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한국어日本語العربيةDeutschFrançais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化 >> 正文

日本《白毛女》:见证友好,续写传奇

2017-07-07      撰文 王众一 续昕宇

  站在话筒前的松山芭蕾舞团总代表清水哲太郎声音有些哽咽,他对受邀率团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演出大型新编芭蕾舞剧《白毛女》感慨万千:“能在人民大会堂表演尤为激动,因为旁边就是人民英雄纪念碑。我仿佛听到不知曾有多少像白毛女一样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发出他们内心深处的呼喊。”

  应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邀请,2017519日晚,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在人民大会堂揭开新编《白毛女》首场演出序幕,这是松山芭蕾舞团第15次来华演出。不同年龄层的中国观众再次被这部芭蕾舞剧经典感动,场内不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62年前,清水哲太郎的父亲清水正夫和母亲松山树子,将中国电影《白毛女》改编为芭蕾舞剧。此后,舞团携《白毛女》等多部芭蕾舞作品前后14次访问中国,受到中国几代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其演出也感动了无数中国观众。

身材肥硕的恶霸地主黄世仁和凶狠狰狞的黄母、面目不明的小喽啰等人物设定,与中国观众熟悉的《白毛女》有所不同。 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供图

新版白毛女的群舞不仅充满幻想,还带有鲜明的百老汇音乐剧或宝冢少女歌舞剧元素。 摄影 王浩

 

  松山“邂逅”《白毛女》

  20世纪50年代初,中日两国邦交还未实现正常化,但两国人民渴望和平、友好与交流的愿望十分强烈。

  1952年,周恩来总理通过日本贸易代表团向日本中国友好协会(195010月成立的日本民间友好团体)赠送了王滨、水华导演的电影《白毛女》拷贝。日中友协复制了多个拷贝,使《白毛女》在日本各地巡回上映,引起强烈反响。至19556月,200余万日本观众观看了这部电影。日本进步文艺团体松山芭蕾舞团也因此注意到了《白毛女》。

  1948年,清水正夫和妻子、芭蕾舞者松山树子创建了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将其艺术宗旨定位为“上演古典芭蕾”和“创作具有民族特色的芭蕾舞”。他们被白毛女的悲惨命运及其不屈精神深深震撼,联系到战争期间及战后日本妇女的悲惨命运与卑微地位,从亚洲女性解放的视角出发,二人萌生了将《白毛女》改编为芭蕾舞剧的想法。他们希望借这部作品,让更多人加深对中国人民的了解,让更多日本妇女勇敢站出来,与不公命运做斗争。

  改编过程中,为更完整地诠释《白毛女》的内涵,二人进行了各种努力和尝试,几乎看遍了所有与白毛女有关的素材。1953年底,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的田汉先生寄来信件,信中附有歌剧版《白毛女》的剧本、乐谱及舞台剧照,1954年日本东京未来出版社出版了岛田政雄等人翻译的《白毛女》歌剧剧本,都对芭蕾舞剧《白毛女》的创作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经过不懈努力,1955年,松山版芭蕾舞剧《白毛女》完成,同年在东京的首演令无数日本观众感动落泪。

  3年后,应周恩来总理邀请,松山芭蕾舞团携芭蕾舞剧《白毛女》首登中国舞台。《白毛女》成为松山芭蕾舞团重要剧目之一,在中日两国民间文化交流,特别是在“以民促官”、推动两国邦交正常化过程中拉近了两国人民感情,开启了一段中日“芭蕾外交”的历史佳话。

2017年5月21日,松山芭蕾舞团艺术家们在周恩来总理故乡江苏淮安,表演了《白毛女》片段。 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 供图


森下洋子:芭蕾舞坛的精灵
1-2冰岛极光.jpg

叶梓颐与星空的故事

湛蓝的天空、深邃的宇宙,似乎有着说不尽的奥秘。“90后”北京女孩叶梓颐,从小就有一份对宇宙的好奇。她是一名星空摄影师,也是一名“追星逐日”的探险家。

0DF_3541.jpg

贵州“三变”的扶贫思路

在贵州省的贫困地区,正在进行着“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而“三变+农业”“三变+旅游”等“三变+”发展模式,正在让当地群众得到实惠。

cfp491716319.jpg

超级工程

调南方水、织高速网、架云端桥……五年来,重大工程成为实现中国梦的关键之举。

【专题】砥砺奋进的五年