路瞭望 >> 正文

成长中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

2018-08-09      

撰文/卢光盛 田继阳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不但开辟了合作共赢的新天地,也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注入了强劲动力。基于周边外交在中国外交布局中的特殊战略意义,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需要从周边外交起步构建命运共同体,以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为先行先试,逐梦新时代的丝路征途。

  “一带一路”搭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带一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在于各国平等、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一带一路”倡议秉承的是“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原则,二者在中国外交战略的指导思想层面上高度统一,共同强调中国外交所遵循的平等包容、合作共赢的基本价值观,两相交汇推动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思想理论与发展目标,“一带一路”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提供具体的实践路径与重要桥梁。总体上,“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说是“路径”和“目标”的关系。 “命运共同体”在伙伴关系、安全格局、经济发展、文明交流、生态建设等五个方面的建设路径与“一带一路”倡议所强调的“五通”内涵形成了对应关系,为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方案提供了可操作的实施路径。具体而言,“政策沟通”为中国构建全球伙伴关系网络及国际安全格局搭建对话协商平台;“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使中国与各方共建经济走廊,共享经济发展成果,构建利益共同体;“民心相通”为中国与世界上众多国家、民族和宗教开展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设施联通”从硬件基础上辅助中国在政治、经济、文明、生态等多方面全方位外交实践的不断开展,二者相互呼应,共同打造互利共赢的区域合作架构。

  “一带一路”是全球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实践。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中国成立并启动丝路基金,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积极与沿线国家合作建立自由贸易区。在此过程中,中国与沿线国家广泛协商沟通,形成与外部世界的良性互动。中国的各种尝试与举措都表明,“一带一路”倡议意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是通向人类命运共同体过程中具体可行、意涵丰富的必由之路。

  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从周边起步

  中国是世界上有最多邻国的国家之一,周边对于中国而言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在2013年10月召开的新中国首次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系统提出了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坚持睦邻、安邻、富邻,突出体现“亲、诚、惠、容”理念的我国周边外交基本方针。2015年11月,习近平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演讲中指出,“中国始终将周边置于外交全局的首要位置,视促进周边和平、稳定、发展为己任。中国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从周边先行起步”。

  在中国周边地区中,东南亚自古便是南方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东盟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中国与东盟各国关系始终正常稳定发展并不断升级。2013年10月,中国倡议建设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同时倡导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二者息息相关,相辅相成。中国与东盟各国五年来共同创立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打造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版,为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友好关系不断提升创造了新的增长点。

  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地处中南半岛,“肩挑两洋”(太平洋与印度洋),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交汇的枢纽位置,是中国周边外交的重要战略支点。2015年11月,中国和湄公河五国共同创立澜湄合作机制(以下简称“澜湄合作”),于2016年3月举行首次领导人会议,提出打造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这是首个得到了相关国家正式认可、已经进入建设议程的命运共同体,从成立初期便得到了参与各国的一致认可。相比我国周边的其他区域,澜湄各国与中国有较强的合作需求与较低的系统性风险,在政府引导、多方参与、项目为本的模式下,澜湄合作和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建设将会成为一种更“高阶”的次区域合作。

  澜湄合作体现出高效优质的“澜湄效率”,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建设奏响了一首美妙的开场曲。创立至今,首次领导人会议确定的早期收获项目已完成大半,各优先领域联合工作组纷纷成立,中国启动澜湄合作专项基金,澜湄水资源合作中心和环境合作中心等也已设立;澜湄合作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的出台,实现了同“一带一路”倡议的有效对接。因此,在澜湄次区域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构建周边命运共同体的先行先试可以说是水到渠成、恰如其分。

  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立足于我国西南周边,以澜湄次区域为起点与试点,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关键第一步,将为我国周边外交工作提供理论参考和经验借鉴,增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信心,为我国后续推动“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亚洲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

  成长中的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

  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有机衔接的重要区域,澜湄区域是扎实推进“一带一路”的重要一环,但就目前的规划和行动来看,其交汇连接作用并没有充分发挥。中国如果在深化澜湄合作的基础上把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建设好,将澜湄合作、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等合作对接起来,就能将澜湄合作的框架与“一带一路”的“五通”以及命运共同体的“五个支柱”(伙伴关系、安全格局、经济发展、文明交流、生态建设)打通,就能很好地发挥澜湄地区的交汇连接作用,将“一带”和“一路”紧密衔接在一起。在此基础上,实现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的逐步成长,吸引和推动其他国家和地区更加积极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这是“一带一路”在东南亚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也是当务之急。而对于目前推进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需要做到层级推进、阶段实施、协调并进,在澜湄区域全面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形成区域发展的互利共赢新格局:

  充分认识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的长期性,实现循序渐进、层级推进。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先手棋和试验田,应对其加以全方位、长时段的高度重视,不拘泥于一时一事一域之得失;充分利用“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澜湄基金等新框架、新平台的资源和渠道,增加对澜湄地区的基础设施、农业和扶贫、环境保护、教育培训等领域的投入;逐步通过政治互信、经济共赢、人文交流、生态保护等各种纽带,不断加深澜湄国家间的相互依赖,共同推进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建设,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全球推进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样板和启示。

  统筹应对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的系统性,争取先易后难、阶段实施。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要均衡目标布局,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在成本—收益的综合考量下,分阶段、有针对地逐一实现各个目标。当前,可以先推动澜湄六国共同成立澜湄合作国家秘书处或协调机构,成立全球湄公河研究中心引领机制化合作;完成好45个早期收获项目,并统筹推进澜湄合作五年行动计划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中期可在完成澜湄合作五年行动计划的基础上,进一步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最终实现澜湄区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利共赢合作格局。

  灵活处理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的全局性,增进机制对接、协调并进。在构建澜湄国家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要以澜湄合作为抓手,以开放灵活的心态面对其他机制、域外国家和其他行为体的建设性参与。要研究和推进澜湄合作机制与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等机制和平台的协调工作,实现合作议程、项目安排、研究基础等方面的有效对接和升级。同时,还要整合中国—东盟等各方机制平台,降低各国参与区域合作的交易成本,切实为次区域国家提供更多的合作资源和发展机会,打造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区域发展格局。

  (卢光盛: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副院长,田继阳: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硕士)

VCG11384310281.jpg

电视选秀

2005年10月22日,2005超级女声畅游中国巡回演唱会第五站浙江杭州站在黄龙体育中心开唱,“超女”迷们用不同方式表达对自己偶像的支持。

毛主席与杨家岭农民谈话,延安  37.3×55cm  1939  艺术微喷  中国美术馆藏.jpg

石少华:为时代和人民留影

石少华经历过战争年代的烽火,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敌后根据地摄影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DJI_0341.jpg

精准帮扶助推高标准脱贫

贵州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脱贫攻坚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而“一张白纸绘蓝图”的贵安新区也面临着艰巨的农村脱贫工作。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