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丝路瞭望 >> 正文

“一带一路”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2018-08-31      

撰文/许维鸿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命脉。随着中国经济快速融入全球化,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成为名副其实的跨国企业,也促进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进入2018年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大旗,让中国外贸出口领域颇感压力,人民币汇率也面临贬值的非理性趋势预期;这种外贸困局导致的经济系统性隐患,在某种程度上反衬出五年前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先见之明—通过发展中国家的跨境产能合作,促使中国企业“走出去”,通过全球范围内优化生产要素配置,形成更广泛的跨国竞争力,最终不惧怕任何国家的贸易威胁和金融霸权。

  为了更好服务跨境业务,国家外汇管理局“一带一路”国家外汇管理政策研究小组发布《“一带一路”国家外汇管理政策概览》(以下简称《概览》),在综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汇兑安排与汇兑限制年报(2016)》与相关国家外汇管理部门官方网站资料的基础上,从经常项目外汇管理、资本和金融项目外汇管理、个人外汇管理、金融机构外汇业务管理等方面对“一带一路”国家外汇管理政策情况进行了编译和梳理。本文试图通过对人民币国际化脉络的梳理,分析《概览》对中国企业理解国际金融规则、完善“走出去”的风险控制,助力人民币国际化完成从结算货币、投资货币,最终到储备货币的“三部曲”进程的制度建设。

  巩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人民币巩固国际结算货币地位,离不开“一带一路”。历史反复证明,国际贸易是经济全球化的润滑剂,有效提升了全球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近期,全球的贸易保护主义“逆潮”,虽然只是源于美国的自身利益,但是由于美元在全球贸易结算的垄断地位,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这也让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更加重视“一带一路”愿景带来的经济繁荣。未来,越来越重视国际货币体系的多元化需求,越来越重视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全球福利。

  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步,就是巩固国际结算货币的地位,并带动更多国家的金融机构参与全球化的金融体系建设。今年以来,随着巴基斯坦国家银行(央行)批准贸易商在与中国的双边贸易中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根据《南方日报》记者报道统计,已有包括哈萨克斯坦、伊朗、委内瑞拉、阿尔及利亚在内的28个国家和地区可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加上中国与英国、瑞士、巴西、韩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结算”的国际格局已经初步形成。

  客观地说,比起人民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货币在全球结算体系内的比重往往更低,汇率波动往往更大。在现实的贸易体系中,这也就不难理解很多中国“走出去”的企业,在贸易结算中将当地货币折算成美元,然后再按照国内的汇率将美元结汇成人民币。这种迫不得已的选择,不仅使得企业面临双重汇率风险,也使中国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服务增加了难度,这与货币基金组织降低全球金融风险的目标也产生了冲突。

  中国企业海外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根本保障,也是避免人民币汇率非理性贬值的保障。从人民币兑美元的合理汇率水平角度看,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后美元信用下滑、含金量下降,倡导“美国优先”的单边政策,中国不能再盲目将人民币与美元挂钩、“搭便车”便利化贸易。这也使得“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虽然拥有独特的政策优势和制造业全产业链优势,但这种优势的时间窗口是有限的,如果完全依赖美元进行贸易结算,没有建立人民币自身的定价和结算体系,则未来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和资产泡沫的进一步积累,可能很快中国产品物美价廉的优势就不再存在—单一使用美元的结果,相当于用中国制造的含金量为美元做了背书。

  为此,刚刚公布的《概览》,恰恰是中国在外汇管理领域的进步,通过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汇管理政策的梳理,将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非洲、欧洲的外汇操作合成技术指南,为参与“一带一路”贸易活动的银行、企业等市场主体提供更丰富的参考信息,推动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让“一带一路”更好造福沿线各国人民。

  以金融为工具,在新一轮全球治理结构调整中,中国应该更主动地谋求与自身实力相当的地位,在全球贸易规则治理中发挥重要作用。虽然中国在市场经济的发展程度、国际经济协调能力、贸易政策的自由度及国内经济规则的完善程度方面,与美国和欧盟等发达经济体间还有明显的差距,但是中国可以通过贸易结算货币制度改革,通过多边、区域、双边等层面,代表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平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诉求,推进适合全球贸易发展的新规则体系,构建全球化贸易规则的新版本。

  金融创新

  人民币成为国际投资货币,需要“一带一路”金融创新。当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人民币国际化的更高层次或者说更大目标,是在跨境产能合作的投资中,成为国际投资货币,在全球资本定价中有重要地位。《概览》通过梳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跨境资本流动和投资领域的法律法规,便利了中国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股债结合”的中长期融资服务,弥补了亚投行在产能合作领域的服务空白,为对外开放升级的中国金融提供了更加详实的指南。

  以基础设施建设输出为代表的“一带一路”初期合作,旨在为沿线的发展中国家“架桥修路”,进而提升所在国家的民生福利,为产能合作的深入推进打下基础。相对应的,服务于基础设施建设的金融形式,则以区域开发性金融组织为主要形式,这就是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受到国际广泛关注的重要原因。在国际资本流动的趋势上,中国总体上是资本输出国家,对外投资周期长,资本安全性受地缘政治风险影响较大。

