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 正文

格调,是一种文化姿态

2017-01-09      本刊记者 莫倩

2016年,文学、艺术、体育,支撑起了这份姿态,而我们都是参与者。

回顾2016年,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为不普通的文艺提供了沃土,每一个不普通的文艺作品都有普通人的困惑、喜悦或是不安。

这一年,我们看到了文艺的创新与尝试,看到了艺术理念与素养的传承。在其中,更看到了时代的价值,看到了民族文化的质感与自信。

这一年,体育给我们带来了昂扬也带来了沉郁,有欢喜有泪水,有告别有初见,有坚持有挑战,还有体育理念的本真回归。

这一年,我们都试图从文艺中熏染“诗”的情怀与力量,从体育中感受生命的活力,“远方”的欢乐,以及生命本身的荣耀。

 

曹文轩  他选择了书写有“悲伤”和“痛苦”的儿童文学,“国际安徒生奖”选择了他。

 

曹文轩是一名大学教授,而他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儿童文学作家。

当地时间201644日,第53届博洛尼亚书展新闻发布会现场,曹文轩获得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国际安徒生奖”。其获奖词评价:“曹文轩的作品读起来很美,书写了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国际安徒生奖”为作家奖,一生只能获得一次,是对该作家一生文学造诣和建树的表彰,这是中国作家首次获此殊荣。

曹文轩的主要作品有《草房子》《青铜葵花》《火印》、“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及“丁丁当当”系列等。他的笔触关注成长,作品直面人性,不回避苦难,追求深厚的文学性与作品的纯美基调,注重悲悯情怀。代表作《草房子》出版19年已有“300次印刷”,20155月出版的《火印》,3个月内达到了20万册销量。

获奖后,曹文轩说,中国经历了无数苦难,乡土与生活为中国作家提供了丰富和独特的资源,“我的作品是独特的,只能发生在中国,但主题寓意全人类”。同时,他说,“这次得奖的意义还在于帮我论证了自己多年来对中国儿童文学的判断,即中国最好的儿童文学就是世界水平的儿童文学。”

 

刘震云 “我是好作者,但不是好编剧。”

 

201611月,被称为“刘震云月”。是月,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及《一句顶一万句》上映。刘震云为此两部电影的编剧,也是同名原著的作者。

在此之前,刘震云也做过自己其他作品的编剧,如根据《温故一九四二》改编的《一九四二》。对于跨界做编剧,刘震云说自己是好作者,不是好编剧,因为有些时候剧本要比小说难写得多。

然而,对于自己的作家身份,刘震云自认为是一个好作者。在30年的时间里,他为中国文学写出了《一地鸡毛》《温故一九四二》《故乡天下黄花》等受业界肯定和读者欢迎的作品。在刘震云眼中,一个好的作家不仅要会讲故事,还必须会思考故事背后的道理、人与人之间关系、故事与故事

之间关系,以及在日常生活中那些不被人们认识的道理。或许也是基于此,我们得以在其作品中看到小人物的鲜活生活、被忽略的人与情感以及对当今社会议题的独特解读。

 

 

 

经济新常态下的创变者
1-2冰岛极光.jpg

叶梓颐与星空的故事

湛蓝的天空、深邃的宇宙,似乎有着说不尽的奥秘。“90后”北京女孩叶梓颐,从小就有一份对宇宙的好奇。她是一名星空摄影师,也是一名“追星逐日”的探险家。

0DF_3541.jpg

贵州“三变”的扶贫思路

在贵州省的贫困地区,正在进行着“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而“三变+农业”“三变+旅游”等“三变+”发展模式,正在让当地群众得到实惠。

cfp491716319.jpg

超级工程

调南方水、织高速网、架云端桥……五年来,重大工程成为实现中国梦的关键之举。

【专题】砥砺奋进的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