  “一带一路”的产能合作不能单纯依靠国有企业和国家外汇储备,民营资本也应成为新的生力军,需要包括股市在内的金融领域综合服务,需要人民币作为国际投资货币的市场地位。以往全球化的实践证明,跨国产能合作是围绕市场对生产要素进行全球优化配置,直接融资和现代资本市场的多货币金融服务,是必不可少的金融基础设施,是中国外汇领域跨境资本流动所面临的新课题,值得中国的货币当局和金融监管组织细细梳理脉络。

  从经济学角度,中国依然是高储蓄率国家,国内每轮经济周期都蠢蠢欲动的房地产价格就是最好的佐证。这两年中央调控房地产价格泡沫,每年的储蓄盈余亦或变成贸易顺差累积外汇储备,亦或以跨国资本输出的形式对外进行投资。处于经济转型升级阶段的中国,这两种跨境资本流动都存在,一方面“中国制造”产品竞争力依然,并带来贸易顺差;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前所未有地对外进行资本投资,在世界范围进行产业布局,“一带一路”的产能合作基础就在于此。

  因此,中国企业扬帆出海,少不了现代金融服务保驾护航,少不了对中国金融机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监管方面的了解,力求更多利用境内外资本市场机制,服务中国企业的走出去。全球股市都应该为中国企业服务,全球股市都应该接纳人民币作为投资货币—人民币逐步被资本市场所接受的过程,就是中国企业出海寻找技术和资金的过程—中国经济主动进行生产要素的更广阔领域配置,是“一带一路”产能合作成功的保障。

  当然,中国企业习惯于国内以商业银行贷款为代表的间接融资,而对海外技术和创新能力的投资需要主动估值,需要以投资银行以股票市场为代表的直接融资服务。因此,人民币国际化要通过改革使得国际金融脱虚入实,将《概览》详实罗列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跨境资本规则用足,促进人民币在贸易结算和跨境投资中的使用。

  培育中国的国际金融品牌

  人民币国际化,不能指望依靠国外金融机构,可从边贸银行创新入手,立足培育属于中国的国际金融品牌。中国的综合国力已经比改革开放初期有了本质的跃升,有些财经学者一遇到美国发起贸易战,就慌了阵脚,妄自菲薄,甚至诟病“一带一路”伟大倡议,悲观中国经济和人民币国际化,这是懦弱且不负责任的表现。当然,在国际金融领域,我们也要避免单纯依靠国有金融机构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思维,让更加符合市场原则的混合所有制金融机构,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经济体量巨大,人民币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的过程,必然会对现有美元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带来冲击。《概览》的编制印发,只是从规则知识上进行了梳理,具体的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还要依靠市场中的多样化经营主体。作为中国系统性金融核心的国有大商业银行,汇率和经营风险偏好极低,“一带一路”发展中经济体的具体业务往往眼高手低,经营惯性上更愿意与欧美传统大银行做交易,这显然不符合“一带一路”的格局利益。

  因此,不妨从“一带一路”国家的贸易结算和金融投资入手,以周边国家人民币接受度高的切入点,利用民营资本对国际金融的积极性,组建新型的混合所有制“边贸银行”来帮助企业完成跨境融资租赁和保理等业务,培育中国金融“软实力”。将那些大银行嫌小、不愿做的贸易和投资业务,由边贸银行配合区域的外汇结算中心解决。

  为了更好服务小而细碎的跨境金融,不妨在新疆、东三省以及云贵区域,设立辐射中亚、俄罗斯以及东南亚的下沉的外汇交易结算机构,践行《概览》中罗列的周边各国的金融和外汇监管细则。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要务实,如果连周边国家的货币体系都不认可人民币,我们又如何奢望欧美货币这样的“有色眼镜”去接受?为此,提高金融软实力下沉自己的外汇清算体系和能够进行换汇、跨境融资租赁以及仓单质押等保理业务的边贸银行,并开发相应的风险对冲衍生品势在必行。

  我们也建议央行对跨境金融服务的积极参与,并担当汇率风险最后买单人的角色。特别是在“一带一路”建设从基础设施向产能合作过渡的关键期,央行应充分有效地利用外汇储备,不是为汇兑损失埋单,而是要通过货币互换等金融工具,主动为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分散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的汇率风险,建立起实体、商业银行、央行构成的汇率风险分散金字塔结构,以此鼓励商业银行、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参与到人民币国际化业务中来,加强人民币跨境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以脱虚入实的方式助力“一带一路”沿线的人民币国际化。

  (许维鸿:“一带一路”百人论坛专家委员,安邦智库研究合伙人)

海报 横.jpg

中卢友谊的美好画卷

美美与共,友谊长存。习近平主席对卢旺达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2018年7月6日,在有着“千丘之国”美誉的卢旺达,一场图片展让两国人民“亲密接触”。

2017年8月28日,执行第27批护航任务期间,海口舰海上航行——李昌寰摄.jpg

海口舰:扬威深蓝

海军海口舰2006年2月入列,是中国自主研发的新型导弹驱逐舰,被誉为“中华神盾”。

DJI_0060.jpg

凫城镇的“小城故事”

在凫城镇,我们不仅见到了发挥“领头雁”示范作用的基层干部、留住“乡愁”的民间传统文化守望者,还见到了一个个在外打拼多年、回乡的“致富带头人”。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